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山河不足重,重在遇知音

很久很久没有如此真情实感地追一部剧,一向自诩铁石心肠硬汉怂的我,昨天一个人在酒店痛哭流涕,不能自已。
太悲伤了。虽然已然被微博剧透,可是真的亲眼看到大结局的时候,冲击力比我预想的要大,哭到最后,我竟然分不清我到底是在哭剧中人,还是在哭剧外人,只知道从心底翻起的难过,怎么都平息不了。
也许是很丢人吧,这么大的人了,看个电视剧还看哭了,明明是假的。江湖是假的,故事是假的,人物是假的,感情也是假的,看上去什么都是假的,编剧一支笔罢了,可偏偏就是这最假的东西,让我觉得这些人事感情都是真的。硬着头皮入的坑,最后哭唧唧的从坑里爬不出来,本钢铁直女已经被打脸,最后索性干脆脸都不要了。
其实小时候喜欢童话故事,是因为我们知道童话的结局一定是王子和公主会幸福地生活在一起,长大了不喜欢童话,大概率也是明白了生活不是童话。童话不一定是骗人的,但是生活肯定是冷血无情的。我们成年人一般不看童话了,我们看电视剧,其实想想,电视剧其实就是成年人的童话,只不过,好的成人童话多少是有点黑暗的,杀人放火,奸淫掳掠,无所不有。曾经一度流行过的偶像剧,其实是幼年童话漫延到成人世界的影子。我觉得人类的觉醒总是一阵一阵的,有一阵人类沉迷于幼年童话的梦幻,下一阵人类又仿佛回到了现实生活,更有在现实中无法实现本该存在的事物时,我们寄托于未来或虚幻。
我觉得《山河令》其实是第三种。我一个同事问我为什么近些年总是流行两个男人“谈恋爱”的电视剧,我说可能是因为观众爱看。与其说爱看,不如说是因为平时看不到,而那些说不爱看的,我个人感觉,可能是因为不相信,或者从未想过,反正本直女之前不怎么相信,也从未想过。(别杠,杠就是你对)
这电视剧前两集真的有点劝退,直到温客行的那句“烈女怕缠郎”出来,我才觉得有点意思。本来我抱着看大型古装轻喜剧心态看的,我觉得温客行这个死不要脸的男的怎么这么好笑啊,长了一张小受的脸却行疯批攻之事,看着冷漠凶狠,实际上幼稚又可爱。后来又看了几集,感觉又有点武侠悬疑剧的意思了(虽然到最后我才知道只有王老师拿的是武侠剧的剧本)。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觉得老温的死不要脸变成了只为一人真的坦诚,我看到周子舒这个傲娇受也不再总是对着温客行翻白眼。平日里的各种插科打诨,打情骂俏,最后在两个人对着对方痛哭流涕的时候变成了对彼此坚定的选择。也许是那一刻,我真的信了,这个世界上还有这样好的朋友、好的知己、好的亲密爱人。
没看过别的耽改剧,不知道被魔改成什么样子,但是这个剧总是暗戳戳给观众发糖,让我觉得挺牛逼。从各种暧昧不清的小动作,到说一半藏一半的古诗词,到后期配音障眼法,无一不让我看到老温和阿絮那即将溢出屏幕的绝美爱情是真的。喜欢是放肆,爱是克制。我每次看到导演遮遮掩掩的小心机,我就觉得我在看抖音里面经常看到的伪3D,你的脑子知道不是,但眼睛逼你相信,最后脑子说,你说是就是吧。
真的是有这样的感觉。我在现实生活中从未见过两个男人谈恋爱是什么样,甚至连两个男人是如何维持真正的友谊都不知道。但是老温和阿絮,让我相信,爱情不分性别,却也可以兼容,是亲人,是朋友,是知己,是世界上的另一个自己。其实心里种种滋味难以言说,写出文字来也是矫情,但我心疼老温和阿絮是真的。老温能有什么坏心思呢?他只不过希望报仇,遇见阿絮以后,也只希望自己可以和自己所爱的人共度余生而已。
这样的“痴心妄想”,谁人不曾有过?
