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鞭炮声中的年味

在家乡,大抵腊月廿四起,空气里便开始萦绕着勾人思绪的鞭炮味。
三十那天最甚,也最为热切,浓重的白烟搂着每个见到的亲人。似起了雾,白烟低低地依贴着大地,穿梭于小巷之间。
因是过年这般大日子,不乏有人凌晨起来摆桌、抬长条凳、摆盘的,准备在家请天地爷拜佛,或准备去寺庙。不知是哪户人家天还未见亮,便先放起鞭炮。在那巨响中,越来越多的人活跃在屋里屋前。纷纷点起鞭炮,祝贺着这新的一年。似从独唱到了合唱,那噼里啪啦声越发响个没完没了,但人们心中激动的情绪却从这闹声得到了极大的宣泄。白烟冒出,沉在地上,渐渐的,人走在了雾中。鼻腔里充斥新年的味道。那不知在哪里绽开的烟花,开进了观者的心里。

司机随笔的图片

此后每天,零零散散的有一些人家在放,但一声短过一声。按往常,十四夜那天,又该会大闹起来。
在家乡,正月十四元宵节,没有太多奇特的地方,有的是平时不能吃到的糟羹和那仅次于过年的鞭炮声。
不同于其他地方元宵节吃汤圆或吃饺子,我们这儿吃糟羹。有咸甜之分。十四吃咸,十五吃甜是规矩。阿妈说这样一年到头都会甜甜蜜蜜。
做一锅咸羹不难,费的是妇女们的精力。元宵前夜阿妈先将早米泡一夜,当天起个大早,借石磨磨成米浆备用。备宽碗用盐水泡蛤蜊,其间阿妈去自家菜园割回芥菜、芹菜、蒜苗。其中以芥菜居多。洗净切好成小段,放于菜板一隅,再切猪肉、豆腐呈小颗粒。后用高压锅加水煮花生,至其可以脱皮,果实柔软。切碎。现在可以起锅了,阿妈说着。便舀一勺猪油入锅。开火,等到有淡烟飘出。放瘦肉,铲三四遍,待瘦肉略显金边。直将菜全部倒入,翻炒几回。因圆锅将满,米浆只得分三四次一勺一勺均匀地泼上去。慢慢摇铲,防止米浆定下去。烧干至冒泡,变稠呈糊状即可。
阿妈烧了满满一锅,盛一碗给我留着,先凉会儿再吃。而后又盛几碗放入食盒,盖好,放车上。准备送给外公外婆,孝敬长者。但突然爆起的巨响,打断了阿妈的思绪。阿妈似惊觉了什么,口里念叨。赶忙开车离开,回来时将两个大地红,抱下车,放于门前空地。
但按规矩应先拜佛,拜祖先灵位。备相应碗数糟羹于其前。后点香插烛。阿妈说这有讲究,不能乱来,不许我来弄,我看着就好。而后放鞭炮便已是很晚了。许多户人家早已放完休息,错过了最热闹的时候,依稀感觉那时只有我家在放鞭炮,着实无味。
已是很晚,那最后的烟花开在天上,零落在地上。炮声惊人醒,却少有人看见它开的最盛的时候。元宵节过后,便算真正的过完年。每年过年几乎都一个样,但烟花却常开常新,是不同的。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