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吴远志速写

吴远志出生在这向阳村,活了五十多岁,一辈子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省城了。
吴远志初中学历,人倒是不笨,做过木匠,也懂点电工,他的习惯是放下工具就问老板要工资,所以找他干活的人并不多。

没有事情做的时候,吴远志成天泡在村里的麻将馆打牌,手头一紧就向老板借流水账。老板尽管心里不悦,又怕吴远志像之前那样偷偷在麻将机上使坏,只能硬着头皮答应。
吴远志打牌不耿直,总是浑水摸鱼,能赖的账坚决不给,和他凑一桌的人越来越少。
凑不成麻将的吴远志还是泡在麻将馆,夏天趿拉个塑料拖鞋,冬天趿拉个棉拖鞋,旁若无人地坐在一边喝茶刷抖音,喇叭开得山响,“哈哈哈哈”的声音不绝于耳。

司机随笔的图片

吴远志的媳妇倒是个勤快人,地里种点水柏秧、红季木之类,总是女人忙活,吴远志几乎不怎么下田。
吴远志好酒,沾酒就说大话,似乎手里有干不完的工程,身边有无数土豪的朋友,家中有用不尽的金银。
吴远志喝高了,远骂苹果骂特斯拉,近骂村长骂组长,弄得一起喝酒的人都不敢接招。

前些年修高速公路的时候,占了吴远志一块不是很大的耕地,吴远志发动他老妈五次三番上社区闹腾,披头散发,撒泼打滚,暗地里争到了不少好处,吴远志因此颇为得意,把这当作他的高光时刻。

记得还没有手机导航的时候,吴远志是最擅长给外乡人乱指路线的;遇到下乡的小商小贩,吴远志一边凑在人群里围观起哄,一边偷偷把别个的秤砣、车钥匙之类藏起来,看别人着急,在极大程度地满足了他的恶趣味。
但凡有点利益的事情,吴远志总是冲在前头,吃亏是不可能吃亏的,这辈子都不可以吃亏。偶有搞推销的人下乡宣传产品,不免发放点小礼品之类,领免费的东西时,吴远志总是冲在前面,等到要真金白银买东西,他又早早遁了形。

然而,就是这么精打细算的人,也曾留下笑柄——前些年流行电视有奖答题,问的都是诸如“唐僧有几个徒弟”之类的傻叉问题,吴远志自认为知识渊博,眼见拨打电话的人频频答错,奖金不断膨胀,他按捺不住内心的冲动就打了电话,最终对着语音系统超了半天椒盐普通话,成功地被套路了一百八十多块钱的电话费…

吴远志的女儿职高毕业在富士康上班,很早就嫁了人,虽然住在邻县,户口却留在本村,女婿和外孙子的户口当然也上在本村,可能是为了以后占地赔偿之类,积极争取利益最大化嘛,吴远志向来都是这样的。

注:吴无志,查无此人,如有雷同,纯属扯淡。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