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便只顾向前走

司机随笔的图片

离生物地理中考也只余下59天了,想来已经过去了两个月的时间,余下的两个月会更加飞快地流逝吧。
过去的时间无法停留,但自己又付出些什么,留下些什么,只有自己清楚,懊悔往往由此滋生。
生物加时课,谢老师看班,安安静静,都在学习。我低头,接着有一个抬头的瞬间,脑海里闪过一句话:我付出的太少太少了,没有别人超前,感觉也没有别人重视。重视肯定是有的,归根结底还是付出太少,没有让自己踏实下来。
楼被落日披上金灿灿的光,教室里亮着灯。放学铃打响,周围像终于松了口气,交流谈话收拾书包,瞬间热闹。我一抬头,谢老师还在讲台上,指着“生物作业”问大家:任务都完成了吗?”我看了眼题,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看着谢老师,谢老师的目光好像也朝我移了过来,在我正要低头时,我听见从讲台上穿越吵闹飘来一个声音:“(董)祥一。”清清楚楚的谢老
师的声音。
“生物必须满分啊!”感觉老师很是意味深长,老师怎么突然cue我了?
“差一分……”谢老师往讲台后退了退,像是要找什么东西,又好像是要拉开抽屉。我心里在咆哮,因为我清楚那抽屉里有什么。我知道戒尺要上场了。
谢老师从抽屉里拿出一长一短两根戒尺,齐刷刷摆在同学们面前。我真不敢相信谢老师会使这一招。
“就从这两根戒尺里选一根…”很好,老师还很尊重我的选择。我带着痛苦面具笑而不语。
“去打潘雨田。”
啊?
谢老师语出惊人,话一出口就被笑声淹没,我转过身看着雨田,雨田还处于无法接受一脸震惊的状态。这个反转足够惊吓,足够让两个当事人不可思议。
“至于怎么回事你们两个也清楚吧。”当然清楚,不止我俩,全班都清楚。看来真的什么信息都逃不过“中央处理器”谢老师,想必生物王老师是把雨田课上在后面转我头发的细节全告诉了谢老师。当时我看快下课了也没躲,结果被王老师点名道姓逮个正着。
当然知道谢老师此计用意,现在我和雨田是真的命运相连,为了不“坑队友”,我只能努力去拼一把满分,冲一下生物的纪录。
便只顾着往前走好了,一直走,一直向前,终会成为过往的前路,不留遗憾。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