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一根冰棒

是三十年前,一轮清凌凌的月亮挂在山脊上,圆圆的,好像水珠一样,能在荷叶上滚动。月亮也真的在走,跟着一大群十来岁的小孩来到桥对面的马路上。桥下的溪水微微泛着月光,水流声和着草丛里的蟋蟀声一起扩散,似乎连带着惊醒了学校后山的猫头鹰,猫头鹰叫了,似乎惊得山脊上的月亮也跟着抖了一下,愈发像荷叶上滚动的水珠。
突然听到班车“班”地一声响,还没有过桥的小孩纷纷跑起来,四下里,远远近近地,都是狗叫声,汪汪汪,汪汪汪,如临大敌。班车已经发动了,隆隆声吵醒附近的一些人,围着班车说话。司机顶着光光的头,一边吸烟,一边说话。他对着桥上跑过来的小孩说,快点快点!到赣州城很远,耽误不起时间。又对围在班车旁的大人说,要进城?今天不行,今天包给小学了,要送他们进城过六一儿童节。
那些人纷纷说,哎呀!蛮有味道呀!现在的小孩很舒服啊!
一只黑狗和三只黄狗翘着尾巴,在人群中钻来钻去,一点声音都没有,好像很舒服的样子。

司机随笔的图片
二十几个小孩都上车坐好了。语文老师和数学老师也坐好了,招呼大家,都抓好前面座位的靠背,我们要出发了。
班车轰轰隆隆出发,马路弯弯扭扭,崎岖不平,车随路摇晃,一会儿扭到左边,一会儿扭到右边。小孩们很开心,也跟着摇晃身体,有时发生一点儿挤撞。车前灯照着马路中间的车前草和牛筋草,有什么在闪闪发光,哦,是露水。
看!老鼠!一个小孩突然尖叫。好几个小孩都看见了,朦胧的月色下,一只大老鼠窜过马路中间的草,又窜出车灯照亮的地方,消失在路边的杉树林里。小孩们一起尖叫,声音像要掀翻车顶,完全盖住了班车的隆隆声,盖住了四下里的虫声。
两位老师静静地看着小孩,脸上挂着神秘的微笑。
班车仍然轰轰隆隆地响着,摇摇晃晃向前,小孩们摇头晃脑,渐渐都睡着了。两位老师和司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天渐渐亮了,马路两边山、稻田、房屋都依次渐渐露出它们的本来面目,是个大热天,阳光像一匹又一匹透明的薄布盖在一切的上面,班车破布而行。
到了赣江边,司机大声说,快醒醒,看大河,十里河湃!
小孩们一个个揉着眼睛往车窗外,有的还站起来,叽叽喳喳地,像是小学后山清晨的斑鸠。
哇!好大的河啊!
看那边,有船啊!一条,两条,好几条呢!
对对,船上还有人在钓鱼呢!
……
两位老师提醒司机,再开慢点。
司机说,晓得,晓得。
小孩们都挤到一边车窗旁,看着宽阔的河面,碧蓝碧蓝的水静静地流着,真想跳下去洗个冷水澡啊!
阳光有些锋利,碧蓝碧蓝的水也波光粼粼,像是数不清的镜子。一片山影覆盖的水面是暗蓝的,好像会有什么神奇的东西从那里出现。
班车加速了,轰隆轰隆开往赣州城。下了车,小孩们发现赣州城的马路真宽,比村里最宽的稻田还宽,马路两旁种满了夹竹桃,高大的夹竹桃,带着满树的红花,好像要窜上天去。
两位老师带着小孩们游公园。公园里都是人,花花绿绿的,分不清男女。中午了,肚子饿了,小孩们吃自己带的番薯干,两位老师也吃番薯干。马路边有卖冰棒的,可比骑单车来村里卖的好。骑单车来村里卖的冰棒都是白色的,眼前的冰棒可有橙色的,黄色的,绿色的,红色的……小孩们都要去买冰棒,多少钱一根?
多少钱一根?看着眼前这群土里土气的小孩,卖冰棒的有些高兴,一毛钱一根。
什么?一毛?小孩们有些震惊,可是确实比五分钱一根的大,好看,买吧,买吧。
两位老师也说,有零钱吗?想吃吗?
