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丁香雨里百结花

今天中午,我接到一个来自远方的信息,问:“何大哥,我这荷花还没发芽,你那叶子长出水面了吗?”我这才想起,去年冬天那场最大的雪中,我曾给她寄过江南莲藕种,这转眼间到暖春了。
还是春节前,我给远方的这位叫“丁香”的女子寄了一铁桶江南的莲藕种。我有十年未见过她了,原本想借送莲藕进城机会去看看她。扒出种藕后收拾准备回城时,天降大雪。她来信关切地叮嘱:“别跑了,快递吧”。相见时难啊,这一改期,又不知要再等多少年了。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1张
去年仲秋后,她那时刚从一位我们彼此都熟悉的朋友常如那获知我的最近消息,便给我的手机发了条添加好友的微信邀请,留言“何大哥,我是丁香”。丁香,我当然熟悉,在那座城里我曾在雨夜里护送她回家,她也曾在寒冬里最大的一场雪中目睹我在深夜里哭泣。她从常如那看到我在江南种的莲花甚是好看,便询问自己在园里栽的莲花总是不开花,空错过了一个又一个花季。

我猜想她种的可能是江北吃的莲藕,只在泥里长藕,不开花的。而江南这种莲藕并非吃的那种,结的藕细、节短、出芽点多,一口水缸里栽上三两节这种莲藕,绿的叶、红的花会灿烂你三个季节,即使到了雪花飘荡的寒冬,一缸残荷仍然不失风骨地静立寒风中,给人别样的感动。我当时答应她以后从江南何园的荷池里扒一些莲藕种送给她,她听了后很高兴。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2张
过了大约有两三个月后,有一天我回到屋内看到手机上有丁香发来的两条微信:“何大哥,你说送我的江南莲藕,还送吗?”那些天,我请了两位山里老农,帮助我修整园里的荷花池,主要是清理出池中石头,做好底层防水,重新填充些泥巴。我天天一身泥巴,也没空看手机。手机里还有她发来的另一条信息,大意是就要过年了,刚从外面忙碌回到自己的厂里,看到那池残荷心里郁闷,现场给我发了那条微信。若是不方便送,就算了。我在城里时曾种过许多年莲花,结果都不理想。到了江南山野间后,得此地灵气,机缘到了才种出我理想中的莲花,送几节莲藕种不是难事情。我便给她回信:“送啊!”

当时,我已把何园内的一池池莲藕,还有一口口水缸里的莲藕种差不多都扒出来了,俗称“倒缸”。就是将荷花缸倒扣在地,清理掉陈年腐朽的藕根,剔除那些杂藕,分捡选择芽头健壮的江南莲藕种芽,给泥土里拌些沤熟的菜籽饼肥,然后将藕种栽入泥巴里,灌满水,静等春暖小荷露出尖尖角。那段时间,城里的许多旧友闻讯纷纷要我送莲藕种,我托人带走许多莲藕种分赠给朋友们,仅留存一口荷花缸莲藕种,准备次年春天再“倒缸”,以备急需,或给一些缸里补种。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