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登歪嘴崖

对歪嘴崖的印象是从有记忆时就有了。
歪嘴崖离我家不算太远,大概十来里地,开开门就能看得见。
高耸陡峭,雄伟奇险。这里不但有很多远古的美丽的传说,而且它还是一个红色的革命摇篮。
因为有这段悠久的历史吸引了很多游客来参观。
但我并没有因为近水楼台先得月,总因为外边的世界很精彩,故常常舍近求远。一直没去过,以致几十年来几次有想走进他的愿望,但終因种种原因这个愿望被搁浅。
在心里一直觉得它很神秘,高高大大的,听说山上边还有神灵。鉴于对它的灵气和向往,以至于后来“歪嘴崖”这个名字便时不时的出现在了我的散文和小说里。
今年春节,天气出奇的晴好,假期也长,我和爱人商定趁假期和这晴好的天气出去走走,趁脚腿还能动,上一回歪嘴崖,了却这一心愿。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1张
时间定在了正月初六。
我把这一决定告诉了杜哥,杜哥说初六是个好日子,六六大顺,宜出行。而且天气晴朗,阳光明媚的,特别适合爬山。就借了杜哥吉言。
爱人特有爱心。一大早,爱人就收拾了两大背包吃食,一包是我们吃的,一包是给歪嘴崖上边的道士吃的。
听说山上有道士居住,爱人就说歪嘴崖太高太远了,上边的道士买东西很困难,全部靠人担肩挑,让上去顺便捎点。
我不由得给爱人竖起了大拇指。受爱人的启发,我拿了几包香烟塞进包里,让给道士也带上,爱人连忙取了出来,说山上肯定不许抽烟,天干物燥的,万一着火咋办,我想也是,女人就是心细。
从家里到山下,步行大概要用一个半小时,要上山去,胡坡是必经之路。胡坡是歪嘴崖脚下的一个土坡,算是浅山,和歪嘴崖同属秦岭山系。
尽管还在正月,可坡上的许多草儿已经冒了出来,嫩嫩的,绿绿的,泛着鹅黄。还有野山桃树和野樱桃树像城里的美少女早就耐不住一个冬天的寂寞,早早的脱去单调的外衣,花枝招展起来。
一朵朵,一簇簇。
漫坡遍野,争先恐后的盛开起来。
沿着崎岖不平的羊肠小道大约走半小时的路程,就进入深山区,和前边的路相比,明显的难走许多,山势也陡峭了许多,树木也密了起来。
沿着当地人开的这条小道,我们在艰难的前行。时儿走在山脊,时儿又到半山腰。

