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心甘情愿地被雪山的庄严征服

不知为什么就想到这个题目,就像那天我在思金拉措圣湖边上脱口而出喊出来一样,就是有一种超级膜拜的感觉。其实我去思金拉措是没有思想准备的,在从拉萨去林芝的路上,导游问我在拉萨两天的感受,我说感觉挺好的,没有不适反应。“那就好,去林芝的路上,我会给你安排一些惊喜。”他故作神秘地说。

顺便分享一下我“曲折”的进藏经历,也算是好事多磨。几年前,四五个朋友约我一起去西藏,我很认真地备课,了解高反的成因以及后果,为了慎重起见,还特意跑去医院作了体检,医生告诉我心脏有窦性心律,进藏有一定风险,一听到风险,我立马觉得心脏不舒服了,当即打消了进藏的念头;去年十月份,和一个朋友约好进藏,开始安排行程,请教西藏的朋友注意事项,朋友给出了一个长长的贴士,还建议事先服用“红景天”,我照办了,吃了几天感觉好像添了心事,原来约好的朋友也爽约了,我的进藏计划又泡汤了;今年这次进藏真得感谢栾总兄弟的鼓励,他每年进藏好几次,有着丰富的抗高反经验,“大哥,没事的,你能行,真要有高反,待在宾馆不动就是了。”经他这么一说,我心里倒是坦然了。校友鹏宇和德宾也是给出了好多建议,我想有这么多兄弟们加持,老天也会助我。出了拉萨机场,呼吸着高原清新的空气,啥反应也没有;入住宾馆稍事休息,也没啥反应,下午转了大昭寺,还是没啥反应;到了晚上睡得挺香,一切正常,该干嘛干嘛。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1张

回到正题,离开拉萨,导游开着他的越野车行走在高速公路上,道路宽阔平坦,天公也作美,蓝蓝的天空白云朵朵,清澈的拉萨河水欢快歌唱,牛羊在雪山脚下漫步,“西藏太美了!”我连声赞叹着。做了十几年导游的孤狼给我分享了一些有趣的故事,让我对西藏的风光和人文有了进一步的了解。车载音响里播放的是陈瑞唱的《白狐》:

“我是一只爱了千年的狐
千年爱恋千年孤独
长夜里你可知我的红妆为谁补
红尘中你可知我的秀发为谁梳”

看着车窗外的如画美景,听着空灵迷幻的音乐,我有些飘飘然,仿佛进入了仙境。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2张

走了两个多小时,汽车开始在蜿蜒的山路上爬坡,这时候导游才告诉我要去思金拉措圣湖,那里的海拔高度是4970米,我听了心里一紧,但是很快就接受了这个挑战。导游简单介绍了“思金拉措”圣湖:

桑日思金是众龙之王,象征财宝;思金拉措,意为具有威力的神湖,在藏区称之为“财主百龙之王”居住的圣湖,也可以称之为龙王魂湖。据传当年莲花生大师曾在此地作法,降伏思金,造福众生,藏历每年六月十五日,历代达赖喇嘛、班禅及直贡寺活佛等都要来到思金拉措朝圣、祭拜。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3张

车子在靠近山顶的一处空地停下,再往前就没有路了,导游嘴里说着“今天我们包场了。”我下车环顾四周,可不是,空旷的原野里只有我们一辆车,四周全是白茫茫的雪山,呼呼的大风像是在向我们示威。空地上摆满了一座座玛尼堆,上面的每一颗石子都寄托着信众们无限的祝福和祈愿,在无人的旷野越发显得神秘莫测。这时候,我开始感觉喘气有点费力,是不是高反?我不愿多想,就调整了一下呼吸,扣紧帽子,裹紧了外套,跟着导游深一脚浅一脚向圣湖的方向走去。

别看这短短几百米的路程,比我在内地每天步行两万步还要艰难得多。脚下的积雪被我踩得嘎吱作响,那些坑洼不平的草甸子,要仔细落脚才不至于踩进雪水里;大风夹着雪粒吹到脸颊上,落进领子里,冰凉刺骨,我暗自庆幸今天多穿了衣服,但是很快就冻透了。风大天冷加上呼吸困难,我暗自鼓励自己要坚持。因为担心我高反,导游问我怎么样,实在不行就返回去。我说还行,让他慢点走,等等我。这个时候,一只小麻雀像精灵一样从我身边缓慢飞过,脚下忽然钻出来几只小小的鼠兔,一蹦一跳钻进洞穴里,导游说它们是在欢迎我这远方的客人,我听了很开心,绷紧的神经有些放松。接着我的脑海里浮现出妙法师父的身影,当年我攀登五台山黛螺顶,中途体力不支想放弃,师父耐心地鼓励我坚持下去,最后成功登顶。想到这里,我仿佛受到了佛力的加持,增添了莫名的力量,在莲花生大师的召唤下,终于走到了圣湖的边上。

可以说,当时我被圣湖的美震撼到了。天空的云朵像极了一条条洁白的哈达,仿佛触手可及,四周的雪山闪着银光,像是巍峨的转经筒,思金拉错圣湖处在群山环抱之中,犹如在一个巨大的聚宝盆里供奉的曼陀罗。湖水的颜色更是神奇,就像西藏特有的绿松石,雪山、蓝天倒映在湖水中,空灵澄澈,变幻莫测,恰似传说中龙王把金银财宝撤满了圣湖。我情不自禁地脱口而出:“雪山啊,圣湖啊,我已经被彻底的征服了!”

是啊,我是心甘情愿地被征服,我被雪山的庄严征服,我被圣湖的慈悲征服,在这里,我的身心受到了洗礼,我情不能禁,双手合于胸前,默诵六字真言,祈愿人类和平,众生安好,永受嘉福,扎西德勒。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