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这么美好的四月

司机随笔的图片

野蔷薇的茎嫩生生的。
我伸向它们的手触到微微的清凉。静静地看上片刻,转身,为刚刚生出掐断它们的念头,摇头。

遇见桂树。遇见蓟草。遇见紫云英。遇见野麦子。遇见艾蒿。遇见接骨木。遇见地米菜……遇见的每一种绿都不一样。
是春天的绿,干净、清爽,自带荣耀。
我该以绿作一首诗。

遇见一个人,遇见一株绿。仔细想想,所有的相遇,都不过是心在一次次皈依。
遇见七十多岁的老妇人,穿件手工织的白色毛线背心,倒退着在拉铁犁。在她犁过的田垄边上,是一件灰黑色的棉衣。
“恁那蛮力量咧。”我与她招呼。

“不行啦。没力气了。”她停了下来,一手扶着铁犁,一手托着自己的后腰。她是走路佝偻着腰的老妪,她这样站着,倒显得比平日精神许多。

“恁那还那么勤快,都耕了这多地了呀。”她的面前,新翻的几垄地湿润润的,有一垄还没有一半没有完成,那地里还裸露着一个个大萝卜。

这时节,萝卜早已老了。老了萝卜如没洗净的白衬衫的领子,渐渐发黄、发暗。她就这样把它们埋进土里,作肥。

我相信植物是不需要祈祷的。它们粗略、随便,它们落在大地各处,全然沉入地表,不久又以全新的姿态伸展的大地之上。

我见过的最好的植物是野生的桑树。春天来到,那些桑树长出新叶,然后在不经意间长出桑葚,它们起初是生涩的蜷缩一小点的绿。待到桑葚成熟时,它们紫红色的果会泛起亮亮的光泽。

我喜欢带着孩子们来到桑树底下采果。我们踮起脚尖把它的枝条扳到我们面前,我们想尽可能地多采一些。我们也不怕脏,就那样边摘边吃,直到一张嘴巴显出乌嘟嘟的颜色,还笑个不停。

如果没有人采集或是采不完,桑树会和所有植物一样,将自己的果实自行还给大地。

在春天蓬勃的原野上,远远近近的鸟发出的声音各不相同。它们或婉转,或悠扬,或急促,或清冽……它们在我看得见看不见的地方,用不同的声音围绕着我,听到它们的声音,我感到很幸福。

很多时候,我喜欢悄悄靠近一只鸟,想拍下它在我前方蹦跳、飞翔的样子。它们往往在我走近的那一刻,凌空而起,飞到电线上,将我踩在脚下,带着不屑的神情。有时,它们也会扑啦啦飞到天上,在天空变成一个黑点,最后无影无踪。

小时候,我喜欢跟着小鸟和飞机跑呀跑。我跑什么呢?我眼巴巴地看着它们掠过,不过是想寄一颗天真的、活泼的、好高骛远的心。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