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外公和他的大黄杏

请让我用五月里从树下捡起来的一盘杏儿想念一下你吧!

外公,

你为啥只吃熟透了自己从树上掉下来的杏儿?

为啥每天只吃一颗两颗很少超过三颗?

又为啥却要栽那么多的树?

司机随笔的图片

我从端午节穿小短袖开始,一直吃到囯庆节穿上厚夹衣,却还有一棵树上总是悠悠地往下掉熟透了的杏儿。我一想起我的童年不是在树下捡杏儿就是在去捡杏的路上……你好过分,下雨天还教会我打着伞去捡杏,你每次一回来总能吃到我手心里焐得带上了体温的杏,是那棵长在最马路中央像把大绿伞最优雅笔直的大树结的果子,你边吃边发出好大的声音,是那种啊好甜好甜一点也不酸的象声词,我一听就懂。哪棵树上的酸哪棵树上的甜,我全知道。酸的杏你连闻都不闻一下的,可是啊,外公,酸的杏也很好吃的,你怎么就一口也不吃你怎么知道它就不好吃呢。

 

你把杏树围着我们的大池塘栽了一大圈,它们像被安装了什么程序一样,我熟完了你再熟,大家请自觉排队让小主子天天有杏吃哇。可是啊,杏子结太多后,树枝支撑不住的时候大家就头一歪,朝池塘中心歪过去了,哇,每棵树都像垂柳一样,有谁见过这样的红红黄黄的垂柳么?当然只有我啦!

 

放学回来嘴巴有点干还很馋。

外公不在家。

跟外婆哼唧,吃杏吃杏,吃那棵快要歪到水里的树。

外婆马上就会大呼小叫地去找上树嗖嗖快的小舅舅。

大小伙子在谈恋爱的小舅舅怎么会有心思搭理一个小学生。

 

小脚外婆治服小儿子的办法就是此起彼伏的大吵大闹,哈!几分钟的工夫,猴子舅舅已经坐在树杆上左晃右晃啦!下面更壮观的场面你们谁也想不到:池塘边上玩水的大人孩子们,大人已经挽起裤脚站在池塘的水中央了。总之,这帮眼睛死瞅着树梢嘴巴里口水涌动的人们,手里已经使劲地拽着一个大床单的四个角,本来就有点熟到自己一不小心就会掉下来的杏儿哪经得起这个猛烈的晃悠?噼噼啪啪地掉落,不,是打在床单上!当然,有的还是会扑通扑通一下跳进水里,更有厉害一点的还会砸在抓床单人的手上头上甚至脸上,啊哟啊哟声此起彼伏,相比能蹭吃到那么甜那么大杏的开心和这点痛比起来那算得了什么。此时,那个祸首主子我本人当然是躲在外婆的身后得意忘形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幕,开心到模糊,让我偷偷笑几声吧!特别是听到有人被砸到啊哟啊哟,我对这一切十八分满意,高兴!此时的外婆早已收住了对小舅舅的谩骂批评,眼神里充满了敬仰母爱泛滥地让小儿子坐稳站好别掉下来,自己则小脚蹬蹬蹬去水边用篓子去捞掉水里的杏,摔进篮子,拎到南边菜地棱边上,双手一捏,杏核往地上杏核堆一扔,晒干等着砸开冬天煮粥喝,杏肉则直接扔地里作肥。

 

外公,每次大场面摘杏你都不在。

为啥摘下来的杏那么好吃你却看也不看一眼。

小时候,我只记住你只吃自己从树上掉下来的杏,可是现在我就是想知道这是为啥为啥。

三十年后的今天,我才想起来,这是个多么需要答案的问题。

你却再也听不到了。

今天,我远在千里之外菜地里的杏树,暖烘烘掉了这么多,我弯腰一捡,双手一下子碰到了我的童年。

那个金灿灿酸酸甜甜的童年。

我上初三的那个夏天,你离开了我。

我给你写了好几本的日记,写着写着眼泪就打湿了本子,大姐好凶啊!看到我写日记眼睛就瞪得好大。

我偷偷摸摸写,偷偷摸摸掉眼泪。

后来日记本却丢了。

我有段时间好忙。

 

忘了你,你的树,我的杏还有那个童年,好像一切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可今天,杏它自己跑了出来。

你还是那么爱栽树吗,如果是,那你为啥爱栽树?

又为啥只吃一颗两颗最多不超过三颗?

我为啥又有这么多问题?

杏说,可能只有天才知道。

如果天真的有这么厉害,外公,我想请它转告你一下,我好想你。

还有,你走的时候口袋里装走我买给你的小手绢还在吗?

 

过年的时候我回去看你,你吃饭总会吐很多,不停地擦,不停地换,我把我的小手绢给你用了……据说,你要外婆把它洗干净叠好,装在你的老衣口袋里……那是我们人生里最后一次见面的唯一见证…….我也想跟它说,我也很想念它。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