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班主任的幸福

从教十年近二,一直担任班主任工作,或许我该感谢我的第一任校长,上班第一天就扔给我一个班主任。从那天起,我犹如新生儿一般,哭着成长,笑着前进。我还应该感谢我的语文老师,让我从事了语文教学,我的课堂亦是我的德育阵地。曾有一位老教师告诉我,不当班主任不是完整的老师,我深有体会。

司机随笔的图片
班主任?这三个字有多扎心,经历的就有多惨痛,而时间会悄悄地抚平那些创伤,再给予你动力,告诉你只有班主任才有亲学生。
“芳姐,在哪呢?过去看看你,都想你了!”这是我的第一届学生,也是我现在的“兄弟姐妹”。昨天刚送走一个,今天又来两个。这里不是他们的母校,只有我一个“亲人”。门卫大叔把他俩当成了我的同学,闹了笑话。曾经一起哭哭笑笑长大的我们,见面说不出的亲,唠不完的话。看着他们远去的车,自己仿佛回到了十年前……拎着几袋子东西,沉甸甸的,这份情已太久,太深……

有些惊喜从遇见或许就开始,有些幸福本心使然无意预知。一路上都只顾风雨兼程,却从未想何时惊现彩虹。依然坚信的是“越努力,越幸运!”
开完会,刘主任叫我,心里想莫不是我班的神兽又造次了!奔到门口一看,整个人蒙在那:我班一位家长,给送来了锦旗。我何德何能接下一面锦旗?家长的连翻感谢让我不知所措。我真的只做了所有班主任该做的,所有任课老师一样的呵护。当时,我想起了这位家长前一阵发短信说了孩子天壤之别的进步和在家日渐懂事的表现以及一堆感谢的话语。其实,家庭是孩子永不毕业的学校,父母是孩子永远的老师。

这是我人生的第一面锦旗,我很激动但却高兴不起来。那些撕心挠肺的日子总会推波助澜,暗自涌动。我很幸运,有如此的校园文化,促使自己带着孩子快乐成长,把班级建设成他们的精神家园,使他们找到属于自己的成功。
我曾想,自己是孩子的一面镜子,我希望在孩子跟前我是最努力的。我还想自己努力做个好老师,我的孩子也一定会遇见他的好老师。不管想与现实差距多大,我都这样去做着。
班主任?他们曾经眼中的钉,后来哭着离开,再后来又笑灿灿的回来。 “芳姐,在哪,我回来了,去找你……”
幸福没有定义,只是在烦恼时,快乐时总会被人记起。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