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惯子如杀子

司机随笔的图片

李五是独生子,亲叔伯哥们儿中间大排行,他是老五,所以就叫李五。他自幼丧父,母亲含辛茹苦的养着他、娇惯着他,他想吃烧鸡,母亲就给他买。当妈的舍不得吃一口,他却头不抬、眼不睁的自己吃,即使夏天吃臭了,也不让母亲吃一口;想吃锅包肉,母亲就买来给他吃,母亲刚要伸筷子,只见他愤怒的瞪着母亲,母亲只好笑着把筷子缩回来;他想吃饺子,母亲便少买一点儿肉馅儿,给他包肉丸儿饺子吃,自己只吃剩饭。自打一小,母亲对他是百依百顺无比溺爱,真是含在嘴里怕化了,顶在头上怕吓着。
李五上学,三天两头的就旷课,好不容易上了初中,受不了学校的束缚,说啥也不上学了,母亲只好依了他,这下李五就像一只出笼子的鸟儿,自由自在的在大街上晃荡,养成了好吃懒做、游手好闲的毛病。时不时的还干点儿小偷小摸的勾当,当然了,他主要是找亲戚家下手,即使被发现了,亲戚看他们孤儿寡母的很是贫困,也就是跟他妈说说罢了,他妈对自己的儿子也无可奈何,亲戚说,再来咱家,好好看着他点儿就是了。
李五从此只要去哪家的亲戚家,哪家的亲戚就派专人看着他,让他没有下手的机会。时间常了,即使是去商店买货,老板也要抽出专人跟着他,直到他走出店门,老板才撤人。但是也有盯不住他的时候,有时买货的人多,他趁人不注意,揣起东西就跑,商店的老板一直追,追到他的家里一看,破烂的房子,家徒四壁,再看着他那气得哆哆嗦嗦、无可奈何的母亲,只把东西要回,就不说什么,也不打110报警,随他去了。下次再看他来了,多派一个人好好看着他就是了。
母亲只要给钱让他去买菜,他只买很少的一点儿菜,用大部分钱都买零食吃了,不是鸡腿儿,就是嘎嘣豆儿,一边吃着,一边往家走。到了家,母亲看他买了这么一点儿菜,有时就去找老板,和老板吵吵,说糊弄他家孩子了,老板跟她说,你儿子还买鸡腿儿了呢,你没吃着吗?母亲这才知道真相。从此母亲不用李五买菜了,她自己亲自去买。即使是这样也管不住儿子,儿子看母亲睡着了,就开始翻箱倒柜儿,找钱。被母亲发现了几次,骂了他,这下可好,他不偷着拿了,明着朝母亲要,不给就撒泼。小时候躺地上打滚儿哭,大了他就寻死觅活儿,再大了就对母亲动粗,直到把钱弄到手,不是买零食,就是下饭馆儿。
李五渐渐的长到二十岁了,母亲联系亲戚们给他找了几份工作,由于常年自由散漫惯了,又懒得很,稍微一累点儿就不干了,哪个工作都干不长,都是三天半新鲜,给母亲气得也不管他了,也管不了他了。
李五由于父亲很小的时候就因病去世了,寡妇妈没有再嫁,守着三间老屋和儿子过日子。由于母亲没有工作,只有常年给人打零工维持着娘俩的日常消费,以后,母亲年纪大了,干不动了,只好常年捡破烂儿。
李五东游西逛的转眼就三十多岁了,早就该到了娶媳妇的年龄了,村里和他年龄相仿的小伙子,孩子都会“颠颠儿”的跑着打酱油了。母亲着急的四下托人给他张罗媳妇,可是人家一打听,家庭贫困不说,还整日的游手好闲,无事儿不干,又懒又馋,喝起酒来,连尿裤子、带吐的,让人好不恶心。为此把媒人吓的,都是远而避之,就连平时所谓的哥们、朋友对他也是不屑一顾。
城市北移西扩,他们的家拆迁了,一下子给了十几万呢!李五有钱了!他也一改过去的穷酸相儿,开始涨包儿起来了,手里也掐上了高档的手机,破旧的自行车换上了屁股冒烟儿的摩托车,满大街地窜过来,跑过去,身后还跟着一群红头发、黄头发的红男绿女,吆五喝六的,俨然一副老大的派头。李五这下有钱了,想吃啥就吃啥,人也变的仗义了,天天领着一群男女朋友下饭店,一趟街二三十家餐馆尝遍了,不喝吐了,不算喝好。身边的女朋友更是不断,隔三差五的就更换新的女朋友。你看吧,每天的白天和夜晚,只要李五脚步趔趄着,一出餐馆儿的门口,就要忍不住吐上一顿,总是吐得一塌糊涂。
