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如何算作深情地活过了一生?

今天是夏至,是白昼最长黑夜最短的一天,然而夜幕,还是降临了。

人们爱说熬夜,好像夜是用来熬的,其实除了熬,夜还可以用来思考,用来纪念,用来追忆,用来修炼……小时候夏天走夜路,总是不敢抬头看墙头,因为读过鲁迅《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里面说夏天的夜里美女蛇会伏在墙头,你看见了她,便会在半夜里“沙沙“地到你床头吸你的脑髓……后来,长大了便总盼着能遇见”鬼“,如果真能见了鬼,便可相信有来世,有前生,有轮回,有天堂和地狱。

可惜从来也未曾遇见鬼,于是我想:只要心里有鬼,大约就不会怕遇见鬼罢。

最近总是听到有人轻生的消息与新闻,之前读过篇文章说想自杀的人去跑了趟菜市场,发现了人生的真谛,觉得活着真好,干嘛要去慷慨赴死。

其实,作为一个大龄医药人,想要奉劝:如果一个想自杀的人跑一跑医院,读一读文献,可能比跑菜市场更管用。

胡扯得久了,会突然想学术一点,上一张图,用数据说话。
司机随笔的图片

这张图是中国和全球一些主要癌种的五年生存率,也就是我们常说的“5年OS率”,说得更直白一些就是说:得了这类肿瘤的病人,五年之后还能存在于这个世上的比率。

我们看到:很多人如果这届欧洲杯查出得了癌症,基本上就看不到下届欧洲杯了,如果患的肝癌、肺癌、胰腺癌等,可能连下届世界杯都不会看到了。

如果五年的时间大家感觉还不算强烈,那么来看看下面这张图:

这是一年的,这张图汇总了各癌种的1年,5年以及10年生存率,从下往上看,我就不多说了,基本上得了胰腺癌、肺癌的患者,只有1/5到1/3的人能看到明年的中超联赛了,当然他们可能会说:他们下辈子都不要看中超联赛。

然而,竟然有人在还不明白生死的时候,就不明不白地去赴死,是如此地令人扼腕叹息,有人因为高考,有人因为创业,有人因为失恋,有人因为失业……其实这些原因都不值得你去死,因为你还未曾深情地活过。

人活着,最好不要在年纪尚轻的时候活得明明白白,也最好不要在行将老去的时候活得不明不白。适度、适当地思考人生,是特别必要的。

人类好像是这样一款高等动物:容易遗忘,也容易记起;容易悔恨,也容易原谅;容易相见,也容易别离……跟他人,跟自己。

夏至过了,便是小暑大暑,然后便是立秋;白露过了,便是秋分,夜越来越长,如果要去熬,便越来越难熬了,如果要去加班,那再长的夜也不经熬。

最近人们越来越多地谈论AI(人工智能),那么人类与人工智能机器之间终极的区别会在哪里?有人说是爱,有人说是艺术,我觉得是情绪,感受。

曾经在一本心理学的书上读到过:幸福的对立面并不是不幸,而是恐惧感。

当我感到快乐的时候,往往会感到绚烂之稍纵即逝,尔后是长久的平淡,就像我们在夜里去看烟火表演,越是满空的耀眼,越是希望它们一直灿烂在那里,但那些快乐与幸福感终究只是瞬息,转眼即过去。这多像我们的生命,我们盼望着幸福,招待着苦难。

那些各式各样的心底的情绪,使我们独立于哪怕再高级的AI而存在,在这个世上。即使那些机器表现出了情绪与感情,也是不真实的,也是程式的,因为它们没有心,当然便没有心痛。

贪生怕死,从来就是一个最最正常不过的词汇,用来形容每一个芸芸众生。因为深爱这个世界,所以贪生;因为这个世界上还有自己深爱的人,所以怕死。越是深情地活着,才越是贪生怕死,越是无情的人,才如机器一般,视死如归。

我们的前半生,喜欢比较成绩、比较薪水、比较职位、比较婚姻、比较学历、比较财产、比较父母、比较孩子……终于到了某一天,我们开始比较身体上的健康与生命里的收成。

如果在我们的生命的尽头,可以让我们不那么贪恋,不那么不舍,多几分如归的话,应该办法只有一个,便是:少留悔恨。

生命里的悔恨大约有两种:悔恨做了不应该做的事和悔恨没有做应该做的事。

它们在《圣经》中被称为:作为之罪(sins of commission)和不作为之罪(sins of omission)

著名社会心理学家和行为经济学家Thomas Gilovich曾指出:作为之罪,会在当下对我们造成沉重的打击,我们会深感懊恼、痛苦以及尴尬,此时此刻的感觉会无比强烈,而它们却又会很快消逝。而那些不作为之罪,才是我们时过境迁乃至终老之时仍然无法释怀的。那些我们本可以做,本应该做却没有做的事情,是最长久的悔恨。

而当我们老去的时候,大多作为之罪早已选择了原谅和淡忘;而不作为之罪的悔恨越多,我们便越是对这余生贪恋,对这世界深情。

人活着,本就应该贪生,而且怕死,因为那是对生命真正的勇敢和执念。

而贪生怕死的我们,在一个薄情的世界里深情地活过,看得到这个世界的奇奇怪怪,也看得到这个世界的可可爱爱,或许这就是罗曼罗兰说的那一种世上仅有的英雄主义罢!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