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有花落,有花开。一个阳光、明媚、活力的四月,我已经在期待了。

真的是难以令人察觉到的、有些惊喜的事情。走向教室的路上。雨田兴奋地说出了她的随笔主题,“我本来想在三月一号就写了,结果就拖啊拖,三月底了。”是有关这个开满繁花的三月的。雨田说出来我还不解:现在要总结三月了吗?后知后觉,意识到什么,恍然大悟,今天是三十一号啊,三月已经快过完了啊,这种感觉真是奇妙,仿佛一切都还是昨天。
“花瓣似的山峰在饮着日光,这山岂不像一朵花吗?”—一泰戈尔
觉得三月,我写的最多的是景。春天的花,春天的云海,春天的落日,初春的景都是带着万物伊始的生机的。整个三月,我对周围的事物,那些树、花花草草、白昼黑夜、初阳落日,投去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好奇与注意。它们有魔力,让我深陷其中,这些力量是春天赋予的吧。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1张
四月,注定不简单。可能四月的第一天就会迎来一张三月残留的成绩单,这是在所难免的。大致一想,清明诗会、四月十日的运动会,之后的远足、足球课,还有信息技术一模,早期中考试一步的体育考试,都挤在了弱小可怜的四月。四月的花开得不如三月那样盛,但也是众多花儿斗艳的舞台。四月也是叶们的主场,它们都趁着这个明媚的月份拼命向上,尽情舒枝展叶了。
见过四月的“雪”吗?柳絮因风起,杨絮差可拟,暖阳下的风拂过杨与柳,为四月带来一场毛茸茸的“雪”。学校东边操场立着一排白杨,树上都挂着一串串的发白的、吐着絮的穗儿,校内和学校西边挨着的一街垂柳,应该也是同样的光景。阳光下风一吹,柳絮杨絮便纷纷扬扬洒过来了,戴着口罩倒不担心什么,反而觉得这样的“雪”在校园里飘着是美的,多么有活力啊!四月嘛,应该是属于杨和柳的月份。
考试发现了三月类似于“左”的错误状态,四月也就成了自己改过自新的重要月份。
April,有花落,有花开。一个阳光、明媚、活力的四月,我已经在期待了。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2张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