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哭泣的桃花

我家西南有个美丽的广场,从我家到广场一路上栽满了桃树,每棵桃树的身边,都有一蓬蓬一簇簇开着紫色花朵的丁香树,矮矮的丁香树,依偎在高高的桃树身边,它们相依相偎的样子,有如正在恋爱中的情侣。

司机随笔的图片
“西塞山边白鹭飞,桃花儿流水鳜鱼肥。青箬笠,绿蓑衣,春江细雨不须归”在这个塞北的小城里,既没有鳜鱼,也没有流水,不缺的是玄黄玄黄的沙尘暴。
几场春雨过后,桃树上冒出了粉红色的花蕾,沙尘暴有如粗犷的北方汉子,才停住匆匆前行的脚步,脾气也仿佛变得温柔起来,用手轻轻地抚摸着娇羞的花蕾,看上去,花蕾的脸更红了,犹如一个个含羞的少女,变得不急不躁,悄悄的绽放着满树的花蕊。一旁的丁香树、也不甘寂寞,使劲儿的抽枝散叶,孕育着花蕾,追赶着春天的脚步。
棉絮一样的云,轻轻地在天空中自由的漂浮着,它身后的天空开始蓝的纯净,没有一丝的杂质,有飞鸟在天空中悠然地划过……。
自从广场上栽上桃树的那一天起,每年春天桃花儿盛开的时候,无论是清晨还是傍晚,我总是不停的流连在桃花儿树下,坐在不远处的长凳子上,欣赏着满树的桃花,心情也变得美丽起来“黄师塔前江水东/春光懒困倚微风/桃花一簇开无主 可爱深红爱浅红”。
被一场又一场的春雨滋润过后,水灵灵的桃花儿就争先恐后的盛开了。从桃花儿刚刚冒出的花蕾,花蕾在一天一天的长大,一天一天变幻着颜色,远远望去,红的、粉的、深深浅浅的桃花儿有如天上飘落的云霞;站在桃花儿下,闻着桃花的香味儿,香味儿弥漫在路上,弥漫在在广场上,就连风里都带着桃花儿的香味儿,每天清晨循着桃花的香味儿,奔向那桃花盛开的地方;晚上携着一肩桃花的香味儿归家,晚上伴着桃花儿的香味儿轻轻的入眠,做着一袭美丽的桃花梦。
桃树在一年一年的长大,桃花儿也一年比一年开得茂盛,满树的桃花儿,从最初绽放的几枝,到遮盖了半条人行道的上空,那满树的桃花儿,从冒出花蕾、绽放、再到满地落英时,要持续差不多一个多月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我愁烦的思绪暂时得到了慰藉,桃花儿也牵绊住了我每天匆匆前行的脚步。
就在今年的春天,当满树的桃花绽放的正灿烂之时,不知是何种原因,桃树被一棵棵挖了出来,我以为它要搬去新家了,我觉得很是留恋,我细心的打听挖桃树的工人,要把它们移到那里去,已经开花儿了,移到别处还能活吗?工人头也不抬地说,不要了!我不相信,我继续追问,为什么不要了?工人说,碍事儿!我说,它碍啥事儿了?工人看我磨磨叽叽的问起来没完,不耐烦地说,你去园林处问吧!
我每天仍然早早的就来到广场上,我不信桃树真的不要了,我一直坚信是把桃树移到另一个新家去了。桃树被挖出有几天了,粗大的树根裸露在外面,桃花仍然开的密密匝匝的。我会站在那里看上一会儿,累了,就坐在广场上木凳子上。我想以后再也见不到这些美丽的桃花儿了,心中还是有很多的不舍和留恋。
就在我为桃花儿树的离去,而感到伤感的时候,却轰隆隆的开来了一辆高高的推土机,上去就碾压……。我听见了桃树的胳膊腿儿被碾断的声音,我听到桃花哭泣的声音……。我看见了丁香树浑身颤抖,却没有能力挽留住桃花儿……。
我站在那里,呆呆的看着这一切,满树的桃花儿纷纷的落地,微风吹来,遗落的桃花儿有如粉色的泪珠儿,长长地铺洒在路上,但是仍然还有很多桃花儿不忍离去,死死地依附着桃树——它最后的家园。
有一位妇女,停下自行车,上去折了几枝桃花儿,脸上却没有了往日欣喜的笑容;我回头看了一眼,许多人和我一样,默默地站在那里,看着被碾压的桃花,满脸的难过;有一位交警也默默地站在那里无言的看着,英雄也爱美,他的心里也在心疼那些可怜的桃花吧;在广场上玩儿滑轮的孩童也停止了滑行,站在人群的后面,伸长脖子,使劲儿的看着香消玉殉的桃花儿。
而我竟伤感的鼻子有些发酸,眼睛有些潮湿。以后再流连在广场上,再也看不到这些美丽的桃花儿了,茂盛的有如云霞一样美丽的桃花儿只能留在记忆里了,只能留在我的心里了。
自从桃树被碾压,装上车清洁车拉走以后,我很少去广场了,偶尔在广场上坐一坐,也是心里有了一丝淡淡的悲伤。看着孤零零的丁香树,再孤独的开着紫色的花儿朵,看起来是多么的寂寥。还好广场上还其它的花朵,也在悄悄的开放着,有其它花朵的陪伴,丁香树也许并不孤独吧,我想。也许丁香树会随着时间的流逝,会慢慢的忘记了曾经陪伴过它好多年的桃花儿吧。
我总是忘不了那些开得非常茂盛的、让人赏心悦目的桃花儿,满树充满笑意盈盈的桃花儿,还有那落英缤纷、哭泣着的桃花儿。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