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灯光

虽然我在县城上了大半辈子的班,却依然喜欢住在农村的茅舍里。

司机随笔的图片

2000年集体供暖比较普及以后,才上城里去窝冬。

我的卧室在七楼,是一间朝阳的小屋。床东西走向,每到晚上,头枕东海脚踏西山似的仰卧在松软的榻上,编织一天疲劳后的美梦,不知不觉地去迎接第二天的黎明。

卧室南面的窗户,白天阳光充足,夜间星月满天。窗户上虽然挂了双层窗帘,但我总觉得拉上窗帘,就像戏台上的幕布一样,好似有人在里面做戏。所以,时常我是不拉窗帘的,于是,它就成了一种摆设,只彰显着城里人的讲究和奢华。

后来,南面又起了一座高楼,窗户对窗户地看着。为了稍许的隐私,索性把窗户的正面贴了一层浅花薄膜,像筑起了一道高墙,精神上就有了一种安全感。

再后来,偏僻的小城突然喧嚣起来,四周盖满了高楼大厦,我的小居被围得铁桶一般。阳光很少钻进来了,只是到了下午1点左右,西折的小窗扇才偷偷地洒来一点阳光。

夜,本来是黑的,常言道日落而息,就是黑夜才赋予了人们安闲休息的朦胧的幔幕。可城里却不一样了。四周的高楼彻夜不停地闪烁着千万只眼睛,映得卧室里像雾里的月色一样,人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久久难以入睡。

最让人讨厌的是从西小窗里折射进来的灯火。不知什么时候,我卧室的西南角起了一座豪华饭店。我私下琢磨,饭店的方位应该是坐东朝西,面向西环大道。为了招揽顾客门面缀满灯光无可厚非,可恨的是它的拱檐挑角也挂起了灯,还有可能是怕看起来头重脚轻,四壁也垂了一串串灯柱,东山墙不朝街,也从上往下挂了几溜灯。忽闪就忽闪吧,而且它还哧溜哧溜地旋转,弄得人头昏脑胀,更是睡不着了。

更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是,入夜它亮了,五点要起床了它竟灭了。唉!睡不着觉就躺在床上数九吧,待到六九立了春,三月花开,我总是要回农村老家的。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