这天,李五喝得红扑扑的脸儿,眯着醉惺惺的眼儿,一手拿着牙签儿剔着牙,一手拿着手机,用含糊不清的语言评论着哪一家,哪一个菜味儿好,哪一家,哪一个菜味儿孬,两边搀着他的两个坦胸露背的女友也被他拽的东倒西歪的,一边跟头流星地走,一边打着电话约着人。晚上去洗浴中心,他一定会玩儿个通宵的。
李五的母亲虽然管着钱,可是李五整天闹着向母亲要,要和母亲分家,钱他要一半儿,母亲没有办法,只好把十几万块钱一分两半儿。李五这下连家都不回了,整日的出入旅店、饭店、娱乐场所、网吧。不到一年的功夫,这点钱儿就造吧光了,朋友们不搭理他了。李五又想起了母亲,可回家找不到母亲了。当初拆迁的时候没有及时的买上房子,整天的租房住,母亲搬了几次家。偌大个郊区,上哪找母亲去!李五心生一计,去母亲经常捡垃圾的地方去,果然李五在垃圾场见到了母亲,见到母亲就要钱,母亲不给,在半路上就对母亲撒了泼,不给钱,就寻死觅活儿,还对母亲动粗,薅着母亲的头发,要和母亲同归于尽,母亲被他逼得没有办法,只好哭着把掖在裤腰里的存折儿,全部的存款拿出来给了他。
李五拿上存折骑上摩托车就跑了,车轱辘带起一股烟尘,烟尘恍惚了母亲凄苦的泪眼。母亲在身后大声的说道“五啊!你慢点儿骑啊!别摔着!”母亲说这话的时候,他已经蹿出老远了,哪还听得见啊!
李五只要每天骑着跑摩托车在餐馆门口“吱——!”地来一个急刹车,老板就会从屋里笑容满面的迎出来,进屋,敬茶,双手捧着菜谱递上来,因为他仗义,一摆手,把菜谱让给身边的两个女友:“想吃啥就点啥!”算账时也仗义,只要是最后剩十几二十几的,就会大方的一挥手:“算啦!”把老板乐的:“欢迎再次光临!”不多日子,李五不见了,等李五再出现的时候,嗬!鸟枪换炮了,今天又开上了越野车了,过了几天又换了一辆猎豹,李五开着高级轿车满大街转游,老板们热情地向他招着手,唯恐待慢了这个财神爷儿,他连眼皮都不夹,直到他认为满意,才停下车,迈着四方步,耳朵上贴着手机,一边打着电话一边进去,老板热情地掀着门帘儿,那些没有请到的老板,眼里流露出失望的目光。
又有些日子不见了,老板们纷纷猜测:有的说兴许自己哪块儿怠慢了他?有的说兴许去了街里的高级大饭店,还有的说兴许去了外地玩儿去了。老板们少了这个财神爷儿,很是想他,脸上露出了少许的黯淡。
再见到他的时候,有人吃惊,也有人小声嘀咕着:早晚的事儿。只见他头上缠着绷带,胳膊上也吊着绷带,一副伤残模样。有一个老板猜对了,原来是出去玩儿,喝高了,连车带人掉到大沟里了,高级车摔报了废,还差一点儿要了命,多亏是送朋友回来的路上,否则不定有多少人住院呢。为了省住院费,他没有住院,只做了简单的包扎,便自己回家养着了。家,哪来的家啊,家不是拆迁了吗?现在给人家溜房檐呢!房费也到期了,不掏房费,人家房东限期让他搬家了。
老板一探头,一看是他来了,赶紧喊服务员儿:“就说老板不在,赊账你做不了主!”老板急急忙忙地从旁门溜走了。李五打了几个电话叫朋友吃饭,朋友们都说有事儿,实在来不了,临了,都说:“实在抱歉,下次再喝。”连着走了几个饭店,都说老板不在,终于遇着一个老板,还和匆匆出来的老板撞在一起,老板扶住他:“慢点儿,慢点儿。”他刚要张嘴,老板皱着眉头,痛苦的样子,捂着肚子上了厕所,一溜烟跑了,再也没有回来。等他刚走,老板挺着肚子笑着回来了,原来不是肚子疼。
哎,你说人到了这个地步,咋就没人可怜呢,都说:小孩儿的脸儿,六月的天儿,说变就变儿。这大人的脸咋也变得这么快呢,都说十年河东,十年河西,这才几天呀!李五转了一圈儿,只好吊着胳膊走了,身边一个朋友也没有了,好孤独啊!人们望着他的背影,纷纷地摇着头:他就那么大的财命!都是她母亲从小把他宠的、惯得,穷家养娇子,穷人乍富,都是那俩儿糟子儿把他祸害的!
难道真的是钱害的吗?不是,俗话说的好,惯子如杀子!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