陡峭的地方,好在有好心的山民用石头修成窄窄的台阶可登级而上,要么就是在石皮上凿一道道脚窝,手攀道边小灌木攀援而上。
行至背阴处,倒是有几处冰雪路面确实让人捏着把汗,需要小心谨慎才对,手得牢牢的抓住旁边的书根或树枝,脚下一寸一寸的往前挪才行。行至开阔处,倒不觉得什么,到了山脊处,便是心惊肉跳的,窄窄的如鱼脊梁一般,两边是陡峭的悬崖峭壁。
吓的我们都不敢往下看,一看就觉得头昏眼花。隐约可看山下的公路上有几两汽车在爬,像一个个甲壳虫。
要不是蹲下手攀着路边生长的那些一人高的小灌木做保护,我想这次登山将以这近百米长鱼脊路而失败告終。
道路就这样时而平缓时而陡峭的交错着,时不时的从路边的灌木丛中窜出几只兔子或扑愣愣飞起几只山鸡,弄的人心里一阵紧张。
那山鸡便嘎嘎嘎的飞向对面的山顶,抖落的那几只羽毛便在空中打着转,摇摇晃晃的飘向谷底。
歪嘴崖的主峰时而出现在眼前,时而又随着山势延伸到了几座山的后头,可望而不可即。这样的路大概要走一个半小时。
沿途不光山陡,而且还有很多悬崖峭壁、还有怪石林立。
其中有一块怪石像一把椅子竖立在一块不大的岩石之上,后来才知道当地人把这块貌似石椅的地方叫“神椅”,说是无量老祖神仙闲暇之余曾坐在这把石椅上把酒临风,一览此处的雄奇山川。
快到山顶,便有一处垭口。
两边是高约数丈的两块巨石,中间是仅能容下一人上下的石级小路,陡峭而雄险。过了垭口,视线突然开朗,沿途便有许多形状各异的怪石,有像人形的,似情侣,如兄弟。
有如鸟兽的,像雄鹰,如寿龟。
还有尖嘴石,守门石等耸立在道旁、山梁、峭壁之上,形成一道天然石林风景。
几经周折,转过一峰又一峰,歪嘴崖便出现在了眼前,一阵心喜涌上心头,走过一段石皮小道,穿过一片茂密的松林,便来到了山顶。
山顶很平坦,大概有1000多平米。看不出是自然形成的那个平还是人为修造的那个平。
上面长满了许多干枯的杂草。说实话,山顶的寺庙没有想象的那么大器,面向南是三间小瓦房,墙是用砖头和石块修砌而成,算是正殿。
门是上了锁的,透过不大的窗户可以看到里面的部分陈列和香案以及香案上奉供的少许供品。
在正殿的前方坐西向东是两间如同正殿一般的较矮一点的房子,专供道士起居做饭的地方。
房门依旧上着锁。我喊了几声问“有人没?”,却没有回应。爱人笑着说:“道士放假还没上班呢!”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2张
在靠歪嘴崖顶西边的悬崖边挺立着一棵松树,树不是很粗大,但笔直挺拔,郁郁葱葱。
树根深深的扎入悬崖的石缝里,不怕风吹雨打,顽强的生长着,如同当地的老百姓一样朴实坚强。
站在峰顶,忽然有种山高我为峰的感觉。
环目四望,又仿佛值身于杜甫《望岳》意境之中,真可谓“会当 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爱人也随口也吟出“举头红日近,回首白云低”的诗句来。
向东 南望,脚下山峰连绵,群山环抱,一层接一层,直至天际。西则有千亩荷塘,如棋盘。
荷塘里蓄满了水,像一面镜子,阳光照在上面,熠熠生辉。北眺山下沪陕高速如一条巨龙从半山腰的隧道穿出,蜿蜒向西和灞河并肩而行,如丝带,如巨龙,飘然而去。山下那些村庄像一块块珠宝镶嵌在富饶的大地上,红砖绿瓦,富强而宁静。
真可谓无限风光在限峰!也应验了那句真理:“站的高,看的远。”

回头看着来时路,我不禁感慨道,人生如爬山,每一步都十分艰辛,苦辣酸甜包含其中。
但只要有了目标,有了方向,就有了动力。只要一步一个脚印,一步一个台阶,曙光就在前方,坚持就是胜利,每一天,每一步的前行都是在向幸福和成功迈进!
仰躺在山巅,枕一块石头,和爱人看天上云捲云舒,观花开,听鸟鸣,享受春风拂面,也不乏人间乐趣!
本以为下山容易上山难,没想到两个多小时的上山路却用了三个多小时下得山来。腿肚子抽筋,像灌了铅似的,一步一步的朝下挪,路陡处还得蹲下来往下溜,我深深的体会到下坡路也不是好走的。路越难走,越觉得路长。走着走着,一阵豪迈的秦腔便悠然入耳:
朝朝戴露五更来
我闲暇无事游郊外
闲了花园把宴排
我一家大大小小妻子儿郎
举家团圆欢欢乐乐多安泰
一家人岂不快乐哉
到今日牧羊北海外
我冷冷清清清清冷冷痛悲哀
身上无衣又无盖
腹中无食饿难挨
我有心将身投北海
诚恐落个无用才
我一阵惊喜
唱腔时而欢快,时而忧伤,时而高亢,时而低沉,抑扬顿挫,有板有眼,韵味悠长。
循声望去,见一老者挥舞着鞭子赶着他的一群羊儿悠闲的唱着秦腔,我和爱人走过去,和老人攀谈起来,顺便歇脚。

