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安然的果实

我所梦见的,都是安然的果实。
那些金灿灿的玉米,一簇簇的,仿佛一朵巨大的花,就挂着院子里。在树上,在屋檐下,阳光下熠熠生辉。我端坐在院子里,坐在故乡的怀里。我是属于这片扎实憨厚的土地的,永远也不会离开它。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1张
(图片来自网络)
院子不大,一面已经敞开了。而那棵很高很高的柳树,始终屹立在那里,仿佛是我们全家人的精神支柱。
玉米始终带着笑,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和它同时挂在那里的还有红红的辣椒,风吹过,一股呛人的气味。辣椒本身浑身玲珑剔透的,娇艳欲滴,典型的南方少女。而现在已经干瘪如北方的小老太太了。玉米始终是大丈夫的摸样,不卑不亢的,在风中在雨中在阳光中。
在所有的庄稼当中,我最在乎的便是玉米,我最疼惜的也是玉米。那时候,玉米是家人的主食,可以做稀饭,可以做馍馍,可以做煎饼。玉米稀饭其实挺好喝的,但有点粗糙,容易拉嗓子。农家常将山芋剁成几段,放在玉米稀饭里,不用吃馍,也能吃饱了。这便是我家和大多数人家的主食了,早上和晚上都如此。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2张
(图片来自网络)
玉米饼子刚出锅的时候,非常的香。凉的时候,也是不错。现在的城里人很讲究吃五谷杂粮,但那时候,我们是不得不吃的。如果碰巧能捞点鱼儿,在锅里熬着吃,锅边贴着玉米饼子,那简直就是一顿美味了。很香很香的鱼汤,很香很香的玉米饼子,吃起来,好开心。鱼儿不大,上面裹满了面粉,就是那样的滋味,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
有一次,母亲从别人家借来了鏊子,在上面摊煎饼,因为没有麦面,只能用玉米糊糊了。我和父亲恰好都在旁边,她刚摊好一张,我与父亲便接了过去,很脆很香,一忽儿就吃完了。母亲一连摊了好几张,都这样被消灭了。母亲假装生气的样子,赶我们出去,说是留在饭时再吃。但我觉得她没有生气,依然带着笑呢。那煎饼真的很好吃,永远也不会忘记了。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3张
(图片来自网络)
当然,作为果实,有很多种的。所有的庄稼都会结出果实,所有的果树也会结出果实,所有的菜蔬也会结出果实。在农村,这些果实都是安详的。它们不敢奢望有美好的未来,它们只是安于现状,在这一片属于自己的土地上生长,生老病死,周而复始。仿佛我的父老乡亲,仿佛我自己。尽管我后来离开了那里,来到了很远的地方,但我的根始终在那里,不曾有一刻的离开。

司机随笔的图片 第4张

(图片来自网络)图片
玉米是最朴实的,也是最普通的,所以我选择它作为代表。它挺立在那片土地上,仿佛我的身影仿佛我的灵魂。它早已成为我生命的一部分。
安详的果实,安详的玉米,安详的灵魂。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