小孩们纷纷从裤袋里掏出皱巴巴的钱,一毛钱,买了冰棒。他们本来还想买其他东西的,可是冰棒太诱人了!天又这么热!太阳简直就像是落在马路上,把大家烤得滋滋作响。
卖冰棒的合不拢嘴了,像空空的冰棒箱一样敞开着。
小孩们撕开冰棒纸。两位老师也撕开了冰棒纸,说,我们把纸扔到那边的垃圾桶去。
二十几个小孩,一边嗦着冰棒,一边走到垃圾桶边,扔冰棒纸。有一个小孩舍不得扔,冰棒纸看上去很漂亮,想了想,还是扔进了垃圾桶。
慢慢嗦,小孩们都舍不得一下子嗦掉。可天是真的热,冰棒化水,滴滴答答直往下掉,小孩们不得不加快速度嗦。
啪嗒!掉地上了!怎么办?!真倒霉!一个小孩简直要哭了,他还没有嗦多少口呢,那么大一块黄色的冰棒就全掉到地上了!捡起来吧?可是捡不起来,碎在地上,地也不干净,黑乎乎的,不知道是什么脏东西。
小孩想去再买一根冰棒,可是卖冰棒的已经走了,自己也没钱了,妈妈只给了一毛钱。妈妈说,那一毛钱是昨天卖鸡蛋攒下的。
阳光锋利地穿过夹竹桃的红花,好像血一样红,染满天空。
司机说,差不多该走了,赶紧再去哪看看。
去哪看呢?语文老师和数学老师商量了一小会儿,去八镜台?太远,来不及。去宋城墙?不太安全,二十几个小孩,没法带队。就去新华书店吧,虽然是出来过儿童节,去书店看看也不错,小孩也都没看见过那么大的书店。
那就去新华书店。记住,就半个小时,在书店门口集合。二十几个小孩潮水一样涌进书店,瞬间消失在各个角落。小孩们东翻翻,西翻翻,一切都很陌生,新鲜,油墨的香味沁人心脾……
只有一个小孩,他没有去书店看书,呆在书店门口,呆呆地,像一根木头。他还在想着那根掉到地上的冰棒,黄色的,晶莹可爱,可是掉地上了……
时间到了。司机说,赶紧上车。
语文老师守在书店门口,数学老师进去,把小孩一个个叫出来。
呼啦啦,一群小孩上了车,叽叽喳喳地,像黄昏回家的燕子。都在说着刚才看的书,可是没有钱买;只有一个小孩一句话也不说,呆呆地,像一根木头。
班车隆隆地开出赣州城,赣江水在西斜的太阳下像穿了一件金色的衣裳,闪着耀眼的光华。小孩们仍然在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两位老师看着大家,微微笑着,偶然目光划过那木头似的小孩,也仍然是微微笑着。
那木头似的小孩,脸上慢慢浮起一丝儿笑容,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夜幕降临时,班车开到了进村的最后一座山,山坡上都是杉树和松树,马路在其中蜿蜒,像一条蜷曲的长蛇。
听说附近有一个妖怪,笑起来嘴巴能够挂到耳朵上,通常在黄昏出来吓人。小孩们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只有司机和两位老师有说有笑,好像根本就不怕什么妖怪。
那木头似的小孩看着车前灯照在马路上,两束巨大的光柱扫荡着周围的暮色,像是插进了什么东西。没有什么好怕的,也没有什么委屈的……马上就要到家了,可以跟妈妈说说在赣州城的见闻,妈妈可是一辈子都没有进过城啊……
月亮又出来了,圆圆地滚在山脊上,像是一个调皮的小胖子。
那是三十年前的月亮。现在的月亮都瘦了,被城市的屋角和灯光吸收,遥遥地挂在看不清的黑天上。

一个原计划六一前写完给稚子看的故事,因为纷纷扰扰,忙忙叨叨,拖到现在才写完。写完一看,也不大像是适合儿童节的礼物,罢了。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