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无知的游历:钦州记

看到我位置显示在钦州的朋友圈消息,有朋友私信我“怎么想到去钦州了?”
说实话,除了“钦州”这个地名,到钦州前我对此地真是一无所知。
直到晚上去二马路吃叉烧粉,才想起我在微博关注了一个南宁的美食博主,她每天拎只竹蓝子去买菜,一日三餐的烟火气息着实吸引我。跟着她我学会了萝卜丝煲仔饭,还买过她家的桂圆干,钦州是她微博经常提及的地名。
想到她,我在嗦了一碗粉之后搜了一下她的微博。果然,应该是她娘家在钦州。
可是,这就是我到钦州的理由吗?好像有点说不过去。
在小红书搜攻略做了点功课,第二天一早冒着毛毛细雨去刘永福故居。此前,我哪知道历史课本上的冯子材、刘永福都是钦州人(故居在钦州)。
“镇南关大捷”这一中法战争清军取得胜利的战役,我清楚地记得是考过名词解释的。可是,即便当年考过满分,也早已把标准答案忘却在了岁月的远处。
来到广西,才知道这里已经到了“回南天”。也许梅雨天在江浙沪一带叫“梅雨”,到了广西就叫“回南天”了吧。这是我们在出租车上跟一个安徽籍的司机聊天时的猜测。
回来上网“补课”,才知道“回南天”简称“回南”,是对华南地区一种天气现象的称呼。
“华南属于典型的海洋性亚热带季风气候,每年3月至4月,从南海吹来的暖湿气流,与从北方南下的冷空气相遇,在岭南形成准静止锋,使华南地区的天气阴晴不定、非常潮湿,期间有小雨或大雾,回南天现象由此产生。”
可见,旅游能促进对知识的学习吧。
那天,我在开往三马路的公交车车窗上看到一只蜗牛,立刻把玻璃窗上的雾气用手纸擦了一下,把它拍了下来。对我这个北方人来说,回南天就是像雨像雾的雾露毛子雨和那只在车窗上缓缓爬行的小小蜗牛。
那天恰好是三月五日,我们在老街不时会遇到三五成群穿各色雨衣年轻女子,欢天喜地的。我很好奇,就在江边问一个年轻警察“她们在干嘛?”
警察很和气,说“三八节活动”。我就懂了。
“占鳌巷”是一条文化街,通往刘永福故居。读过莫言的《红高粱》或看过这部电影的人一定对这个名字很熟悉,其中“我爷爷”的名字叫于占鳌,钦州的占鳌巷跟他可是一点儿关系没有。
不过,跟钦州有关的历史名人还真有几个,我们在路边看了好一会儿宣传栏。这时,我才蓦然想起几个月前被群嘲的一纸公文,《关于成立<武则天她妈在钦州>历史文化研究工作组的通知》,下发文件的灵山县就隶属钦州。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1张
人在钦州,感受到此地风土人情,了解了一点当地的人文历史,几碗粉下肚,真心觉得钦州有种种美好。即便没有“武则天她妈”,钦州的历史也够厚重了。何况,仅是“钦州猪脚粉”,就有“神仙也打滚”的美誉。
钦州的美,美老街斑驳的房子,美在手感细腻的坭兴陶,美在条条通向江边的窄窄的小巷,美在一树一树的紫荆花开,美在钦江边怒放的木棉,美在夜色中的阵阵花香……
问酒店工作人员才知道那是芒果树。城市主干道的行道树是——芒果。还有哪个城市如此奢侈?!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2张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3张

而钦州好在哪里呢?
所到之处,所遇之人,不论是出租司机、街头小贩、执行公务的警察、景点工作人员、导游,还是陌生的路人甲、路人乙,无不和和气气。
有个出租车司机听说我们来自山东,告诉我们很多山东人来钦州买房子,我吃一惊。买房子也到北海啊,钦州,怎么可能?
“房价便宜啊。天气好啊。”
我和朋友异口同声,“天天下雨好吗?!太潮湿了吧?”
“一年也就三五天这种天气。”他淡淡回到。
一年三五天就被我们碰到了。好吧。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4张
到钦州拍的第一张照片,在出租车上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5张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