如果老温和阿絮最后也一如幼年童话那样,我当然十分欣慰,至少心里还有梦幻可以三不五时拿出来回味回味。可是如果连现实世界都难以企及的童话都如此残忍,那还让我这样的人,如何自处?所爱之人,并非只有性伴侣而已啊。
高山流水,伯牙子期,世间难遇。
芸芸众生,大多都是庸庸碌碌而来,匆匆忙忙而去,谁有时间,谁有那个心情去寻一个所谓的知己?
今天在秭归参加活动,正好听别的老师上《湖心亭看雪》。张岱云:独往湖心亭看雪。老师问道,为什么明明船上不只张岱一个人,他却说独往。这个问题,我也曾问过我的学生。其实大家都很明白,因为其他人和张岱仅仅同行,并非同道,在张岱心中,哪怕全世界都在,他也是踽踽独行。老师接着跟学生们分享张岱的生平经历,告诉学生,张岱拥有独立的人格和有趣的灵魂。
我在想,就算学生能明白张岱,可他们能明白自己吗?明亡以后的张岱,让我一度想起老温,差点又忍不住落下泪来。张岱有张岱的执着,老温有老温的坚持。如果说,老温算是童话里的张岱,那么现实里的阿絮在哪里?
自幼父母双亡,被迫进入鬼谷,经历种种磨难,终为鬼主。可是成为人人畏惧的鬼主又怎么样呢?背叛和欺骗依然如影随形,直到他在越州遇到了一个躺在地上晒太阳的“乞丐”。全剧有三个镜头,我只要一想起来,就觉得难过。一个是老温喝醉酒后抱着阿絮的腰,对他说,我好高兴啊。他高兴的是有幸在毁灭这个世界和自己前遇到了阿絮。第二个镜头是他被阿絮抱在怀里默默流泪。他为他一生的苦难而哭,也为他一生的遗憾而哭。最后一个镜头,就是临死之前,对阿絮说了一句无声的“爱你”。虽然最后的彩蛋里他没有死,可是我从最后那句“爱你”和他眼里的眼泪,看到了他生命的终点。阿絮在拔了钉子生命即将走向尽头时哭着望着醉酒的老温说,我会陪着你。我大哭不已。我想说,老温,你看,你再也不是一无所有了。你的所有真心,换来了一颗同样无暇的真心。我为你高兴啊。
所幸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那些一起晒太阳的日子,一起喝酒吹大牛的日子,一起抵御外敌的日子,哪怕是闹别扭吵着要分手的日子,都是你短暂人生中最最珍贵的时光。苦难如你们,幸好遇见并坚定地选择了对方。
对于一个早就心如死灰的人来说,老温的一句“既见君子,云胡不喜”就很好哭了。
是啊,既见君子,云胡不喜?可是喜又如何?不喜又如何?我不是老温,这世间也没有我的阿絮。我除了一无是处地哭,还能怎样。我只希望我的老温和他的阿絮永远永远在一起。
最近一直在疯狂单曲循环《天问》和《天涯客》,听曲也听词。每当龚俊唱到“相见恨未晚幸未晚,再不辜负四季花,将古道西风瘦马,换小桥流水人家”,我的眼前就浮现了环腰抱住阿絮的老温。真好,阿絮也说“你一肩担不尽万古愁,不如分我几两,陪君醉,三万场,从此不言离殇”。
谢谢作者,谢谢导演,谢谢演员和所有的工作人员,带给我一个这样美好的童话,即使冷若冰霜之时,也有童话可供温暖。谢谢老温和阿絮,谢谢龚俊和张哲瀚,谢谢。爱你们。

司机随笔山河令的图片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