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我们捂着肚子大笑,眼角含泪

小美和我是高中同学,她是我上铺。

她又白又美,慢吞吞的,就像画轴里面走出来的美人,高中时候就有很多男孩子喜欢她。

我们就跟个花木兰和林黛玉一样,无论怎么走,都得成为平行线,永远不会相交。

但是很奇怪,那时候,我们经常在一起。就连买碗面,都得把自己碗里的肉夹给对方。

晚上熄灯之后,她会隔着床板,和我讲她的恋爱经历。我在下铺“哦,哦,哦……”的叹息中睡着。
图片
后来,我们都在陕西读书,我在西安,她在咸阳,有时候还会聚在一起。

我在山东创业,她也来山东看我,我们一起去微山湖划船,看荷花。

她结婚,有了孩子。我也结婚,也有了孩子。

她离婚,带着孩子一起生活;我的孩子和老公,也全没了。

 

在台州生活了那么久,我们也没有见过面。我打电话说:“小美,啥时候有空,我们见一面。”

电话那端说:“九毛,你啥时候有空,我们见一面。”

挂了电话,见面遥遥无期。虽然,我们都在台州,相隔不超过十公里。

我们是十八岁的时候,分享初恋的好姐妹。

我们是参加彼此婚礼,分享人生最重要时刻的好姐妹。

相隔千里之外,我们还能在山东见面。

但是,相距十公里,却一年也没有见过一次。
图片
旧友相逢,一遍遍谈起以前的事。过往太沉重,就像巨石。

“你还记得吗?我们四个在括苍山搭帐篷,早上的云,跟个火烧着一样,绝了!”

“你还记得吗?我们四个人,在我家做饭,陈子国烧的鱼,现在想起来还很好吃。”

“你还记得吗?你到山东,我们三个人一起吃烤羊肉,那一溜儿全是卖羊肉的,空气里都是烤羊肉味儿。”

…… ……

我们肯定要笑,捂着肚子,眼角含着泪。

 

终于有一天,我们见面了。

我看到小美:“哇,小美,你去大学里面,肯定都当你是大学生,你怎么一点都不变!”

“九毛,你也是呀!和以前一模一样!”
图片
我们一起去菜市场买了菜,一起在家里做饭吃。

橘色的灯光,暖暖的,我们都默契地谈谈现在。

小美说:“现在有了自己的房子,虽然小一点,但是起码有个落脚的地方。还有自己的车,想去哪里,随时抬腿就走。”

我说:“就是嘛,一切都慢慢好起来了。”

小美说:“孩子也有了,以后再也不用受生孩子的罪了。”

我说:“嗯,小洁是个多好的孩子,又聪明又漂亮,多能说道。有遇到对你好的,对孩子好的,你可以再结婚。

遇不到好的,还要拉低你的生活质量的,就不用结婚了。管他呢,你自己高兴就行呗!”
图片
小美点点头:“我也这么想的。之前离婚了,想着出来赚钱,能给小洁好的未来,以后能到市里上学。就把小洁留给我妈妈带。”

“刚开始的时候,小洁很舍不得我的,天天趴在门上等我回来,我也想天天陪孩子。

出去赚钱,见到孩子的时间就少了。现在她也习惯了没有妈妈的日子,很多时候,她也不愿意听我的。

现在所有焦虑的点,都在孩子的教育上面。”

我说:“小美,你看你,你做好自己就行了。做好自己,就是给孩子最好的教育。你每天都开开心心,孩子也能成为一个乐观,有意思的人。”

司机随笔的图片

小美说,在前一段时间,经常焦虑到睡不着,医生给还我开了药。

吃了药之后,头晕乎乎的,开车糊涂到逆向行使,扣了三分,就把药扔了。

我拉着小美的手,那么苦的日子都走过来了,现在什么都有了。我们还担心什么呢,即使再差,还能差到什么地步。

我们一起吃饭、聊聊天,是不是挺开心,反正我很高兴。你再去医院,我可以陪你一起去嘛。

小美笑着点点头。

朋友就像一盏小橘灯,发出暖暖的光,生命里有了一点点光彩。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