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听,那动人的声音

嗡――咕噜咕噜。忽然传来一声清脆的开关断开的声音,随即拖鞋踩在地板上,传来轻微震动。母亲动人的声音传来:你要不要喝水?

冬夜,声声犬吠渡来点点微凉,月光倾泻,洒落皎洁如水的宁静,悄悄照着几户灯未熄灭的人家。

司机随笔的图片

北风肆无忌惮地吹刮着窗棱。年久而不能闭紧的窗子无力阻挡。我不禁裹紧了衣服,可泛凉的空气仍钻进衣服缝子,挡也挡不住。看着桌子上空空如也的水杯,实在没有勇气到冰冷的厨房里去接水,我摇摇头,继续做题。

然而,一双手托着水壶拿起水杯,原来是母亲。她披着一件我的大衣,显得有些臃肿。我听见水哗哗地流动和她不时的哈欠,这声音算不上动听,但忽然间鼻头有些酸。

饮用水欢快地撞击着铁壁,叮叮咚咚,哗哗啦啦。没过多久,那清丽的音调逐渐高昂尖锐,拧紧水龙头,费力地托起水壶,重力作用下,凹槽与底座扣合的声音,让人心生愉悦,沉寂的水活跃起来,试探地呼出一口气,然后拉着长长的尾音,直至忘情地跳着水之交谊舞,却在高潮时电被切断,水不知所措,只得窃窃私语后重归沉寂。

母亲扎着乱乱的马尾,额前碎发凌乱,半遮住她深深的眼眶,她拱起身子把壶嘴靠着杯口,专注地看着水缓缓顺杯壁流入杯中。水挤着水,雾推着雾,白气悠悠飘起,在她发丝间嬉戏,她轻轻地把发丝理到耳后,露出一双困倦的眼。

我放下笔,只是看着雾气缭绕,在空中勾勒出温柔的形状。

“喝水吗?”然而她已经把水递了过来,“多喝热水好。”我重重地点头,把头埋在白气里,热乎乎地熏着脸,暖暖的。“快喝快喝,一会再给你倒啊。”“嗯。”我笑着喝下一口水,顿时身子暖洋洋的,尤其是心里,像住了个小太阳。母亲淡淡的关心,像动人春风撩动心湖,回忆里这样的对话,重复再多遍,也觉得动人温暖。

不管冬天夏天,母亲总得为我烧上一壶水。我喜欢听那动人的水的奏鸣,更喜欢母亲那句“喝水吗?”分外动人,暖到心窝。

听,半径三米之内,总能听到最动人的声音……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