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初三,家常的好

接连几天的大雾,让早晨的村庄氤氲在奶白里。

司机随笔的图片

午后,我是在鸟的鸣叫声里醒来的。窗外,阳光里的鸟鸣似乎格外欢畅。把眼睛半闭着,不想动,有那么一会儿,整个人仿佛还沉浸在浅浅的睡梦里。
梦里是什么呢?忘记了。

遥遥看天,是无遮无拦的蓝。蓝天下,深深浅浅的绿朝着三月里走,与鸟鸣连成一片。
推开窗,晾衣架下的腊鱼在阳光下沁出油来。荷塘在早上被弟弟翻过,他挖出一篮子莲藕。
门前小池的莲藕从早春放进去就再没人打理,它们在一池浅水里自然生长,许是缺少肥料,这些莲藕很细,很小,但它们炖了吃,却是粉粉的那种,比我过年时买的莲藕好吃多了。

过年前婆婆在里面挖出一些。当时她边挖边说划不来,这么小,我们也说还不如出点钱买点藕,说买的藕又大又白净。不过,正月初一我们去给她拜年,吃到她炖的藕,才知道又细又小的藕是真正的好。

翻过的荷塘露出黑色的淤泥,褐色的荷梗及焦黄的荸荠茎。
我发现,逝去的时间会以某种方式存在着。

妈妈说荷塘里还有好多泥鳅。那些熟睡的泥鳅在翻动的泥土中惊醒,又在惊慌失措里纷纷钻入泥土。

最高气温18°。暖。
今天穿了苹果绿的双面呢,黑色小皮裙,米白色的半高跟短靴。
人之一世,短暂瞬息,还是希望自己能活出自己最美的样子。

其实每天生活很简单。吃饭睡觉,写字听书。从昨晚开始又找出胡兰成的《今生今世》来听。《今生今世》是我读的胡兰成的第一本书。此后的日子里,我经常翻阅它,在胡兰成的文字里,民国时期江浙一带的民风民俗写得家常安静。
胡兰成,他对待感情的态度是没人喜欢的。但不得不承认,他的文笔不是一般的好。

昨晚听《今生今世》,里面写母亲抱胡兰成看星,教他念儿歌:“一颗星,葛伦登,两颗星,嫁油瓶,油瓶漏,好炒豆,豆花香,嫁辣酱,辣酱辣,嫁水獭……”,又写,正念到这里,母亲见了四哥骂道:“还不楼窗口去收衣裳,露水汤汤了!”现在在这里敲字,只觉那露水汤汤何其妙也。
小时候,我的妈妈教我念:月亮巴,跟我走,一走走到黄金口,你买肉,我打酒,两个人吃了搁(读guo二声)朋友。朋友搁得高,打一把刀,刀又快,好切菜,菜油轻,好点灯,灯又亮,好算帐,一算算到大天亮,还是个扯皮帐。又教我们念:知有子(知了)汪,早谷黄,幺姑起来铺稻床,爹也哭,妈也哭,幺姑幺姑你不哭。睡金床,盖银被,绣花枕头两头睡……

想想,时隔近百年,民间的喜乐依然相通。
想想,在我看过的书中,也是头一遭遇到把中国百姓的民俗人情世故写得这么好的文字,那些家常的美好,平易处的深意,让人只觉味犹未尽。

舒适的日子总是很快,一天连着一天,已是初三了。
热闹的年,越平淡无奇,越笃静,越能体味家常的好。

此刻,花猫趴在阳光下洗脸,芷涵安安对着它拍照,妈妈炖的莲藕的香气飘了出来,屋后水沟那边的两口子在高声说话,叽叽喳喳的雀儿在有了春消息的草木间活泼。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