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许多人,总写诗,是因为,不如诗。

司机随笔的图片

倘若是几年前的今天一早,会有很多人在朋友圈一年一度地怀念海子。而如今,连这种怀念也几乎要消亡了,人们或许已经将要忘却他了,在这个浮躁的世界。至于那个1989年,过去已经32年,海子之于这个诗歌渐渐沉默的时代出生的孩子,自然也是陌生的。

但是,诗不会。

去年至今的疫情,让这个春暖花开的时令里的我们,没法面朝大海。

许多人,总写诗,

是因为,不如诗。

海子是3月26日去世的,山海关的铁轨是他最后栖下的床,他带着一包桔子,一段旧情,一些不理解和固执,去了另外的世界;

他的好友骆一禾说,我一定会将海子200万字的书稿整理出版;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骆一禾在5月下旬也离开了这个世界,在那一年的北京。

短短的2个月,最要好的三个诗人朋友,只剩下了西川,斜阳,往事和旧稿。

在我们每个人年轻的时光里,都有着那么多的倔强与固执,谁不曾在血气方刚的日子里,与这个世界势不两立。

后来,我们开始改变,开始尝试与这个世界交谈,试着忍下苦痛,咀嚼不甘,在世故里拙笨地逢迎,努力回避却终又变成曾经看不上的自己。

他说他要给亲人朋友写信,在快活的鲜活的生命里,他说他要关心粮食蔬菜,喂马劈柴,周游世界。然而说说总是而已,而已过后是摊在面前不可原谅的自己。

我们终是凡人,风尘仆仆地在这平凡透顶的世界里,努力做不平凡的自己。

当有一天我们老去,回望一生,我觉得如果能看到两种姿态,挺好: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