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黄昏。所遇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1张

黄昏。所遇

黄昏,一个人走路,遇见燕子骑电动三轮车回家,与她招呼,问她做什么去了?
“这几天天天照看西瓜啦。”燕子把车停下,给我一个大大的笑容,于是,那眼角眉梢就漾开了一条条细纹。
燕子这几年种西瓜收入还不错,去年她告诉我说她一年可赚个几万块钱。不过,在乡下种地是真磨人的,这不,风吹日晒的燕子已没了旧时的娇美。
“这么早西瓜就下种了啊?”我问。
“早点下地,以后就早点卖。早西瓜价钱好一些。赶不上好价钱,一年的收入就上不来啦。”燕子依旧笑眯眯的。
“你瘦啦。人家过年胖,你看你,还瘦了。”我看她,瞄见她车厢里还放着几根嫩嫩的莴笋,“回家还要弄饭吃吗?”
“嗯,等大军回来了一起吃。”
“大军还在那上班么?”
“嗯。他上点班好。以后他退休了有点养老金,我们还有一点田,老了日子总是过得去的。”
“蛮好的。”我说。
“还行。反正他上他的班,我种我的瓜。他有时间就去帮我摸西瓜。”燕子又绽开了她的笑脸。

我爱看她笑。

燕子年轻时也是千娇百媚的。我一直记得她的好身材,好皮肤,好相貌。那时大家都说大军娶了个漂亮媳妇。这些年来,燕子为了家庭,为了孩子,那真是拼劲全力。前年,他儿子大学毕业,他们拿出所有的积蓄,给儿子在所在的城市买房子付了五十万的首付。
“你们真厉害。”我由衷佩服。我知道,在农村,一个家庭能攒上五十万,那真是不易的。
“你们才厉害。你们两个孩子。”她说,“我们就一个孩子啦。你多个伢,开支就要多一倍。”
这次轮到我笑了。“伢花的钱不是一口气拿出来的,那都是零打碎敲的钱。”
燕子也哈哈大笑,“不和你聊了啊。我得回去做饭了,你看你,都忙完了。”
“我是无事干。”我与她挥手。
“可不能这么说。你有你的事。”燕子发动车子,留下一串笑声,回家去了。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2张

我继续往前,至荆桥渠。
远远地,看见银桂伯妈在土地庙前赶她的孙子。她孙子大约八九岁的样子,小子刚从小庙里钻出来,又一溜烟儿地跑回了家,躲在了他家回廊的拐角处,又忍不住探出头来瞄一眼赶他的奶奶,再以极快的速度缩了回去。
我边走边看得真切,禁不住嘴角上扬。

银桂伯妈看见我,喊我玉莲。
“昨我问那些在路上走的人,有没有玉莲?我横竖眼睛看不见了。”她告诉我说,“你昨天过来散步了没有呀?”
“过来了呀。”我不禁带了歉意,“可能与恁那错过了。以后,我只要看见恁那,肯定先喊恁那。”
“嗯嗯。我就爱天天看见你,每天与你说几句话。”
“谢谢恁那咧。”我又笑,“这庙里有没有人来上香火呀?”
“有。有。怎么没有?还有好远的人来咧。”
“那敢情好。”

只是很小很小的一个土地庙。
只是很简陋很简陋的一个土地庙。

我那天弯过堤坝进去看了看:小小的土地庙门大开着,其实那庙根本就没有装门,不知是不是要节约成本?只是那水泥抹的门框上还贴了红纸写的对联。那上面一边是:风调雨顺,一边是:五谷丰登,横批是:国泰民安。
庙里的内空不过几平米,里面只一个水泥沏的香案,一个稻草装的蒲团。香案上供着观音菩萨的石膏像,在石膏像的旁边,摆着两个圆头的小萝卜上还插着未尽的几柱香。

在乡下,信佛信菩萨的大约是一样的,他们都是慈悲救度,但观音菩萨被颂作大慈大悲救苦救难,就有了其不可替代的亲切感。我经常在薄暮时分,眼见我妈洗净沐浴后在观音像前念叨“大慈大悲救苦救难的观音菩萨……”。
记得不知在哪看过,说观音菩萨只管救人,却从不责备人,还记得《西游记》里,观音菩萨对唐僧的徒弟孙悟空说:“我许你今后若遇到大苦难,则叫天天应,叫地地灵。”
想想真真好的。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