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别打孩子

这是他来到世界的第五年,手掌往天空伸,要抓住下落的白色,他跟着风向迈开了腿,“咯咯咯”的大笑着握紧手,像是寻到什么宝贝,急忙往回走。雪没过了黄色的小棉鞋,将他绊倒了,他并没有立刻爬起来,小手在雪堆里捣鼓着什么。“小浩,小浩。”妈妈跑出来,入目尽是冰凉的白色,“他爸,小浩哪去了呢?”椅子上昏昏欲睡的爸爸站起来帮忙到处喊儿子的名字。
雪地里小浩蹬着小腿爬了起来,两只手捧着什么摇摇晃晃地往家里走。帽子上的雪直往脖子里钻,冰得打哆嗦,他学着大人的模样,小嘴对着手里的东西哈气,像是怕它冻着。
司机随笔的图片
妈妈正要打电话问隔壁婶婶时,瞥见小浩湿漉漉一身,正咧着嘴对她笑。她冲出去将小浩连拖带抱拽了进来,转身取下竹条抽在他的身上,白色的雪被打落在地上,融化了。小浩将两手放在肚子前面,蹲了下去。耳边全是妈妈的声音“这么冷的天,叫你瞎跑。”“我叫你了,你没长耳朵吗?”他又好像只听到了竹条的声音,他没有哭,只是用力地将腿和脖子缩在一起,好像这样就不冷了似的。爸爸又坐在角落的竹椅上,对于儿子挨打视若无睹,像是认可了,又像是真的没有看见,只是眼神恍惚地盯着前面。
小浩的爸爸叫云志,有着比较自由而孤独的童年。他管着三头猪的三餐,早上一醒来先看看猪是否还活着,家里房间有限,不能腾出空间来给牲畜住,他得为他的猪朋友们挨冻而担忧。前几天田地里的稻谷刚收割完,他便偷偷去别人稻田里抱了许多稻草回来,稻草被露水打湿了,他想着先放在灶台前面烘烤暖和了再给猪友们盖。
过了几天他要开始动工的时候,稻草竟只剩一小半了,找了半天,发现锅下的灶台里还剩着一些没烧完的残草。“被子!”他吼了一句,扔下手里的稻草,往外跑。“妈!你为什么要把我的稻草给烧了?”他眼里蒙着水雾,大声地质问这个坐在牌桌前妇女。“什么你的稻草?哦!灶台下那些煮饭吃了。二条,和了!”妇女继续经营她的业务,并没有发现儿子情绪的变化。云志默默回到房间,抱起爸妈床上的被子向猪圈走去。“云志这是要干嘛呢?”舅妈瞥着他说,“和了,给钱给钱。”他不出声地继续抱着往里走,舅妈顾着数钱没有再理他。“你搞什么?”妈妈看见自己熟悉的被子被扔进了猪圈里,跳了起来,连忙打开猪圈门将被子捡起来,一股味道飘进鼻子里,她将被子扔在一边,手掌甩在小男孩的脸上。“你是猪吗?你将老子房里的被子给猪盖,你这是要说老子连猪都不如啊?”她捡起竹条开始抽打小男孩。猪友们在猪圈里“嗷嗷”的一通乱叫,对着妇女又看着小男孩,云志抬手挡了挡竹鞭子,手臂的皮裂开了,开始有液体往外冒。舅妈和牌友们过来劝说,拉着小男孩往房里走。妇女顶着红的熟透了的脑袋继续骂,连肚子垂下来的肉也在生气地颤抖。
牌局又在继续,只不过比刚刚更热闹了。“你吃饭了吗?疼不疼?”邻居姐姐三三将他拉到了自己家里,给他擦药。他摇了摇头表示回答了。“你不应该这么对待自己的妈妈知道吗?你可以多和家人说说你的想法,不要总是一个人低头做事,生闷气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知道了吗?”她摸了摸男孩的头,“我去捡鸡蛋,给你炒碗饭。”她说完就走去后门,云志没有时间拒绝。他看着自己的手,红肿了一条,破皮处没有流血了,好像也感觉不到疼。
