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多吧丫头

司机随笔的图片

我是今年春节,第一次听到“多吧丫头”这么一个说法。

所谓多吧丫头,就是说:这是一个多余的丫头。

那都是过往的故事,里面满是心酸。

据说我小牙牙就是个多吧丫头。

她出生在一个傍晚,我大嗲上大队开会,没在屋里。

小牙牙生下来,哇哇叫。我大嗲的妈妈,我的姥姥儿一看,又是一个丫头?

按那时候流行的作法,一般是有两种。一种,直接撂在床下,任由其冻死。一种,按入水桶或者尿桶,溺亡之。

第一种方式,是被动式的方式。第二种方式,是主动的扼杀。

我姥姥儿估计还是心软之人,主动将其按入水中溺亡,于心何忍?所以,最后采取了第一种方式,弃之于床下,任由之。(也可能是说等我大嗲回来再作决策。)

也得亏我小牙牙命大。后来,我大嗲从大队开会回来,看到我小牙牙出生了,就从床底下抱起来。

我大嗲说:哎!也是条命,还是要带起!

就这么滴,我小牙牙才这么存活下来。

而今的年轻人,听到这样的故事,绝对不可思议。但是,在那个生活贫苦、每个家庭孩子众多的年代,这种事,却又是如此的普遍。

以至于,好多那时候的家庭里面,都有这样的多吧丫头。

多吧丫头,不是一个好的称呼,代表了那个时代的很多农民的无奈,也代表了数千年来根深蒂固的男尊女卑的旧观念。

因为,只听说多吧丫头,却很少听说多吧儿。子女再多,生下来是个儿,总不会把他冻死、淹死。

一位女同志,动情的说,或者还带着愤怒的质问:不要再喊我多吧丫头!这么多年了,我,一直就是多余的吗?我生下来,活下来,就一直是个错误?

不胜唏嘘。

我大牙牙说,她的上面,我父亲的下面,其实还有个丫头。长得很漂亮,很聪明。但两岁的时候,口渴,在堰边捧水喝,结果淹死了。

我大牙牙说,如果她在,你大嗲也有可能放弃小牙牙。

我说不会,这个老汉嘴巴硬,心很软。

我说,我也跑了几年社会,金科玉律:嘴硬,心软。嘴软,心硬。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