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风在吹

风在吹

后院,鱼腥草顶开碎石
风把鱼腥草吹红了,又吹绿了
时候到了
母亲在菜地种豇豆、茄子、黄瓜
父亲刨地,拈草
忽远忽近的鸟鸣太明亮了
昨晚,奶奶托梦
说她坟头上的南瓜发芽了
今日月初,可记取的片段不多
——而春在归
新的一月,太阳照着母亲的小菜园
你看,风在吹
明亮的事物,是新绿之下
——一切会重新开始

by:莲叶

司机随笔的图片

春天真是盛大。
不过三两日,窗外的白杨的绿已成葳蕤之势。水杉枝条昨日还稍显单薄的绿今日去看,却是浓了许多。更不消说油菜、麦子、韭菜的绿了。
绿树之上,几只雀子叫得响亮。抬眼细看,两只灰雀纠缠在一起互掐,它们飞腾着,交织着忽高忽低。旁边的一些,叽叽喳喳叫着。
那叫声是含着绿色的。

又落雨了。
噼里啪啦的雨打在遮雨棚上,颇有些张狂。这可不像春日的雨。印象里,春雨是温柔的,细腻的,若有若无的……
站在门前看雨,只觉雨从屋檐下落下,银线一般。菜地里,所有的植物静默。
其实,我是知道的,春天从来就不是一个安静的季节。
此刻,万物生长,万物不会辜负春天,不会辜负自己。我是可以听见它们内心隐秘的泉涌的。
你听见了吗?

爸爸坐在遮雨棚下择昨日挖的新蒜。
我看他不紧不慢地样子,觉得他真是安静的。
很多时候,我是想叫他一声,想对他说,我可以与他一起,但我知道,他不会应我,也不会理我。
有什么关系呢?他就是这样的人。好不好,他都是我的爸爸。

佛经上说:不着相的喜悦,是大喜悦。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