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瘦身绝招

司机随笔的图片

刁市长低下头,看看自已肥厚的将军肚,抬起头说:“老婆,专家说了,腰围长一寸,寿命短三岁,我现在腰围都三尺四了,你有什么好办法方法让瘦下吗?”
夫人拍了拍丈夫的肥肚皮說:“我当初怀咱家大毛六個月时,也不過如此!你這要想瘦下來还不容易吗?节食呗!我保你一个月瘦十斤。只要你少到外面胡划拉,管好自己的嘴就行!”
刁市长胖手一挥道:“妇人之見,我身居要职,少得了应酬吗?”
夫人又狡黠一笑道:“我倒是还有个最好的办法,只要你能配合,保证玩的你心惊肉跳,刺激到顶点,就怕你坚持不住。”
刁市长一听说“刺激”,便不屑一顾道:“只要能瘦下来,任你用什么招儿刺激都行,尽管使出来!要说‘玩’我是出了名的,恐怕你这样的十个八个也不在话下!”
刁夫人把嘴一撇说:“想当年,老娘我在文工团时也是一朵花,要不是虚荣心看中你的地位,我才不理你呢!你整天沾花惹草,酒气熏天,身上一股味儿,外面吹,家里吹,我到是想看看你到底有多大本事,外面也说你脑袋大脖子粗,是个软蛋大草包,玩女人可有一套,仗着你爸爸的势力才有你今天,小心给你拉清单。”
刁市长道:“你这黄脸婆少扯蛋!你有本事让我瘦下来,我今后保证听你的!让我干啥我干啥。”
刁夫人说:“那我试试看吧。”
有道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一个星期后的一天晚上,刁市长拿着一张机票回家和老婆说,他要去某地风景区“考察”,老婆知道他又出去风流,故意说:“带上我吧,这么多年还没和你出去过呢。”
刁市长说:“那可不行,这是公务,怎么能带你呢?下次吧。我一星期多没洗澡了,我去洗个澡。”
刁市长说完,就去卫生间洗澡去了,边洗还边唱小曲:“小妞哎,年长一十六啊,取了个乳名姑娘叫大莲。”刁市长夫人听了露出一丝奸笑。
刁市長洗完澡,覺得很舒服,早早上床,脱衣裸睡,心裡美的乐开了花,心想,明天晚上就是另一番”風景”了。
可是偏偏出事了。
深夜11點半,刁市長被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驚醒,开门后,一下子被拥到屋里,四个警察和兩个便衣要帶刁市长走。
刁夫人质问警察:“我們家老刁可没干违法的事呀,你們要干什么?”
警察說:“他干没干违法的事,他自己知道,這兩位是紀委的,我們配合調查。這是我們的警官證。”
其中另一位警察嚴肅的說:“你丈夫被實名舉報,有嚴重的經濟問題和作風問題,從現在起,我們配合紀委對他實行雙規。”
說完,那警察用手指了一下兩個便衣:
“他們二位就是紀委的。”
其中一位便衣說:“從現在起,你的手機交我們保管,請穿好衣服跟我們走。”
刁市長頓時傻了眼,嘴張了一個大大的O型,一句話也沒說,緊跟着六個人下了樓,刁市長回頭看了下夫人,夫人把臉背過去抹眼淚去了。
刁市長隨六人下了樓,果然见一面包警車停在樓下,其中一警察打開車門,刁市長被兩警察夾在中間,警車揚長而去。刁市長大脑“轰”一声,只覺得兩眼一黑,手開始抖了起來。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警車開到一棟樓房前停了下來,下車後,刁市长就被推进一間地下室。
地下室房間有兩張單人床,不用说,裡邊那張就是自己的,靠門口那張是看守輪流休息用的。
屋裡整潔,只是墙上“坦白從寬,抗拒從嚴”八個大字很醒目,那么叫人毛骨悚然!从字跡新舊程度上看,是有意佈置的。
刁市長心想:這回要彻底玩完了。
兩個警察呆在屋裡,那兩個不知去向、可能休息去了。自称紀委的李科長過來把一疊紙和一支筆放到刁市長桌子上,嚴肅的說:”有實名舉報你有嚴重的經濟問題和作風問題,經過內查外調,是属實的,希望你能正确对待組織審查,把問題說清楚!”
他說完又對警察耳語了幾句,就轉身走了出去。
刁市長這下完全清醒了:我的媽呀,他們說的經濟問題指的是哪個方面呢?其他問題是指啥呢?到此刻頑抗是沒用的,不由的抬頭看了警察一眼。
一个警察說:“不要有僥倖心理,誰到了這地方,想蒙騙是過不了關的,只要主動交待,政府是給出路的,說句不好聽的話,這地方可不是好呆的,连我們都不适应这环境。”
刁市長心想,我先扛一下,扛不過後再說,于是就先寫了些雞毛蒜皮的小事。
後半夜警察換班,其中一个警察把刁市長材料拿过來走馬觀花的看了一下,不冷不熱的說了句:“市長大人你是想頑抗啊!還是裝傻?”
