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一只羊,末路之想

河西走廊,锁阳镇,向阳处。
几扇羊挂在树杈上。刀在阳光下泛着白光。
磨刀石上溅满姐妹们的鲜血。
咩――咩――亏先人了,我咋这般命苦!
我把自己交给一根麻绳、几缕暖阳、路人的眼神。
咩――咩――就在一个时辰前,几个姐妹咩咩几声,血咕咕喷涌,蹄子踢蹬,然后皮肉分离,冒着热气的膻味熏疼我的心。疼啊,舌头咬在牙齿下,疼。我眼睁睁看着,观众席上只有我,任剐任杀,为什么这样惩罚我,咩——咩——
一棵歪脖子树下,一根绳。我想跑开,撞在马路上飞驰而来的汽车上,做个英雄,这多好,文人骚客为我写小传,流芳百世。可我不能!我绕着树转圈儿,绳子绕着我的脖子!同一片蓝天下,人和羊这样不同的境遇。
我瑟瑟发抖,双膝发软,扑通跪下,闭上眼睛,一行清泪簌簌流淌。甭怕,甭怕,十八年后又一条好汉。我只是气,我的主人,你咋这般绝情?你忘了曾疼我爱我?
咩——咩——主人啊。
双胞胎啊!你惊喜地叫,双手摸我和我姐,手因兴奋而发抖。你双臂抱我们,到火炕,盖了柔软的被子,你轻轻拍着被子,口里念念有词,嗷嗷嗷。仿佛我们是你的孩子!我娘没奶,你送走我姐,眼泪巴巴流着。我心疼,咩咩叫,为你,为我姐。你忘了吗?你买一包又一包奶粉喂我,我吧唧吧唧,只顾吃,笑。邻居花婶拎着奶粉袋,哎呀,把羊惯的,喝外国奶粉,一包两百。两百元?我不懂,只觉得奶粉好喝。
多可爱!不长大,多好。你说过的,我还记得!我成了你的宝贝,你吻我,你吻我冰凉的嘴,我触到你温暖的红唇,烫,火一般,瞬间击垮我忐忑的心。爱你,主人,我爱你不可收拾,我爱你春风般温柔的手,我爱你轻轻走来的脚步声,我爱你有体温的胸膛,主人啊!
你不知道,有一天,我遇见姐了,她瘦骨嶙峋,尖下巴,站在风里像一张单薄的纸片。她在哭,说我命好。你知道吗,那时,我保证:一定听话,一定做个好孩子,不挑食,勤快,乐活,阳光,尤其要感恩于你。
可我怎么感恩于你呢?想了许久都没想出来。
哦,我算算,到今天我两年零七天了。我本来打算明年再添丁,像我这基因,不是已经给你养过双胞胎了吗?明年我还要双胞胎。那时,你心花怒放,走路轻盈,哼唱小调,吃么么香,我信步闲庭,何不快哉!
你放下刀,靠近我,解绳,缀绳。我四蹄蹬地,后扯。不,不,我还没活够,我不能……我想见姐一面,行吗,主人?
我怕,我疼,一股热流从我裆下泄出。哎呀妈呀,英雄末路竟如此尴尬!主人,让我体面点吧,大庭广众下,光天化日里,一个扎马尾辫的小女孩用惊惧的眼神望着我,你不为我,就让她看到人间的真善美。你没看见她那童真的眼神!
谢谢你的刀。
绳子断了,我自由了!
拜拜!主人,不管咋样,爱你,我这样报恩吧——那个扎马尾辫的小女孩做个见证:一只羊冲向马路,一头钻到八个轱辘的汽车下面,血流成河。
《羊城晚报》会有一则消息格外引人:一只体面的羊,为了体面自杀于街道,它是一只学会感恩的羊。
主人啊,你一定是万不得已吧,是病了,还是怎么了?不然怎么会这样呢!嗳,我不怨你,你一定有你的理由……我走后,请你把我葬在戈壁滩的沙丘上,竖个木牌:一只体面的羊之墓,一只学会感恩的羊。
哎,我瑟瑟发抖,末路,末路,眼泪婆娑!再见,锁阳镇上再也无我!瞅你一眼,望一眼白花花的阳光,我走了,一辆汽车过来了……汽车喇叭在喊我,我犹豫了一下,站住,回头望你,你惊讶的眼神,愣了。谢谢!冲这眼神,值了。
我看见汽车丑陋的胸膛了……拜……

司机随笔的图片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