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江山如此多娇》中的这两个人说明了什么

司机随笔江山如此多娇的图片 第1张

为什么人们向往着乡村的山水之乐,却又不顾一切奔赴繁华的城市?
教育和医疗——是其中两个最重要的因素。
教育关乎着下一代的发展,我们说“教育是民族振兴的根本”,同样,教育也是决定地方未来发展的重要力量。越来越多的人要在城里买房,很多并不是为了自己能过上灯红酒绿的日子,而是为了孩子有更好的教育。师资力量的悬殊,教育资源的不对等,任何想把孩子送进更好的地方学习的父母,都无可非议。
最近热播的一部剧《江山如此多娇》,剧中,乡村教师覃老师是碗米溪小学仅有的一个老师。学校的学生虽不多,但作为学校唯一的老师,既是班主任,又是校长,身上的任务并不轻。新来的村书记濮泉生看到孩子们在木棚子里上课后,冒着被处分的后果,挪用公款,为学校维修教室。孩子们的苦,覃老师看到了,濮泉生看到了,他们不仅看到了,还切身地体会到了。
在一些偏远山村,“一师一校”的情况并不少见,孩子们的学习生活是很单一的。正是因为乡村学校的教学质量比不上城市,才更需要找到教学的突破口。乡村教育也需要扶贫攻坚,要找到合适的“扶持方向”,让乡村教育回归到本土,利用当地的优秀资源,发挥特色教育,让孩子们的自信心从土地里生长出来。我相信碗米溪有一个覃老师,全中国有无数个覃老师,他们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默默守护着那些乡村孩子。
山村有穷山恶水,更有青山绿水,有一大片待耕种的土地。亮亮老师经常讲,山里孩子最大的优点就是勤快。生活虽苦,但这并不是值得人们去可怜的地方,相反,苦中作乐、勤劳肯干,正是他们身上的闪光点。对于山村孩子,我们不要一味地抱着可怜可爱的心态去对待,他们同样是祖国的花朵,是待浇灌的花儿,身上蕴藏着无穷的潜力和未知的的宝藏。
司机随笔江山如此多娇的图片 第2张

再来说说医疗。我所支教的山村学校,单边距离县城有三个小时左右的车程,距离市区有将近五个小时的车程。而且,一路都是山路。村子里,年轻人要是平常小感冒,自己扛一扛,村里小店买点感冒药,卫生院打打点滴,也就过去了。老人、小孩,若是遇上些大病大痛的,必得去县城医院看。住院几天,来回折腾, 真是够受了。村上的卫生院医疗设备有限,医护人员有限,疾病来了,还是得去城里看。
电视剧《江山如此多娇》中,书记濮泉生和扶贫干部沙鸥第一回进村,来接他们的只有一个人——唯一的村医廖贵湘。村委会有一个“村医室”,却也只是虚设,两年了,也没有一个人来看病。村里人怎么看病呢?若是小病,村医出诊,或是直接去村医家里;若是大病,就得去镇里或县里了。山村教育,还是有很多代课老师和支教老师在驻守学堂,山村医疗,是不是还有一部分赤脚医生呢?
有一次,班上一个学生没有来上课,同学替他请假,说是发烧了,在家里休息。放学后,我们想着去学生家看看情况,也可以给他补习一下。去的时候,他家里坐着好些人,其中有一个年长的,正坐在里头,把那个学生抱在怀里。火炉边放着一碗鸡蛋液,长者把孩子的裤脚往上挽,用手粘了粘碗里的鸡蛋液,然后往孩子身上使劲地来回抹,来回揉搓。他似乎是一个村医,在用老方子给孩子降烧。老人说着方言,我并没有很听懂。看到孩子没事了,我也就放心了,叮嘱他明天要是感觉好些了,就来上学。
近几年,中国的城市发展迅速,农村也建设得越来越像一个小城镇。但城乡的差距始终在,教育的差距始终在。什么时候,人们不再趋之若鹜地要把孩子送到城里读书,不再为了看病一定要去县城,一定要看专家号。那时候,城市和农村也就无所谓差距了。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