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亲人

年,过完了。

大年初三和远在银川的二弟通了电话,母亲今年是在银川过的春节。电话打过去,我的眼睛就湿了。二弟毕业于宁县三中,高考完,投笔从戎,战马倥偬17载,历任战士、班长、陆军21军排长、连长、营长等职,转业后在宁夏的政府部门工作,对父亲母亲,照顾有加。他从部队转业后的每年春节,不管刮风下雪,道路结冰,都要回到宁县老家的父母身边过个春节。今年老历的11月19日,我走京藏线,二弟坐银西高铁回到宁县祭奠父亲三周年。那一晚,弟弟喝了好多酒,一夜难眠。

我和二弟的感情很好,见面总有话不投机的地方,但是心,永远走不出一脉相连的兄弟情。我在靖煤王家山矿区结婚成家,有了第一个儿子的假期,二弟从西安军校绕道秦岭,翻越六盘山,来到靖远矿区看望我们。那天中午,二弟穿着军校学员服,走进我的单身楼,长子征征刚刚半岁,正在饭桌上用手抓着面条吃。那个夏天,二弟在我这里待了三天,回到老家宁县。他在假期返回西安的旅途,给我写了一封4000字的长信,诉说姐姐的身体不太好,家里的夏收不容乐观。那些年,我们兄弟活在书信里,岁月把亲情,变成了方块字,写满牵挂。

后来,二弟四次到过平川,时间不等,有深夜,有凌晨。这也是我定居平川之后的33年里,二弟是来看我次数最多的一位亲人,父亲是在平川待得最长的一位亲人。司机随笔的图片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