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小红孩儿

梁底村河西是一个只有30来户人家的小村庄。错落有致的房舍依山而建,大都清一色的土坯房,偶尔房子正面用砖砌的,那也只是包一层皮,也没有几户。六七十年代没实行计划生育,家家一码儿轮儿的七八个孩子,到了八十年代都已成了劳力,谁家地里也不缺人手。自从生产队包产到戶后,村民在自己地里忙乎,劲头可足了,天气一热,人们就干脆脱掉鞋子光着脚丫在地里干活,看着一天天长大的庄稼,人心里美滋滋的,要是再比别人家庄稼好一点,那高兴的心情就更不用说了,得意的劲头儿溢于言表。
就是在这样幸福的时光里,这个小小的山区村子里,居然发生了一件怪异的事件,至今尚无法解释。

司机随笔的图片
事情发生在八三年夏天,一天晚上,在蟋蟀的铮铮琴声伴奏下,张老太低矮的草坯房里,早早的亮起煤油灯微弱光亮,老太太己把灯捻拨的最小,几个年轻人习惯性的又来打牌,他们扯着缺边少沿的扑克牌玩了半天,终于失去了兴致,放下扑克牌又天南地北的侃了起来,老太太见孩子也都困了,又心疼灯油,几次张嘴欲言又止。邻居李嫂口无遮拦,说着说着走了板,老太太终于找到借口,下了逐客令。李嫂刚出门口,板门“咣当”一声就关上了,老太太怕她们在返回来,特意又砸了砸门栓。才放心的搂着孩子们睡了。
老太太家的窗户很小,木头的窗棂糊着一层白纸,月光照在屋里朦朦胧胧的。睡到半夜,老太太突然觉得脚下好象有什么东西踩一下,待她奇怪的睁眼一看,只见一个孩子正站炕里四下张望,1米来高,穿着一身红衣服。头发不长,象是刷子,老太太顿时紧张起来,下意识敢紧招呼身边的孩子,只见那个小孩见有人醒来,出溜一下奔门口就窜了出去,只听灶台下柴禾“刷”的一声便没了动静,老太太惊恐点着灯,很快追到口,可到外间屋一看,惊呆了,门还关的好好的,门闩还在原位一丝未动,小东西确无影无踪,难道还在屋里?她壮着胆子在三间屋子找好几遍也没见到那个小东西的影子。这时孩子们也都醒来,吓得张皇失措不敢动弹,那天正眼着有风,西南风刮着树叶花拉花拉一个劲的响,老太太也顾不得节省灯油了,煤油灯点了一宿,她还嘱咐孩子们不要乱说,可能是保家仙或什么神仙显灵,如果得罪了会带来厄运。
谁想,同样情况又在邻居二哥家发生,30多岁的他,已经结了婚,有了两个儿子,大的叫“虎喜”,有6岁了,小的叫“虎军”,只有2岁,每日睡觉,都是两口子一人楼一个孩子,这一天晚上子时时分,一觉醒来,睡眼惺忪间看见一个光腚子小个子的孩子正站在炕沿边往炕上看。两支小手放在胸前,象是护着什么,二哥伸手一摸,怀里的孩子还在,便以为是另一个孩子不好好睡觉下地玩耍了。便对老婆说:“嗨,嗨!你咋不好好搂孩子睡觉,把孩子掉到地上去了!”
老婆听到说话,也醒过来下意识伸手摸了摸怀里的孩子,说:“别瞎说了!是你搂的孩子跑到地上去了吧!”
这时,他才警觉起来。既然两个孩子都在被窝里睡觉,那么,地上的孩子是谁家的?等他瞪眼睛仔细去看地上的小孩的时候,只见那小孩子样的东西已经不见了,他当时只穿裤衩,也顾不上再穿衣服了,掀被下地往外间屋撵去。等他蹿到了外间屋一看,同样,屋门关的严严实实,小孩无影无踪,也不知从哪进来从哪里走出去的。
二哥不信邪,第二天便把这件事说给邻居。这一下,小山村可就传开了。有人说,是小偷;也有人说不是小偷,说小偷哪有那么小,还有人说,这是妖精;要不那能会变化。还有人说是山上的老狐仙没了,是孩子在寻找妈妈,村口树林听到过有象孩子哭的声音。反正是闹腾沸沸扬扬,人心慌慌。人们都非常害怕,夜里睡觉都不敢睡实着了,各家都准备了刀了枪的,防备这东西再来。
这样的事情闹了好多天之后,便再也没有动静了。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