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打一针,再缝两针

周四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
上午第二节课下课,首要任务当然是写数学题了,拿出本子撕张纸吧。纸也撕好了,现在看来好像也没什么不对的地方。下一秒,好家伙,李某某同学拿着某某澍同学的小刀要在我的本子上试试“力度”,然后手起刀落,刀落下的时候说了句什么“我要试试这个刀”之类的话,但是太迟了啊,他的刀落下时,我的手偏偏刚放到本子上,然后才听见他说的话。就这样,很使劲的一下子,左手食指肌腱处被刺了个洞,我还没反应过来,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吧,快到感觉不到疼。后劲上来了,伤口往外冒血,李某某同学道歉,我当时真的有打人的冲动(hiahia)。才看清戳的那个伤口有多大,感觉是我自出生到现在最深最惨不忍睹的一个伤口了。
我当时真的是懵了,我被刀扎了?是真的吗?
琪涵和芷妤带着我去医务室(保健室),老师给消了消毒,表情有点难看:“有点深啊,让家长带着去打破伤风吧。在24小时之内打啊。”
下午放学,几个同学和我聊破伤风啊,皮试啊之类的,还玩笑似的说了句“可能得缝针”,把我吓得。可谁知道她说的成真了呢。
到医院急诊挂个号,让人家大夫看了看伤。我以为就一个破伤风就完事了,担心的是那个很疼的皮试,结果大夫语出惊人,直接一道晴天霹雳:“这个得缝两针。”我吓住了,太震惊了。缝针?真的吗?要缝吗?
“你这个不缝不好愈合。”
以前没有遇过什么需要缝伤口的时候,今天是平生第一次,可我对它不怀有一丁点的期待。
趴在“手术架”上,闭着眼,把脸埋进右胳膊的臂弯里,等着医生做准备工作,那些剪刀器械什么的叮叮当当响,我很紧张。屋内安静了很大一会儿,我能清楚地听到我的心跳,很清晰。尝试让自己睡过去,但那种对接下来疼痛感的想象怎么能让我睡着,想点什么分散点注意力吧,但心思由不得自己,只担心到那只伸到外面的左手,可能下一刻就是未知的刺痛。
司机随笔的图片
我看不到,但我能感受到,那是在每次打针输液时都有的感受,就算你闭上眼,脑海中还是会不自觉地浮现所想象的情景,会因为所想象的疼痛而紧张。下一秒不知要面临怎样的疼痛,而脑海中的感受却太真实,所以恐惧。
应该是一块布盖到了我的手上,就像手术那样把伤口露出来。我知道快了。是针线还是麻醉针?不知道,就是疼,一阵尖锐的疼,感觉把皮肤挑破似的,一针针扎进去。这个过程我在忍,不过有些晕晕乎乎,应该是趴太久了。疼了多长时间我不知道,反正手指那已经麻了,感觉不到任何疼痛了,什么时候打的麻药?现在医生所操作的一切我看不到也感觉不到,应该是在缝针吧,好像有线在拉扯我的手指。
这一切感觉奇妙极了,待医生把布拿走,我起身来看,伤口处有个黑疙瘩,是线头,我忍不住想象缝的过程了。手指被包的鼓鼓囊囊,不能沾水,三天换一次线,九天拆线,真不错。
打破伤风战战兢兢问用不用皮试,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回答,大松一口气。但之后我还是被惊到了。
这点伤(是我有史以来最狠的一次)按理说不算很严重,但我搭了四百多人民币进去啊(哭笑不得)!缝针挺意外的,感受了一下,以后坚决不会尝试第二次了。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