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朝圣之路

父母的坟,显然二哥今年没有认真添土,靠近东南角的地方,有点塌陷。去年中元节的时候,我就看到了,当时还跟哥哥说,清明添坟的时候,不要忘了,把这里多添一点土,给添起来。昨天去上坟,发现没有。

司机随笔的图片

我今年去的有点晚,往年我都是至少提前十天去。这些天来,琐事加上工作,耽搁了,深以为对不起他们。前天晚上,女儿说有雨呢,我说,风雨无阻!

这一年诸多不如意,这话说了很多遍,都说的自己没感觉了,暂时这壶不开,先放下。雨后的坟地非常潮湿,好在坟处半山腰,没有山下那么多的泥泞。我很自责,一直说给父母的坟认真修一个墓,找人选一块好石头,自己撰文,找人凿刻上去。15年的清明前夕,都已经开始找人选石头了,后来因为琐事重重,再加上当时时间太紧,哥哥劝我,来不及了,来年吧,没想到,到了来年,就又没成,一直到现在都没成。

那时打算造一个小亭子,四周的檐角挑起来,坟的外面全部用方砖混凝土砌起,前面选一块大约八十厘米见方的板石做桌面做一个桌子,再放四个石头凳子,留我们清明寒节祭祀他们的时候,坐一下,平时我们不在,他们也可以偶尔出来坐坐,招呼邻居打打牌,都是可以的。这个愿望在我的有生之年,一定会让它变成现实!

曾经很悲观的想过一个问题,我还活着干什么?有一段时间,我每天都在拷问着自己,也许当时想的更多的是责任两个字。似乎觉得责任没有了,什么也都随之消失了,父母已不在,儿女已成家,在这个世界上,找不到自己还被谁需要着,也就没有了存在感,那么再赖在这里,就是这个没有自知之明。要说实现人生的价值,对我来说,侮辱了这个词,空有皮囊,一无所有,何谈实现价值?那段日子,想到能去照顾九泉下的亲人,会感觉热血沸腾,浑身都充满了力量,就像看到了曙光一样,还会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愉悦,现在想来,多么可怕!

料到上山的路况一定不会太好,从街上给老人买上坟烧的纸钱时,顺便跟老板要了几个黑色塑料袋。到了之后果然泥泞不堪,认真把黑色塑料袋两个一起系在了鞋上,再抬头看着山上我家的两座坟,直线距离不算很远,但所有的田埂地头都被开垦起来种了麦子,除了南门外的一条早些年就有的路,再也没有一条路可以走。太远了,而且想要到那条大路,要绕很久,立即决定,就从麦地开一条路。刚雨后,麦苗上的水珠在阴郁的天空下面藏头露尾,随处可见,顾不得想太多,用一块塑料布挡在腿前,就这样步履维艰地开始了我的朝圣之路。

坟地越来越近,鞋上的塑料袋早不知道掉在了哪里,小麦刚刚冒出来麦穗,大部分的麦穗还在麦苗的最上面一片叶子的颌下羞涩地没有完全舒展开,我穿过的声音夹杂在雨后荒山的空旷里,像极了小时候放学回家路上,听着布谷鸟的叫声,就能立刻想到家里其时不会有人在,心里那种落寞的感觉。于是在心底里想,今天我的父母亲到底在不在家呢?应该在家的,想起今天阴历二月一,附近的小集都不逢,该是一定在家的。

父母的家毕竟是永远向我敞开着大门的吧,我来到坟前,发现有上过坟了的痕迹。今年我是来晚了,数我最晚,坟上已经插了满满的花。和往年一样,先是围着坟头转上两圈,暗暗地对着某一个位置,认真盯上一回,总觉得自己应该会看到里面有某样的装饰,或者我的双亲正在家里准备着午饭,父亲正在往灶堂里续着柴火,母亲呢,也在锅边围着锅台贴着一圈雪白的死面馍馍。这些其时都是我自己在想,我都知道。

以前怕坟地,觉得那里住的都是鬼。自从我的亲人也躺在那里,我才明白,原来小时候怕的鬼,是别人日思夜想也再也见不到的人。

我的父母亲呀,您那里一定很好,没有痛苦,没有欺骗,没有谎言,没有伤心,没有难过,没有背叛!保佑我吧,让我在这世间擦亮眼睛,远离一切伤害,找到属于自己的温暖!

来源:山野的风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