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环卫工人覃大哥

认识环卫工人覃大哥,是几年前的事。那是盛夏一个骄阳似火的中午,我从公交车下来看到非常温馨的一幕:一位六十多岁,体格高大,身体肥胖的环卫工穿着橘红色的环卫工人制服,衣服显得有些小,贴在身上。草帽下一张憨厚而饱经风霜的脸,汗水像蚯蚓一样流淌,衣服贴着的背上,被汗水浸湿了一大片。一位约莫二十多岁的女孩,从包里拿出随身带的小风扇,给这位环卫工人吹风,后来干脆把小风扇送给这位环卫工人。我被眼前这一幕感动,也为这位女孩的善举感动。于是,去马路对面的士多店买了一瓶冰镇可乐,送给这位大哥。大哥憨厚的脸上露出了难为情的笑容,连声道谢。

在马路边的树荫下,我与这位大哥做了简单的交流。得知这位大哥姓覃,湖南郴州人。覃这个姓在北方很少见,多数分布在湖南,贵州,广西,所以印象特备深刻。覃大哥以前在工地干活,年纪大了,便做了环卫工。做环卫工每天工作八小时,工资三千块,不包吃住。覃大哥说工作与工地比比较轻松,就是太热。这里的夏季太漫长,从每年四月开始到十一月,长达八个月的炎热天气,让覃大哥吃尽苦头。本来胖人就怕热,而且工作不是在烈日下,就是在暴雨里。

有了一面之缘,以后在路边经常见到覃大哥,见面不免打个招呼,嘘寒问暖。一个周末的早晨,无意中在河边再次邂逅覃大哥。他坐在树荫下,在给孩子打电话,叮咛孩子安心读书,不要牵挂他,他在这边挺好的。挂了电话,我与他有了第二次交流。他说八点上班,现在离上班还有二十分钟。于是又和我攀谈起来,他说:孩子在长沙上大学,担心他在这边工作太累,身体吃不消。他说孩子今年上大三,还要一年就毕业。家里还有八十多岁的父母,妻子在家照顾。孩子读大学学费一年要八千多,每个月的生活费就要两千,他的工资勉强够供孩子读书。妻子在家种了三亩水稻,养鸡养鸭养猪,能够维持生活。不知不觉到八点了,覃大哥匆匆忙忙的上班去了。

再次见到覃大哥,那是去年春节后。晚饭后,我照常去河边散步,在河边的看到覃大哥坐在石凳上。

我问他:恰饭了吗?

他说:没恰。覃大哥说他知道我会从这里经过,所以在这里等我。

我问覃大哥:等我莫子事?

他说:等你恰饭恰酒。

覃大哥告诉我,过年回家带来了家乡的腊肉,猪血圆子,还有家乡的自酿的米酒。虽然我已经吃过晚饭,但不想辜负覃大哥的一片盛情,于是和覃大哥一起去他的出租屋。这是一排建在河涌边的红砖瓦房,房子低矮破旧。房子里面阴暗潮湿,一股刺鼻的霉味。门前的竹竿上晾晒着橘红色环卫服,三月正是“回南天”天气,空气中似乎能拧出水,衣服显然凉了好几天了,散发着蘑菇的味道。不足八平方的出租屋,摆一张简易床就没多大空地了。覃大哥招呼我坐在床沿上,他忙碌着炒腊肉,炒猪血圆子。简简单单的两个菜,一壶自酿米酒,两个人便举杯畅饮。边说话,边喝酒。两个男人难免借酒浇愁,一会儿回想当年,一会儿感慨命运。不知不觉两盘菜见底,一壶米酒喝光。说实话,湖南腊肉那股烟熏味,我特别喜欢。猪血圆子是用猪血和豆腐揉成圆子,在火上烤焦表面。吃的时候,挂掉表面烧焦的表皮,与辣椒一起炒,味道妙不可言。只是湖南的米酒,看似清汤寡水,后劲十足。

去年秋天,我再次在路边见到覃大哥,便说自家种的苹果成熟了,想给覃大哥家人寄一箱。覃大哥坚决推辞,我再三要求才要到覃大哥的家庭地址,后来在朋友圈卖苹果的老乡那里买了两箱庆阳苹果,寄给覃大哥父母。为了躲避覃大哥的感谢,我刻意避开他,所以有半年多没有见到他。

前今天,我穿上了这身保安制服,为了躲避熟人与以前的同事,把中午吃饭时间调整到中午十一点。没想到,那天中午在牛肉面馆前撞到覃大哥。他看到我这身装扮显示显得吃惊,后来又故作镇静的说:什么工作都是人干的,只要赚得钱是干净的,那就问心无愧。他显然是知道我的处境与遭遇,是在安慰我。我给他叫了一碗牛肉面,他给我买了一瓶冰镇可乐。

一个素昧平生的外乡人,因为几次邂逅,变得亲近信赖。因为相同处境,而变得无话不说。常言道: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真正的朋友是在你需要的时候他才出现,当你风光的时候,他多得远远的,从不打扰你。

司机随笔的图片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