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一耳光算什么?

司机随笔两个耳光,两种境界的图片

近来,网络上热传河南省济源市政府翟秘书长在机关用餐时,被市委书记张战伟当众打了一记响亮的耳光的事情。
对此,中国著名权威杂志《半月谈》评论员秦黛新发布署名文章《两个耳光,两种境界》,对热议现象评论说,这“体现了长期以来人们对‘官僚主义’‘特权现象’‘一把手是一霸手’等一系列不良政治生态的厌恶与反思”,秦黛新还举出了中国改革开放初期某地委书记下乡走访,看望抗日战争时期的老兵时,老兵向他表达了渴望吃一碗肥中带瘦炖肉的愿望,那书记感觉党和政府愧对老兵,当众扇了自己一个耳光,当天,那老兵便吃上了“肥中带瘦的炖肉”的新闻事例,剖析了两个耳光的两种境界。文章把两个市委书记的耳光联系在一起,启迪人们的思路,写得比较犀利;
此外,网上还提出了:是不是书记、市长之间有矛盾,这耳光实际是书记打市长的,提出了“打狗还要看主人”的观点;
还有的提出了:派出所警察干预了没有;如果那个翟秘书长当场回手打了书记会怎么样,是不是“正当防卫”?
……
可谓众说纷纭。
我基本赞同秦黛新的观点,却与之稍有分歧:打一耳光算什么?既然是不同的为官境界,这就要看看河南省济源市官场的具体政治生态环境到底是个什么样子了!
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是从旧中国的“太监文化”、“缠足文化”等一系列的“国粹文化”熏陶中走过来的。
那时代,大约有2000多年的历史时间吧,为了皇帝龙种的纯洁,伺候皇帝后妃的人需要“劁骟净身”之后才可以取得当奴才的资格;女人为了获取男人,当然是有权有势有钱的男人的青睐,需要缠足“自残”,否则就“嫁不好”,主要是首先不能接受皇帝的交配,借助皇家威风成为富贵之族;其次是不能担任大臣、富人的妻妾。如果说,女人缠足是当爹妈的大人们的畸形文化养育的罪恶观念造成的话,因为这些缠足女孩儿都是“无行为能力的人”,被缠足时都是3——4岁,啥事也不懂嘛!而那些10多岁,乃至于20多岁的男人“自宫”入宫的太监们就是“自找”的了!为了富贵,为了巴结权势,他们自觉自愿的残害自己,以取得当奴才的资格,实在需要一些“勇气”的。据说,祸国乱政的魏忠贤、王瑾等人就是20多岁才找人“手术”,成为“净身人”,扒门子进宫,走得就是这个路数。史书上说,大明王朝,太监数十万,“阉人”行业火爆的很,类似于现在的整容行业了。
在万岁爷的官宦体制下,上级对下级,打耳光大概比放屁还容易吧,种种酷刑令人毛骨悚然,就打一个耳光,你偷着乐去吧!
在万岁爷的官宦体制下,奴才是没有人格尊严的,你只能是像牲口一样活着。
中国民间流传着“官打民不羞,父打子不羞”的说法,当官的打老百姓,打下级“奴才”,是天经地义的,不必要感到羞耻。且,那张战伟也说:国民党还知道谁官大谁官小,居然把自己与国民党扯上联系,“教育”这个“不懂事”的人民政府秘书长向国民党看齐,实在是很进步了,没有把自己当作“皇帝老子”,杀你的脑袋,已经是很不错了!
打个耳光算什么?
然而,现在不是“万岁爷的官宦体制”了,是人民共和,人与人是平等关系的时代!所有的党政领导都是干部!而这位党的书记把自己当成官老爷,那你不是共产党队伍的干部了!
这事应该咋处理?
我觉得,首先,应该由派出所出警,记笔录,拘留几天,因为,封建王朝还“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共产党的书记咋也不能比封建王朝的王子还特殊吧?
而后,再根据党的章程,去衡量。我觉得,他肯定不够格了,至少得开除吧!
其次,就得找一下推荐这位书记上位的有关领导,问一下,怎么连这素质低下的人都推荐上来当书记?而且是厅局级的书记!
找到原因,就可以“亡羊补牢”,不会出现再为政见不同或者是鸡毛蒜皮的事情而大打出手的丑事,让这些人腾出些心思和时间来办人民的事情了。
写完此文时,我又有些不解:为什么挨了耳光的秘书长不但当时没有还手,而且事后将消息公之于众还是他老婆呢!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