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回老家小记

刚栽歪在破沙发上眯着有十分钟,就被闺女吵醒了。她在外面大呼小叫着喊奶奶,说鸽子怎么怎么了,我没有听清。

 

外面刚下了几阵大雨,这雨下的很随意,一点也没有酝酿,突然天一黑,突然“哗哗”的就下了。下了几分钟,忽然又不下了。过了没几分钟,又“哗哗”下了,下的很大,就像谁在泼水一般,连个从小到大的过程都没有。

 

屋里潮湿又闷热。我开着一台老落地扇,那落地扇的前三档都坏了,按一下,不转,按一下还是不转,直到按第四档,那叶扇才“咯啦咯啦”转起来。我打开手机想在京东直接买一台新的,怕老爸老妈又说“买新的干啥,旧的又不是不能用”。想了想我还是关了手机,只能作罢。

司机随笔的图片

抱窝鸡

 

是的,我是回老家了。躺在这破沙发上,吹着“咯啦咯啦”的破落地扇,我在想,这家确实很老了。就说这破沙发,还是九九年呀还是二零零零年来着我姐买的。上面的海绵垫子早就烂了,扔了,只剩下竹子编的框架和木头靠背、扶手,上面铺上被单,算是沙发。这又不得不让人感慨时光之易逝,世事多变迁。要知道这沙发在刚买的时候也是新鲜了好大一阵子。它的坐垫是可以掀起来的,下面空着,我喜欢把书放在里面。就在去年我回来的时候,还在里面翻出了几本书。

 

再说说这老房子吧,好像是九四年盖的。我爸爸的兄弟们齐上阵,买砖买瓦,自给自足,自己动手盖起来的。人多力量大,这可一点儿也不错,我爸兄弟六个,再加上几个叔伯兄弟,共兄弟十多个,大家齐上阵,盖一座房子很没问题。不过现在他们也都老了,就像这老房子一样,曾经他们意气风发,盖一座房子,谈笑间墙起椽上,而如今,不能再干出大力气的活了。都是奔六七十岁的人了。

 

我家的房子总是很潮湿,可能是因为通风不好,我每次回来都闻到一股发霉的味道。当然,更可能的原因是我们房间总是不住。就偶尔回来住这几天。但每每问到这种发霉的味道,我却心里难言的有一种安全感。觉得这才是我家。回来就心情放松,心情愉悦。甚至包括院子里的羊粪味。我开着车跑在高速上的时候,看到日出,看到绿油油的原野,我忽然觉得我是跑在家乡的小路上,能问到熟悉的羊粪蛋的味道,村边树木丛深,环境幽静,有野花,有鸟叫,有草木的特殊味道。这种感觉让我浑身舒泰,就像奔跑在没有一辆车的高速上,自由自在,自然而然。

 

院子里的梨树

 

现在我躺在这破沙发上,吹着“咯啦咯啦”的破落地扇,看看屋里,仍旧是乱七八糟的。墙上挂的,地上扔的,黑呼的水泥地,墙上的老画,老相框,老菜厨,老桌子。还好,宝妈知道我们回来,门口订了新门帘,屋里苍蝇只有三五只,而不是一大群。偶尔有一只飞到我的面前闹哄一下,我抬抬手把它赶走了。我妈告诉我说,这门帘花了一百四呀!

 

想想爸妈的勤俭我就想笑。有一次大姐来,我妈专门买了鱼,我妈跟我外甥女说,“这鱼八块钱一斤呀!”外甥女觉得很好玩,就重复说“这鱼八块钱一斤呀”,结果这话就成了我们逗我妈的段子。我妈每次总是很认真的说,“是呀,八块钱一斤,太贵了!”

 

又有苍蝇过来闹腾我,我很烦,换到卧室床上躺着。卧室里有空调,也是爸妈专门给我们装的。他们平时是不用的。卧室里空调开着,很凉爽,躺在这床上,我的困意却没了。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