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我的春天真的到了吗?

昨天是世界读书日,也不知道谁定了这么个日子。弄得数以亿计的男女老少,个个发表读书感言,赞美读书给他们带来不同人生,带来富庶靓丽完美人生,带来祖国富强。更有我的校友王教授说,人其实不高,是读书使人变高。是啊,那么多的高人,像踩着高跷走路,藐视着像我这样的矮子:没有地位,没有金钱的矮子。多么具有鼓动性的一句哲理语言啊。
忽然发现,这些年冒出许多特定日子,不知道谁定的,谁授权定的。好在定日子的人似无恶意,无非劝人多读书,多学习,不要整天酒色财气,寻衅滋事,或饱食终日,无所事事,以至于饱暖思淫欲,惹出事端来。只要定出的节日不是让我无偿出力、无端出钱,或是从军打仗,我都不反对。但我可以置之不理,继续过没有节日的寻常生活。
说到节日,除了二十四节气,因循乎黄历天道而堪为耕稼者遵守,其他都是扯淡。至于官方所定,凡不能施惠于民者,则属强奸。此不可不察。
我从小就不爱读书,小学时代因逃学、不做作业遭罚的次数堪以百计。不喜欢读课文,不喜欢读小说,不喜欢读诗,不喜欢读古文,唯一谈得上有热情的就是背诵乘法口诀和毛主席语录。砍柴,放鹅、钓黄鳝、上茅厕时都像唱歌一样背诵它们。
后来上了高中,大学,接受的都是正能量教育,只喜欢中国传统文化,对西方以及日本的东西绝对抵制。包括日本的樱花,我都曾想过带一把砍刀去富士山下乱砍乱伐,把它们夷为平地,运回来做柴火。因为那时我老家连柴草都他妈缺。田埂上光溜溜的,寸草不生,所以那时都是赤脚走路。上大学那会,经常在宿舍会为了要不要学英语而和同学争论到半夜,弄得吃饭时不肯吃,睡觉时不好好睡,我发现每次第一个理屈词穷的就是我。但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只知道从床上跳下来举起宿舍小方凳,警告那些支持学英语的,谁他妈再吹牛逼说学英语有好处,老子就用凳子的尖角砸他的脑壳。宿舍忽然安静下来,那是一种极利睡觉的寂静。但我却总是彻夜难眠。一个周末上午十点多,宿舍楼很安静,隔壁同学老陈端个茶杯晃荡到我房间,他似笑非笑问,你觉得你现在的国学(那时还没这个提法)水平如何?我说还可以。他举起杯子摇了两下说,你顶多就是这半杯水,晃里晃荡,你会吃苦的。去你的蛋。我心里暗骂。
大学毕业后,所有英语比我好的都有着比我好的就业城市和岗位。我被分配到荒凉偏僻的小县城。因为那里不需要英语。这样的工作环境又一次成全了我对伟大祖国传统文化的孜孜追求。我阅读孔子,庄子,汉魏六朝歌赋,唐宋诗词,宋明理学。我对祖国传统文化佩服的五体投地。比方说,我住在单位老式露天茅房旁边的小破屋里,蛆虫总是爬到我的床上;我找不到女朋友,每晚都和传达室老头下一小时象棋;别的年轻人为了解决生理问题,偷偷去黄色录像厅,我自力更生,独坐床上自慰。如此恶劣的生存环境,我靠什么战胜他们的?显而易见,是伟大祖国传统文化。特别是王阳明龙场驿悟道的事,对我触动非常大,绝对增强了我对传统文化的信心。

司机随笔的图片
我一直认为,中华传统文化精髓就是教人养生和做人。我认为这是世界上最实用最朴素的学问,胡适这厮竟然要跑到美国去跟威廉和杜威学习什么实用主义哲学,简直就是他妈的二五十三点脑残。
