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再见,那条泥泞不堪的土路!

长大开始工作后,回老家的次数真是越来越少了,翻看了朋友圈才知上次回老家是2月20日,距今已过近五个月。从初春到仲夏,家乡发生了什么变化呢?于是我决定回老家看看!
乐乐听到这个消息兴奋地叫出声来:“耶✌️!回老家啦!”接着一上午他都没有消停下来,不停地问我“姑姑,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呀?我都感觉这个家没意思了,老家肯定比这儿好玩儿!”看着他近乎哀求的神色,我决定吃完午饭就回去。等收拾妥当推开家门下楼那一刻,乐乐开心的叫出声来,哼着调子跑下楼去。看着他兴奋的模样,突然有些羡慕,你看小孩子的快乐多简单啊!
司机随笔的图片驾着车行使在熟悉的大路上,母亲提出可以换条小路走,说是那里修了路,蛮好走的,离老家也近。当我走向那条印象里的泥泞小路时,尘封的回忆一下子被什么东西掀起,顿时雀跃多姿。

老家离小镇有一段骑行约20分钟左右的土路,以前物资匮乏,很多东西在村里的代销点买不到,就会趁着镇上有“庚”(每月农历逢四逢九的固定集市)的时候添置。母亲口中的小路便是从老家来镇上的最短路线,也是我外出求学最常走的一条路。
那是一条纯天然的黄土路,高温的夏季,黄土很厚,穿着凉鞋走在上面很烧脚,穿着干净的衣服从这条路上过一遍立马变得灰头土脸。不要以为下过雨后会好些,因为雨后的土路简直不是路。雨水与黄土的结合使得泥巴像掺了胶水一样有粘性,光脚走在上面都费劲,如果硬是要骑着二八杠,那你得做好随时可能被摔倒的准备。如果不幸再遇到拖拉机刚从地里干活儿归来,那简直是在见证一场灾难。硕大的轮胎豪迈地碾压这些粘性十足的泥巴,恨不得把路基都给带跑偏了去。泥巴们,你挤我,我挤你。挤到一起成了凸起来的“路峰”,碾压过的成了凹进去的沟壑。有些不甘心待在这里成为任人践踏的泥巴们,抓紧拖拉机的轮胎,狠命地贴服在它身上,生怕被甩下来。接下来它们要伴着拖拉机震耳欲聋的气势奔赴位置行程了,而留下来的泥巴们开始折磨来到这里的每个脚底板!

最早的时候,由于咳嗽厉害,每到周末母亲就蹬着破旧的自行车载着我来镇上看病,走的就是这条路,我好像还能听到坐在后座上的我因路途的颠簸而更加难受的咳嗽声。哥哥上初中时还在这条路上丢过自行车,父母又气又恼。而我在这条路上也有过不好的经历。

大约是小学四年级的暑假,小伙伴儿们约着一起去“赶庚”,这是我学会骑自行车后的第一次远行,心里既兴奋又害怕。因为村里人说了很多关于在这条路上被骗被拐的案例,说是村里一位妇女从镇上取完钱走这条小路回家,结果尾随了一个骗子,不知对她施了什么迷魂计,她就听话的把钱全给那个骗子了,事后她还迷迷糊糊地说不清楚过程。我们小孩子听了这些多少都有些怕怕的,但队伍里有几个年纪大点儿的同伴打包票地说:“放心吧,我们七八个人一起呢,怎么会被骗?”最终想尝试第一次远行的欲望战胜了担忧心理,我们浩浩荡荡地出发了……

赶庚的过程如何我的回忆已模糊不清,只知道虽然没买什么东西但玩儿的挺开心!回来的路上,由于我是第一次远行,以前没骑行过这么远的路程,以至于我有些跟不上同伴们。看着她们越来越远的身影,再看看夕阳快要落山的模样,再想到村里人讲的故事,心里又着急又害怕,一时没瞅清楚泥路上的沟壑,狠狠地摔了下去。还好没摔得太严重,我拍了拍身上的土,揉了揉被泥块儿硌红的胳膊肘和膝盖,连忙起身追赶同伴去了。
过了一会儿,同伴们也有些累了,便在路边一边休息,一边等我。等我喘着气终于和她们汇合后,我才发觉到一个让人崩溃的事实——我装在裤子口袋里的七八块钱居然不见了。(具体数额多少我已记不清楚了,七八块钱在当时对于一个小学生来说简直是笔巨款。)那可是我省吃俭用存起来的“小金库”,临走前母亲还又给我了两块钱,结果什么东西都没买,竟然全丢了。刹那间,我的眼泪崩不住地掉下来,同伴们热心地帮我出主意,问我路上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我仔细回想,怀疑是不是摔倒那会儿钱掉了?
于是,我便和两个要好的朋友沿着来路骑回去找钱。但结果却是劳而无获,我傻愣愣地站在摔倒的地方,蹲在那儿大哭了很久。后来,看天色越来越暗,我才迷迷糊糊地跟着同伴回家去,这件事发生以后,我对这条泥泞不堪的土路越来越没有好感。

后来,我上高中,哥哥上大学。有一次,我送他去镇上去坐公交车。还是走在这条泥泞不堪的小路上,听着不远处火车轰隆隆的声响,我的身体随着土路的颠簸一起一伏,车轮下是土块和石子纠缠不清地争吵,车座上是哥哥和我复杂的心情。“太讨厌这条破路了,我可不想一辈子呆在这偏僻的农村,出趟门儿太难了,这就是我不愿意回家的原因。”哥哥带着愤怒和较劲儿的口气跟我说了这么一段那时我觉得莫名其妙的话。若干年后,当我离家去外地求学归来后,看过了繁华都市的盛况,再看这满是黄土味儿的泥泞小路,我才有些明白他说那些话的意义。

现在关于这条小路的故事已经过去十多年,而今的它早已没了以前泥泞不堪的模样。虽然路的宽度没有增加多少,但脱下了黄土的外衣,换成光滑的发着白光的水泥路,焕然一新的模样让这条小路从视觉上看起来宽广不少。开着车走在上面,丝毫感觉不到颠簸。小路两边的村落从以前的暗灰色变成干净的亮白色,不变的是横穿过小路的早已废弃的运粮铁轨还在,狭小的黑暗的涵洞依然保留着,不远处高架桥上的铁路依然运行着。运煤的货车缓缓穿过绿油油的玉米地,配着天际那一抹阴天里难得的蓝色,恍惚间我看到了这十多年里小路所经历的过往在以幻灯片的形式播放。

“姑姑,哪里有玉米啊?我怎么没看到?”乐乐的问题让我恍过神儿来,火车的鸣笛声多么真实啊,我的确走在回乡的新小路上。这里没有贫瘠,没有隔膜,没有落后,我该跟那条记忆里泥泞不堪的土路告别了,因为我的家乡已踏上了崭新的发展征程,我们也迎来了蓬勃向上的好时代!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