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春寒料峭。元夕节

春寒料峭。元夕节

司机随笔的图片

春寒料峭,前几日的温暖像是久远的事了。接连的雨,接连的降温,空气是一种清冽的冷。
早起扫地,李花花瓣星星点点,那种薄薄的白,让我想起绢。这真是奇怪且毫无理由的。
桃花还没有绽放,但地上偶尔的红,它就那样静静地呈现在我面前,惊心着美。抬头看树,树梢一朵两朵的桃花饱含春意地裸露在灰蒙蒙的天色里,有梦幻感。

南宋吴自牧《梦梁录》记:“正月十五元夕节,乃上元天官赐福之辰。”
昨晚上妈妈就与我说好,要我们今日在她那边过元宵节。有妈妈在的日子,大约就是天官给我的赐福之辰。

忽想起杨咏墨老师发的朋友圈,他写:儿时记忆,妈妈味道。记得每次回老家妈妈总会给我们煮一大碗米酒(醪糟)来打上几个荷包蛋。他配的图片是醪糟加鸡蛋,他说他不会打荷包蛋,只能打成蛋花了。

我是幸福的,人到中年,依然有妈妈的味道陪伴着。

中午与友一起闲坐,聊天,久不见面的我们,因了心性相近,竟无生疏感。嗯,我的脸上是挂着笑的,他们亦是。
也许,我们说的都是废话,但正是这样的废话,让我的心充盈着喜悦。
我常常想:什么是友?也许就是那个躲在人群中的你,我能一眼辨认。

午后逛超市,超市里醒目的地方摆放着醪糟汤圆,但买的人并不多。年味越来越淡,以至于无。
从街上回来,路上的行人还是比往日多了许多。本地风俗,正月十五是给先人上灯的日子。天气不好,很多人匆匆赶去坟山上灯,也是了一桩心愿。

我边走边看,临街还有零星的铺面没有打开。翻堤,有一个的五十多岁的妇人用三轮车拉着橘子荸荠甘蔗停在路边,等人购买。无遮无拦的天空下,风不时吹过,我瞄一眼,见她袖着双手倚在三轮车的栏板上,眼神空洞洞的。我走了几步,又忍不住走回去,问:“荸荠多少钱一斤?沙糖橘呢?”
“荸荠六块。沙糖橘五块。”她说,并扯过一个塑料袋子递给我。
“恁那帮我选。”
“好。好多人不要我选,觉得自己选的好些。”她笑,连忙把手伸向那橘子。
“三斤,够了吗?”她拿的袋子不大。
我看一眼,点点头。又说称几斤荸荠。
“一共四十元。”她把两个袋子合并在一起,“这样好拿些。”
她是愉悦的。

“无论再老,无论再麻木再冷漠,春天会打动你。清澈会打动你。”(雪小禅)

坐在妈妈的餐桌前,春卷,莴笋,蒜薹、珍珠丸子……大家围坐在一起,慢慢吃饭,慢慢说话,屋顶老式灯泡的晕黄光线照着我们,于是,每个人的脸上都呈现出一种暖暖的金属光泽,我看着我的亲人们,表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有妙不可言的好。

此刻,在这里敲字,耳边不时掠过车辙声。那疾驰而过的风声,带着溅起的水花的声音,在一点一滴的雨声里,细碎。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