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故乡的山,故乡的水

喜闻我的故乡获奖是在本月10日的朋友圈。看到时,已是晚上7时,好消息不嫌晚,晚一点,还是好消息!

 

湘乐的获奖理由是全省“气候小镇”。全省仅有10座小镇获得此荣,湘乐,赫然其中。

 

湘乐,我的故乡,我的童年。几天前,我从平川夜空拨通湘乐弟媳妇的电话,聊了聊故乡的情况。她说我的弟弟在湘乐砖厂打工,早出晚归,骑着摩托车。我问湘乐砖厂在什么位置?她说湘乐砖厂在湘乐到金村的分路口。

 

湘乐川的金村路口,我熟知。

 

司机随笔的图片

 

早在1980年的秋天,挖山找平修建金(村)湘(乐)公路我还跟着舅舅到过金村的修路现场,金湘公路还未通车的第二年,我就离开故乡,这以离开,就是40年。40年,也是金湘公路通车的40年,这个时间,我记得特别清楚,它和我的漂泊同行。

 

几年前的冬雪,回故乡,恰逢金村的舅舅涉山渡水看望我的母亲。这些年的我,能从平川开私家车回湘乐过年,很想开车从南仓下坡付家山沿湘河到金村,故杂事缠身,委托我的朋友驾车送回金村的舅舅。40年,没有走过金湘公路,是不是金村的山,还是那么绿,绿得令人刮目相看?是不是金村的云,还是那么白,白得让人想掉眼泪。

 

写完本篇散文的第一节,我燃一支烟,走在“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的异乡,总感觉故乡对我是一种无言的沉默,正是她沉默,承担了我的成长。

 

记得童年的冬天,都有雪。季节到了下雪的时候就下雪,到了落雨的时候就落雨。很小的时候,有一年的冬天,父亲调到白吉坡水库修筑大坝截流,整整一个漫长的冬天,见不上我的父亲,想父亲。想父亲的中午,父亲回来了,进门后他从破棉袄里掏出三个雪白的羊肉包子。父亲说,开工40天,工地上第一次改善生活,早晨每人发了三个羊肉包子,刚刚出笼,包子冒气,很香!他没舍得吃,请了半天假,翻越30公里山路,给我们送回三个羊肉包子。

 

这是我生命中第一次吃到的羊肉包子,是白吉坡给父亲发得早餐,父亲饿着肚子,往返60公里给我们送回来。如今,我对白吉坡的记忆,是由我的父亲,而非白吉坡的水库。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