他缓缓地回到家里,抱起剩下的稻草打算给猪友们盖上。等走到猪圈旁边,发现猪圈的门正开着,只剩下小猪还在猪圈里,他立即关上门冲出去。猪算是家里的贵重物品了,等到过年卖出去,就有钱置办年货了,也只有在那时才可以吃上几顿香喷喷的肉沫菜。他找着爸爸和叔叔几个人带上工具开始搜捕。农村里到处是田地、杂草、树木,又赶上刚收割了稻谷,着实不太好找。云志心里懊悔不已。
天渐渐擦黑了,想要找到猪更是难上加难。云志站在屋前的坡边上,听着妈妈的叫骂,不敢进屋。这个瘦瘦的男孩也就十一岁而已,头发太长了,将两耳朵遮住了一半。他突然蹲下来了,头埋进膝盖,抽泣声很大,比他今天为猪友们打抱不平的声音更大。他记得三三的妈妈从来不打牌,每天都会给她做饭,还给她扎两个可爱的小辫子。三三每次看见他,都对着他笑。三三的妈妈很温柔,还摸过他的头呢!想到这,他又笑出了声,抬头两只眼睛直直地看着坡下,下面像是黑暗的深渊,什么也没有,又好像有着什么。他开始伸出手去试探,往下摸,一点点深入,连着身子也进入了这个黑色的无底洞。
他感到腿突然抽痛了一下,像是有针扎了进去,他猛地睁开眼,看见一个白色衣服的大叔正在绑他的腿,他害怕地往回一缩,疼出了眼泪。“不要动啦!都成这样子了,你这孩子。”他看见爸妈正着急地问东问西。他发觉似乎是坡下屋子里的大叔救了他,大叔正在说着当时的情景。“我当时听见好大一声响,还以为有小偷来偷我家鸡了,赶紧拿起扫帚冲到后面,就看见你家孩子躺在草丛里,吓出我一身冷汗。”说完,既心疼又责怪地看了男孩一眼,“以后要小心点,天黑了就别靠近那坡了。你们也是,不看着点孩子,这是你阿姨给你炖的汤,记得喝。”说完他就走了,云志爸爸将他送出去,又回来。“以后别动不动就打孩子,这张嘴也要收着点。”爸爸第一次反驳妈妈,眼睛没有看她。“对了,医生,这猪病了,有没有法子治治?”
医生走后,云志扶着墙悄悄地走向猪圈。看着小猪孤零零地窝在角落里,剩下的稻草正好够它躺,由于小猪不停地颤抖,稻草总是被蹭开,它身底下也不剩多少稻草了。云志打开门给它整理,小猪惊喜地抬头看他,又迅速低下头,眼睛里的光随之消失,闭上了眼睛。
过了些天,云志的腿算是恢复正常了,头也不疼了。享受了一会儿刺眼的阳光,提着饲料桶往猪圈走。“噜噜噜!”习惯性的没到猪圈就开始逗猪,以前每次走到这边,猪友们都已经站好队形,直接投食就好了。它们吃几口,还要甩一下头,发出“嗷嗷嗷”的声音逗人发笑。可是今天并没有猪友在等待食物,空空的猪圈,也没有任何声音。他将食物放在熟悉的位置,过了一会,说道:“你们是不是现在不饿?没关系,等饿了再吃。”他又将食物倒进桶里,头也不抬,好像不抬头,就不能肯定猪友们不在了一样。他转身了,背对着静的可怕的猪圈,站了一会儿便抬腿离去。
小浩爸爸回过神,拿起旁边的扫帚冲到小浩妈妈边上,“啪”的一声打在小浩旁边,妈妈下意识想去挡,并没有挡到,停在那里。小浩似乎感觉到没有动静了,转过头,捧起怀里的东西。“阿妈,给你,是电视里的雪人呦!”两个酒窝镶在嘴角,甜甜的笑好像并没有挨打一般。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