刁市長看了一下牆上的掛鐘,才知道天亮了,自己是一夜沒合眼,連打幾個哈欠,此刻,他多麼想睡上一覺。
正在這時,紀委李科長進來,徑直走至刁市長桌前,把材料看了一下說:”刁市長,這就是你的不對了,你這點事我們還真不知道吗?欲盖弥彰!你好自为之吧!俗話說的好,好漢做事好漢當,腦袋掉了碗大的疤,這種滋味好受嗎?你自己惦量着办吧。”
說完他把材料往桌上一扔,悻悻地出了房門。
刁市長就更加六神无主了。正在这时,一阵手机音乐声响起,是刁市長的手机响了起來。刁市长不敢接,一个警察接通了电话,只听手机里传来了一个娇滴滴的女人声音:”老公,起床沒有?別誤了咱們的航班,我先去機場等你,你不知道,昨晚人家好想你喲!不讓你回家你偏回去!你坏,你坏,坏坏坏……”
警察故意把語音放大。
刁市長恨不能从地縫钻進去,又羞又愧,連忙示意警察关机。
警察把手机关掉后对刁市長說:“怎麼樣市長大人,我們給足你面子了!奉上級指示、你只要把問題交代清楚了,会解放你的,让你睡觉的!”
刁市長徹底絕望了,這不睡覺的滋味實在是難受。別說山珍海味沒有了,美女如雲消失了,就這種與世隔絕的感覺就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眼睛看不到外面的世界,只能看到他們嚴肅的表情。
這回,刁市长可真有點崩潰了。刁市長把心一橫,一口气把如何受賄,接受房產,包養情婦,甚至連這次以休養为名,騙老婆说是出外考察之事,都在大腦里過了一遍電影,于是,他向看守的警察說,先好好睡一覺,然後交代問題。
警察欣然同意,答應了刁市長的要求。
交代完问题,刁市長輕鬆了許多,因为他把所有問題都一一写完了。紀委李科長說:“我們掌握的和你交待基本相符,上報後聽侯處理吧,你還有自由,切記,在沒宣佈處理前,你一定還和以前一樣,不要和任何人說起,否則出現任何後果由你自己負責,看在老爺子對革命有功的份上,請示上級,給你一次洗心革面,重新做人的机会”。刁市長連連感激組織开恩。警車又在一個夜晚把刁市長秘密送回了家。
刁市長一进家門,像一堆烂泥似的倒在床上,眼角里流出了兩行热泪。
刁夫人進屋笑道:“這些天都去哪了?整個人都瘦了一圈,快起來,我給你量量腰圍。”說完用手拍拍刁市長的腹部。
刁市長長嘆一聲,擦了一下眼淚,有氣無力的說:“量個屁,說不定我下半輩子就呆在監獄呢。”
“說什麼呀,先量量腰圍在說!”
刁夫人手拿米尺、強行給刁市長量了腰圍,高興的大叫:“哇塞,二尺四寸了,這辦法真管用。”
刁市長一驚,猛然坐起:“你說什麼?什麼辦法真管用?”
刁夫人笑嘻嘻地說:“告訴你吧,那警察和紀委的全是我雇來的‘演员’,你放心吧!”
“啪”,刁夫人臉上被刁市長重重打了一耳光,罵道:“你媽個x,你把老子害苦了,你怎麼開這種玩笑,你這是犯法你知道嗎?我要和你離婚。”
刁夫人把尺甩在地下,“啪”一声回了刁市长一个耳光,順手从手提袋里拿出一叠子”材料”,忿忿地說:“這些年你變的不像人樣了,告訴你,我早知道你在外面有女人,有房產,就想‘審查’你,果然不出我之所料!从今以後,你願意悔過,我还將就你一把,如果还這樣,我隨時把你送監獄去,你違法還是我違法?還打我,老娘也不是吃素的!”
刁市長一下子瘫在地下,“扑通”一聲跪在刁夫人面前,向夫人認錯,並不時抽打自己耳光。
就這樣風平浪靜了兩個月,刁市長為報答夫人,特意領夫人旅遊了五大蓮池,等回來一下車,真的被”雙規”了。
原來他們出去時家裡失竊了,小偷沒偷到值錢的東西,卻把刁夫人藏的嚴嚴實實,里三層外三層包著的”交代材料”當寶貝偷走了,小偷正在路燈下翻包時,恰巧巡逻警察過來被逮個正着。
于是,刁市长東窗事發了。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