不过渐渐地,我的年轮望四十滚动了,我发现身边的人都升职做官了,都来领导我了,动不动教我在创建卫生城的伟大活动中去扫马路洗栏杆,学雷锋日去马路摆摊修自行车和补鞋。年终总结时,尽管我做得事情最多,但选举先进工作者(后来还有优秀公务员元)时,从没人提我的名。而且连续多年如此。此时,我才忽然发现(还没恍然大悟),那些教人如何养生、怎样做人的传统学问,真算白学了。
多年来,我处处与人为善,对同事,朋友,总是真诚相待,可谓挥霍感情,毫无保留。对朋友同事的所谓缺点,总是包容不计较,因为就他们而言,我一定也有那些缺点,我不包容他们,怎么能指望他们包容我?再说,同事一场,朋友一场,不是让你去享受他的优点的,是让你去包容他的缺点的。可最终我得到什么呢?我三小杯酒下肚后吐露的一点真言无不成为他们告密的素材,开会时我出于公心而提出的一些批评和建议无不成为我不团结、不遵守纪律和不讲政治的实据。我就像树林里的一棵小树,因为没有阳光雨露,一天天瘦弱,一天天病枯。此时,我的身体出了状况。什么心脏烧机油,两腿没刹车,脑袋北斗掉线都来了。身上的零部件能换的都换成了进口货,关节部位能打磨上油的都进行了保养。是的,每况愈下,我感觉他妈糟透了。直到五十出头,我才恍然大悟,是读书害了我。我所推崇的国学传统的养生和做人,恰恰导致了我的彻底失败,被社会和人们唾弃。于是我毫不犹豫选择退休隐居。
但饶是如此,仍未免厄运来敲门。有人告我曾拔过木兰围场的栓牛桩,我说谁牵走了牛?牛在哪里?敲门人说那个他们不管,他们只喜欢找拔桩的,因为拔装的不是傻逼就是笨鸟。于是,我被罚清理一天牛粪。
冯友兰谈中国哲学,直言中国哲学所提供的方法论,“乃修养之方法,并非求知之方法耳”。这意味着否定了中国文化传统在知识和真理上的发现能力和创新能力。但冯先生同时又强调了中国人在“动静合一”意义上拥有良好的学习能力,即中国人不会一根筋,而是适应各种变化。冯氏对中国传统思想的界说同我对国学精髓的理解不谋而合,即所谓中华思想就是“修养之法”,亦即养身和做人。那么,我为什么会失败呢?因为我不具备冯先生所谓在动静合一意义上的学习和变通能力。我不善学习,更不会变通。所以我不能看书,我看书一定会被书害死。是的,亏得我早早地置身事外,躲进小楼,放下书本,收视反听,凝神屏气,才能苟延残喘于盛世。
也有人对我说,你读的书并没什么不妥,你的世界观,人生观也没什么不正确,你看人家张将军,金将军,胡总编,你们年纪相差不大,所学近似,思想相近,都爱国爱民,忧国忧民,但他们开个公号,打赏日进斗金,年入千万,你却经常为口粮犯愁,或有高朋相访,都是别人买单,买单人口虽不言,其实心里对你不知有多厌恶鄙视。这难道还不足以说明你自己有问题吗?
此人的一番话如雷贯耳,其实也印证了我自己的判断:我缺乏活学活用,与世俯仰的能力。一句话,我不适合读书。儒冠多误身,误的就我这样的人。
如今江南暮春,草长莺飞,人们鲜衣怒马,初郊踏青,好不快活。而我却只能躲在屋角,颤抖着端起杯子,想喝口水。半杯水晃荡着,这使我想起年轻时隔壁宿舍的老陈端的那杯水,也是晃里晃荡。不同的是,他是故意摇晃,用来暗示我的人生;我是不由自主地晃荡,用来总结我的人生。
有一天,有个外地朋友打来电话,笑谈中告诉我,现在党中央重视传统文化,倡导文化自信,你所钟爱的国学能派上用场了。我一阵窃喜,情不自禁模仿着我的刑法老师伍柳村老人在中国足球队击败科威特足球队时吟唱的一首诗:
飞吧足球足球飞,中华儿女显神威。
世界领先并不远,只要我们奋力追。
我偷偷问自己:我的春天真的到了吗?不知怎么的,我的眼泪不知不觉流下来了。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