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我还年轻地站在窗前

司机随笔的图片
亲爱的小孩
  
路上遇见小孩
他们爬到结满桑葚的桑树上
“你吃嘛,可以的,真的可以的!”
天蓝得太可爱了
我看见树梢上的叶子像蝴蝶
他们站在树杈上
亲爱的小孩
当我经过时,你在大声说
“有点酸,有点甜。”
这宽阔的、没来由的颤动
这样柔软

如我的快乐
春分日下雨
那撑伞的小妇人走路很轻
 
她的线条优雅
她孕育着桃和鸽子的身体美好
 
她是白色的
她在三月的清晨诞生
在未知万物的门槛
 
她的纱裙已提到
脚踝之上。她裙子的颜色我记不得了
 
如果可以,我选粉白或鹅黄
像“黑色树干上湿漉漉的花瓣”
 
小小的
如我的快乐
 
黑色树干上湿漉漉的花瓣”(艾兹拉.庞德)

美意
一轮明月透过薄云升了起来
月光安静。哦,月光
自身体的空旷处传来
我知道,因这空
我恰好可以遇见自己喜欢的事物
比如
玉米苗又长高了
爬山虎,不为人知地绿着
而我,像无偿获得一种
美意,回到
你的怀中

春夜
被雨淋湿的部分
与碧波荡漾的江水交相辉映
后来,夜深了
披衣起床,抬头想像
月亮跳出来
码头边,有一枚贝壳
小小的,藏满流水、清风和
长吟短歌的香
像过去某个片段
在细雨中一点点迷蒙
我将渐渐安静下来
如同这古老民居旁的橘树
嗯,雨还安详地落在绿里
我还年轻地站在窗前

衰老帖
盛夏读《衰老帖》
“甚劣劣”三个字,字字生疼
想起隔壁的婆婆,九十多了,重孙结婚,喜气洋洋
她隔着玻璃,没有任何表情
——她渐渐接近死亡
那些繁花似锦,她连看一眼都觉多余
我的叔公,安静洗菜,咳嗽,喘气,风箱一般
哎呀
儿女再多,谁能代替你身体的
疾病
疼痛
他与阎王关系,由隐喻趋向公开
我煮糯米粥,抬头,看见
一树水杉,正准备变黄
 
注:“吾顷无一日佳,衰老之弊日至,夏不得有所啖,而尤有劳务,甚劣劣”(王羲之)

我从未说出对万物的欢喜
无常永不可说
有些哀伤,是那个唱歌的少年
被秋天带走,化成青烟
谁一声轻喟“生死有命……”
草叶上露水很重
有些野花在开。有些野花在萎
而清风依旧
一只灰黄相间的雀子
飞在云天下,那么轻,那么美
突然下起了小雨
风从容地过。我认真地活
——我从未说出对万物的欢喜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