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这是一座有仙的山

“一间陋室,没有物质上的奢华,只有精神自由的高贵,而对于拥有精神自由的人来说,世俗喜好反而是一种累赘。”
司机随笔的图片
刘禹锡没有来到这里之前,这只是一间行人见了绕道走的斗室。狭小,简陋。遍布青苔,潮湿破旧,杂草丛生,无人问津,这样一间陋室,显得凄凉又落寞,任谁也不会在这里生活得怡然自得。
这间陋室迎来了一位几经贬谪调动的朝庭官员。刘禹锡对这间陋室,没有抱怨没有愤懑,相反,淡然处之,安之若素,对这间清静的小屋非常满意。
因为荒凉潮湿而苔痕蔓延,但如此环境却在刘禹锡的心境中被变得清幽雅致。小学读《陋室铭》忽略题目只看内容,真觉得这是一位诗人的美好隐居生活。前两句不究对仗,但借山借水,用几个古意盎然的短句,以有名的山和有神灵的水映照诗人德行的美好,正是由于屋主人精神上的自由,物质上的陋室也能不陋。
“惟吾德馨”则是引用《尚书》里的“黍稷非馨,明德惟馨。”陋又如何?它好比有仙的山,有龙的水,而刘禹锡就是那仙,就是那龙。
草色苔痕没什么,但我交往的人绝不能是不学无术,见风使舵的口蜜腹剑的官员。刘禹锡能有这份傲气,因为他是一位读书人,是对小人、权贵的蔑视,正是他在贬谪中高贵又不失通脱的体现。他也坚守着读书人的这份高雅情操,调素
琴,阅金经,在陋室里逆镜中安之若素,读书人这种精神上的高贵不是可能随便泯杀的,是世俗权贵不可改变的。诗人在庆幸,自己逃离了丝竹管弦等俗世的打扰,可以清静地拨弄古琴沉浸古调;也摆脱了官差职务,并对这种摆脱欣喜,因为自己可以悠闲地阅览品读佛经。
一间陋室,没有物质上的奢华,只有精神自由的高贵,而对于拥有精神自由的人来说,世俗喜好反而是一种累赘。
诸葛庐,子云亭,皆为陋室,陋室里人名扬千古,刘禹锡又何尝不是如此?《论语》中孔夫子说:“君子居之,何陋之有?”刘禹锡用一种用典的手法将这句话隐去前一半,对啊,这里有什么简陋的呢?
刘禹锡在陋室中,对一切一笑了之,这种通脱与执着并存,那高尚的品德远远重于物质的富足。精神的自由永远可以战胜物质的羁绊。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