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我来教你西红柿炒鸡蛋

最近她一直忙着在外地谈合同,生意真是越来越难做了,好不容易才谈下了一个订单。她满身疲惫但心怀欢喜地回到厂里,她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工人们,让他们加油好好干。
回到厂里正是工人们午饭的时间,她就顺便去了食堂一下。其实在小城,现在好多厂子都不弄职工食堂了,因为会有诸多麻烦,小城也不算大,多数人都回家吃或者就近找个小饭馆解决。但她还是坚持在厂子里弄了职工食堂,并且是中午免费管职工们一顿饭,这是她当初一回到小城开厂子就定下的规矩。她把这个当作给工人们的福利,但她的心里想的这不仅仅是一种福利,而是一份关怀。
何况厂子里多数都是残疾人。
她来到食堂,人们已经在陆续陆续地打饭、吃饭,她走到一个新来不久的阿姨身边时,关切地问她“能吃饱吗?一次打的吃不饱,还可以再打第二次,咱们这是免费的,管饱。”
她又往前走了几步,看了看另外几个人的饭盆,越看眉头皱得越紧,然后她急匆匆地走到打饭口去,看了一眼,脸色就黑下来,指着一个不锈钢大盆说:“你这西红柿鸡蛋是怎么炒的呀,搁了几个鸡蛋呀,这么多人吃呢?鸡蛋现在不贵呀,不才三块多钱吗?再说了就是贵点儿,也不能这么个省法儿呀,我看你这一大盆超不过十个鸡蛋吧,合起来五个人还该不着一个鸡蛋。”
做饭的大师傅脸有些红,吞吞吐吐地说道:“刘厂长,不少,不少,搁了十五个鸡蛋呢?我是才来,不怎么会炒,所以炒成这样了……”
“哦,十五个呀,真是十五个吗?你以为我在家不做饭吗?再说你这加水也加的多了点吧,这不成了西红柿鸡蛋汤了吗?”
做饭的大师傅沉默了。
“你给司务长打电话?叫他到办公室找我。”她说,然后往食堂外走。
然而没走几步又回来了,从消毒柜里拿了一个饭盆走到打饭口说:“给我打一份西红柿鸡蛋。”
大师傅有些慌张,连忙拿起勺子给她盛,还不停地在大盆里搅和着、捞着什么。她说:“行了,行了,别捞了,你再捞也捞不出俩鸡蛋来。”说着,她把勺子夺过来,舀了两勺,又说:“你甭给你们司务长打电话了,我打吧。”说完匆匆地离开了。
她回到办公室,没过多久司务长回来了。
她瞅了瞅他,脸红得要命,还一身的酒气,心里的怒火就更大了,说:“你叫工人们喝西红柿鸡蛋汤,你跑外面大鱼大肉、喝酒去!”
“没、没、没,表姐,是质监局的几个领导来了,孙厂长叫我去陪呢?”司务长,是她姨家的表弟。
她沉了沉气说:“我当初给你说的嘛呀?咱中午管这一顿饭,就是让工人们念咱们点儿好,咱也能好好地把这个厂子开下去,你要这么抠撮这点饭钱,叫人们寒心不?这么弄还不如不管呢。”
“咱厂子最近不也挺难的吗?订单又少,我不是想给咱们省点儿是点儿吗?”
“算了,你也甭说了,也别糊弄我不知道菜多少钱一斤,鸡蛋多少钱一斤,每个月在财务支多少钱,你以为我不知道吗?”她的怒火又被激起来了。
“我可以多给你开点钱,但你事不能这么做,就算是你想为我省钱,也不这么省法儿,一斤鸡蛋才多少钱,省了这几个鸡蛋,寒的是大家的心,大家的心寒 了,你想想他们怎么会把活儿干好,活儿干不好,咱这厂子还开个屁呀!你忘了当初咱们是怎么从东莞回来的了?”
表弟听她这么一说,更加羞愧了,连忙说:“表姐,你别说了,我知道了,以后我绝对不这么干了。”
当初,她带着两个妹妹还有这个表弟在东莞打工,受尽了累,也受尽了委屈,其中一项就是吃饭的问题,当初那个厂子的食堂基本给工人们吃的也是菜汤,但卖给工人们却按炒菜的价格,工人们都怨声载道,但只能忍气吞声,因为到外面吃更贵,他们吃不起,都是穷家里出来为多挣几个钱的。
她怀孕那年,有一天打饭,食堂的大师傅还是习惯性地抖了两下勺子,可能也是那天老公心情有点不好,上前说了一句“你抖什么抖呀,你脑血栓吗?”
就因为这一句,大师傅手里的勺子就狠狠地抡到老公脑袋上,两个人就扭打起来,司务长跟另外几个做饭的,一哄而上,就把老公摁在地上,连打带揣,刚去上班没几个月的表弟上去拉架,也挨了揍,他们也因此离开了厂子。
她说:“咱别好了伤疤忘了疼。走,我跟你一起去食堂。”
姐弟俩来到食堂,她亲自下厨,又炒了半盆西红柿鸡蛋,给每个工人又都添满了碗……

司机随笔的图片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