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龙井村 | 物华天宝

此番入杭,误入龙井村,有缘从山顶俯瞰这物华天宝之所在。

如何“误入”?说来话长,简言之,就是原定徒步7.5公里从梅岭民宿经三天竺至灵隐,走伐走伐到三分之一路程时,对身边呼啸来往的车辆忍无可忍,转进一个唤作“小牙坞”的地方,欲取道坞里前往灵隐,然后,就奇异地,演变成了拾级登山。

台阶蜿蜒伸展,一阶还望一阶高,看似无有尽头,好容易到了某个高点,抬眼望,豁然开朗!

司机随笔的图片

一望无际的茶树梯田,如层层碧浪,推波助澜缓缓下落,眼看着就要落进远处隐约可见的西湖里了,却在当中一个蓦然回首,将那跃动的浮沫和浪花儿,幻化成了一溜儿青瓦白墙的小村落,那便是龙井村了!

 

目睹此景,心动不已,随即忘了那去三天竺和灵隐的初心,满心欢喜转道村里。

拾级而下,步履轻盈不少。一径杂花生树、草长鸟飞、行人交会,话语琐琐。

 

看见:春天的颜色。天是湛蓝、水是澄澈、阳光是浅浅金、叶是浅绿新绿浓绿、山花烂漫到天涯。

看见:茶山梯田,美如画卷。一朵朵茶芽,山顶烟岚润,谷底灵泉滋,经采摘、晾晒、揉捻、炒制,方得杯中一脉香。

 

尝到:明前龙井。一芽芽,在杯中盛开,啜一口,滋润心田,江南的山水,便化作这杯中的日月,多少因缘和合,才有当时当下的相遇。

 

看见:采茶工头戴斗笠、身穿围兜、腰挎茶篓、脚穿高筒雨鞋,或拾级而上去茶山,或坐在小径一侧歇力。

她们,大多是四五十岁的村妇,手,无疑是粗糙的,脸,当然是经了风霜的。她们,大多从杭州之外浙江以内的小村而来,受雇采茶,朝出暮归,朝出时,露珠重重,暮归时,山风冷冷,辛苦采摘一整天,赚取200大洋。这一天劳作的收入,也许不够身旁游人两杯茶的茶资,或是一餐饭的花销。“遍身罗绮者,不是养蚕人”,这里也相仿,遍店饮茶者,不是采茶人。

 

看见这些,感慨万千,却无法适当表达。只觉人生境遇不同,命运起落参差,当知一切都在流转,所有事物都值得感恩。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