爱人掏出给道士带的吃的,送给了老人。
老人很健谈,快八十的人了,说起话来声音响亮,底气十足,而且腿不疼,腰不困。我真不敢相信这戏是一个近八十岁老人唱的。
“您唱的《苏武牧羊》?”
“你听得出来?”老人有点诧异,眼里露出些许兴奋
“陕西人多少都能听出来点!”老人向我竖起大拇指:“现在这娃们子,知道秦腔的越来越少了!”
老人说他住在山下这个村子,村子叫穆家堰,他从记事起这个村子都有唱戏的习惯。村子还有一个大戏楼。他从小就会唱戏,无师自通。
村子里上至八十多岁下至三岁娃娃都能随便来一段。再加上他从小上山放羊,吆喝羊,赶羊,挖草药练就的腿功和嗓子功夫。
每回收坡,他只要一喊,满山遍野都是他的声音在回荡,那跑的有远没近的羊儿便呼拉拉就向他集合,有时一天从歪嘴崖打三个来回也不觉得腿疼。
问起歪嘴崖的传说,老人如数家珍,尾尾道来。老人说:说起歪嘴崖,就有有好几个名字呢,他掰着手指头算着,话匣子一下子就打开了。
他说,歪嘴崖又叫三风山,三峰山,海拔1600多米,相传在很早以前,由于这里气候适宜,风景秀美,故吸引很多凤凰在此栖息,故叫凤儿山,亦或三凤山。
三凤山巍峨挺拔,拔地而出,壁立千仞,直刺云天。
山身的正面是由青白色巨石构成,刀削斧砍般笔直,望之险峻。松柏参天,杂木葱生,峰顶的那座庙叫无量祖师庙。
原建于明朝嘉靖年间,传说无量祖师身高体重,一般山石难以承受他身体的重量,建庙的设计师经过勘察认为此山石质坚硬,北峰(歪嘴崖)又由一整巨石形成,于是决定在北峰建庙。
庙建成后,又请巧匠雕塑了无量神像,接受四方供奉,没想到无量圣体过重,竟将山峰压歪了,所以远望此峰,就像一个歪嘴形状,所以,有人就把此山称之为歪嘴崖了。
歪嘴崖庙宇建成后, 香火旺盛,信徒众多,然而到清末民初,这座建造坚固而富民族特色的庙宇却被当时的军阀焚毁了。
到民国七年(1918年),以穆家堰为主的四邻八乡老百姓积极筹款捐物,又将此庙重新修建而成,后来听说有一名自称林钟鸣的人看破红尘,在此出家,这个林钟鸣还是四川籍的一个军官呢。
再到后来,文化大革命开始,全国上下破四旧,立四新,歪嘴崖上的无量神庙也难逃一劫,又被拆掉。
不过拆下来的木料砖瓦都办了正事,建了村上的学校。也算是对无量神的一个交代。
再隔了些年,又有人提出来重修神庙,于是人们又组织修建,现在所用材料都是就地取材,木头是从山上砍的,墙体是用山上的石头和极少数从山下运送的砖头砌成,看起来低矮简陋,没有过去的那种恢宏气势。
老人说:“只可惜了过去那些古建筑了’”。
爱人打开一瓶饮料递给了老人,老人还有点不好意思,老人把手在衣服上擦了擦,接了过去。
说道:“歪嘴崖不但在过去有一段精典的传说,在现在为中国的革命事业也立下了不朽的功劳。”
老者越说越来劲,说歪着崖是一个红色革命根据地那是一点儿也不过外,李先念和汪锋还在歪嘴崖搞过革命,战斗过。
据说在1946年的5月,中共陕西工委书记汪峰接受中央派遣,潜伏在蓝田老家准备接应从中原突围出来的李先念,在李先念还没有到达之前,汪峰在歪嘴涯这地方组织了游击队,并让当地的党组织在周围群众中挑选出热爱共产党,愿意革命的热血青年参加地下斗争,打击地方黑恶势力,积极为汪峰接应中原突围的李先念部队扫清障碍,为革命的成功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不知不觉,到了午时。
山下公鸡叫起来了,传来咯咯咯的打鸣声,想必老者的羊儿也吃饱了。
有女人的声音从山下传来,老人应着。老人说这是儿媳妇儿在喊他回去吃饭呢。
老人对着对面的山梁长喊一声,羊儿便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挤在我们周围,用身体在我们的腿上摩擦着,咩咩的叫着。
那几只雪白雪白的小羊羔一蹦一跳的,头碰着头,咚咚的响,老者说这几只是腊月他的那几只老羊下的崽,长的确实健壮。
说着用手在那几只羊羔头上摸了摸,像抚摸自己的孩子一样。山下的村庄飘起了袅袅炊烟,空气中还有浓浓的肉香。
年还没有过完!

我顺手折了根柳枝,和爱人一起帮牧羊老人吆着他的那群羊走向山下,老人继续讲着关于歪嘴崖的传说。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