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怀念四哥

早上起来看见有个未接来电,是二哥打来的,六点多钟。
这么早!我赶紧回了过去。哥说,你还在临汾吧,我忘了。然后又缓缓道,四哥昨天出事不在了。
什么?!我有些站立不稳:那就是四哥?可怜的!
心里一下子翻江倒海。
昨天看见微信群里有发的车祸现场,一个人半卧在马路上,边上是摩托车,还有一辆车,都被撞得不成样子。
有人说那人是婆美村的,让寻找家人。
我一个村的?也不知道认不认识。
大家都叹息,西活哩!
今天一早,就传来噩耗,竟然是四哥!
飞来横祸,击得人胸口闷痛。
四哥是我大伯最小的儿子,排行老四,我们都叫他四哥。最后一次是什么时候见的四哥,已经不大清了。四哥开了个文具店,一般是嫂子照看,四哥在外再揽些活做。有时候在街上看见他,骑摩托或者自行车,都是风风火火,匆匆忙忙,背影努力而坚定。
我在他店里买过几次本子笔,给学生当奖品。四哥正好都在店里,一样样拿出让我看,本子哪样大些,哪样厚些,笔哪样好用,他都不厌其烦地告诉我。
四哥很忙,经常出去干活,但每次他都等我走后再走。有时候在店里他腾不开手,就让嫂子给我拿东西,并叮嘱一定要按进价给我。
四哥习惯一边忙碌,一边问问爸妈和我的孩子。更多的,是给我说他的两个儿子,小的我教过,说的就更多了。一提起小儿子四哥就有些眉飞色舞,孩子一个月有一万多块钱的进账,对于农村出身的四哥来说,已经很满足了。
有一年我们回村里,正好四哥和嫂子在院子里挖红薯,把我们叫过去,捡好的装了几蛇皮袋,嫂子还给我们带了些南瓜,说都很好吃。

司机随笔的图片
四哥和嫂子种的红薯和南瓜,看都有个看头。我们说着话,土旮旯边聊家常,太阳暖暖地照着,四哥挥动着镢头,收获着希望。
四哥凭苦力吃饭,一直跟土疙瘩打交道,日子夹着泥土搅着汗水,他像每一个朴实的庄稼汉一样,渴望收成好些,日子宽裕些。活一点点地做,钱一分分地攒,两个儿子都老大不小了,结婚,房子,车,哪样都得用钱。
好久不见四哥了,没想到他竟然以这种惨烈的方式与我们诀别。心疼四哥所受的苦,感念他在世时所有的好。愿仁慈的地母接纳这个可怜的灵魂,愿所有的苦痛不再!
四哥,永远想念你!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