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我的“笑”

是极少忆起那些事的,谈起全是零散也幼稚的玩笑话罢了。但那会儿孩子们聚在一起聊些天南地北的事儿,回忆也蛮好的。

大概是第一次远行罢。初搬到新城市,我竟没一点不适,东西吃得惯,人也相处得来。倒老是郁郁寡欢,少了点兴味。

司机随笔的图片

那个地方抓住了我的夏天,未还与我。

小时与父母定居外乡,从小启蒙,学习,它陪了我不少年头。夏天吧,孩童们放假在家,虽是受不住火辣的太阳,但还是要围坐于池塘边的小凉亭内,聊些不大成熟的事情。空气是极滚烫的,火灼地烧着皮肤。但那样的一段时光,回想起,也不是燥热难耐,反而觉着是聊着天南地北的痛快。

傍晚饭后,大人们上街解暑,几个孩子聚在院子里边玩耍。那会儿我们用在游戏里边的花样,远比如今放在数学题里的心思来得绚烂。

夏风甜腻温柔,老太太和老阿公们搬张小板凳,坐在屋门口。说乘凉呢,这风热乎得很;赏景呢,月儿都一个样。我偶尔会不解阿婆们排遣个什么劲儿,她们的脸庞在几点灯光的掩映下,显出几分温柔。她们喜欢眯着眼睛看着孩子玩耍,露出慈祥而又满足的笑容。

我们这帮孩子只管玩着自己的游戏,也不曾注意到老人们享受的美好。我们只是趁着夜色的闲隙,开始自己的“大戏”。总是要捉迷藏的,在透纱着熏黑色的夜晚,偶有几户人家会打开灯,也是幼时昏黄的小灯泡,如今亮得刺目的白炽灯,我是少见的。寻找的人张望得厉害,总瞧见些“蛛丝马迹”,羡慕的我总气急败坏地说着“要藏到云层里去,谁也找不着”。大榕树被夜色透得深沉,色调暗淡,叶间也颂着蓝幽幽的调子,发出“簇簇”的声响。

疯玩后我浑身都淌着黏腻的汗液,夜间那点风,远不能给我带来什么慰藉。那份燥暑,也只得在入睡后才彻底分解到清凉里去。

其实现在的夏日是凉快很多的,整日待在空调房里,汗液少流。但总没我脑海中遗留下的,小时在外的夏日来得放松和惬意。母亲揶揄我说,大概是思家了。我大不解,那城市给我的温馨,却也营造了家的感觉吗?

上个夏日我也忙于学习,竟未能与当年的伙伴们再联系。现在我是极少笑得开的。在冷气盈透的空调房内,也未有半点夏日的倦懒袭入。

这地儿偷去了我的夏天,将我对夏日的那份惊喜也拿去。这一路上走来,我的那些花儿开了又谢,谢了又开,我自顾自地走下去,未曾抬头观赏。儿时的风景是我的梦,那会儿的夏日便是梦的载体。

走慢点罢,我也想感受下曾经的夏日,也想去讨回我无忧虑的大笑罢。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