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君子居之 何陋之有

唐朝诗坛中,|一位位诗人借以自己的诗歌来表达自己的心愿,亦或心境及现状。
被后世称为“诗豪”的刘禹锡志行高洁,身居陋室有遗篇,这便是留传千古的名作《陋室铭》,刘禹锡的诗风受当时两大流派诗风的影响,既有白居易(派)的语言平易近人、通俗易懂,也有韩愈、柳宗元(派)的复古淡雅,《陋室铭》一文,是唐顺宗“永贞革新”时,刘禹锡所在的王叔文一派革新失败后,刘禹锡遭贬调,到和州(今安徽和县)任司马一职时所作;诗人从初到和州所居的三间斗室,到最后被知县逼得只存有一间狭小的书房,虽然物质上的补给在一点点减少,但刘禹锡追求的是精神的自由;“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这间简陋的小屋因我的高尚品德就不觉得简陋了,能看出刘禹锡处江湖之远却依旧精神饱满,拥有超凡的勇者风范。他从“德”的角度进行自我勉励,将身居的小屋比作山和水、凝练朴素,古意盎然。在陋室周围“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清。”暗示了清苦,但却有清平之美,刘禹锡认为房子的修缮可以马虎,而对于访客的选择却不能“将就”,而要“讲究”,对于那些不学无术、见风使舵的地方官员,被他称为白丁,不予以见面的机会。
司机随笔的图片

“可以调素琴,阅金经,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素琴是没有经过装饰的琴,金经是指佛经,当时的唐朝将这两样物品看做是文人雅士必须要有的,丝竹是当时的流行音乐,它不被当时满腹经纶、品行高雅的文化之人所欣赏,因而毫不意外成为了刘禹锡口中的乱耳之物,他乐观的发现自己无需再有公事的繁忙,即便身居在这一小间陋室中又何妨?就连孔子都说:“君子居之,何陋之有?”对于房屋的看法,其实就是看你看注重物质的奢华还是精神的高贵;读书人的精神上高贵,不是世俗的权势可以改变的,对于刘禹锡这样的文人雅士来说,世俗的喜好恰是他的一种累赘。
这篇《陋室铭》体现了刘禹锡对于逆境安之若素的乐观精神,也告诉我们品德的高尚远重于物质的富足,精神的自由也完全可以战胜物质的羁绊,所以对于正在读书的我们来说,也不必在吃穿上讲究什么名牌,注意自己的精神层次的修养,提高自己的精神境界,自然便摆脱了物质的羁绊。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