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芳草在天涯(下)

司机随笔的图片

他想起了一年前就已经去世的前妻,以前在部队,探亲的时候经别人介绍,只见过赵小艾两次,第一次相亲,个子不高,才一米五五,文文静静的女孩儿,看上去很瘦弱,楚楚可怜,大大的眼睛,戴着一副眼镜,说话轻声细语,走的时候,她去车站送自己,直到结婚,本来想就这样平平淡淡过下去挺好,可是天有不测风云,上天故意捉弄他。
虽然小艾看上去脸色很苍白,但是没想到她会有病,她爱化妆,每次出门前都要化一个小时的妆才出门,自己说过很多次,口红对人体有害,可她说自己嘴唇白,抹上一点才好看,她也很可怜,才二十几岁的年龄,正是青春好时光,却患上了血癌,虽然老丈人倾其所有,还是没有挽留住一条鲜活的生命,结婚以后,她的病更严重了,结婚三年,大部分时间都在医院度过,虽然作了骨髓移植,但是效果并不好,住院出院,出院住院,不停的打针输液,但是她很坚强,就是不哼一声,虽然自己知道事情真相的时候,有一种被欺骗的感觉,但是自己毕竟爱过她,她也身患重病,躺在病床上的她,无助的眼神,无论怎么痛苦,见到自己都是一脸的笑意。
在一个寒冷的晚上,窗外飘飘洒洒的下着这个城市里难得一见的雪花,已经连续住院三个月的小艾,突然显得很暴躁,闹着要回家,自己劝她,等明天问问大夫,回家输液,住两天,小艾把给她陪床的姐姐撵回去,非让自己留下来陪她,小艾今晚上显得特高兴,说了很多话。“你别累着,快躺下,别说了啊!”“我想让你抱着,你很久没抱我了。”自己把小艾抱在怀里,好轻啊,几乎没有重量。“峰,我真的很爱你,对不起,真对不起,几年了我也没给你生一个孩子,我真的很对不起你,认识你以前我就有病,但是我一直瞒着你,我想我家有钱,一定会治好的。”“你不要说了,没有孩子这样不是也很好吗?等你的病好了随时都会有孩子,你好好睡觉吧,听话啊。”自己的眼泪直往肚子流,小艾,这个对生活有着好多美好,留恋的女孩儿,慢慢的闭上了眼睛,自己把她轻轻的放在床上,用手轻轻地给她合上眼睛,就那样看着她,郑峰觉得自己的大脑,五脏六腑都空了,像一副空壳子,直到窗外露出晨曦,护士进来吧小艾推走,自己才恢复意识,通知她的家人。
虽然小艾的父亲竭力挽留自己,天天在单位里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自己还是有一种被欺骗的感觉,尤其是同事们看自己怪异的目光,仿佛自己是一个爱钱爱势的人,自己还是辞了职,从单位走那天,望着他满头白发的,因痛失爱女而满面悲伤的父亲,自己还是动了侧隐之心“你啥时想回来就回来。”郑峰点了点头“请您多保重,再见!”
“你怎么发呆了,我叫了你两遍了,你在想什么?告诉我可以吗?”“你相信缘分吗?我信,你那么优秀,这么多年,我以为你早就名花有主了,没想到上天又把你送到我的身边,我有时恍惚的像在做梦,你看我把自己拧的。”郑峰擼起裤脚,真有点青痕:“你咋那么傻啊,以后不许再拧自己啦,多疼啊,下山!”
这几天郑峰不停的领着自己走亲访友,走在陌生的小镇上,好多的人都盯着自己看,热情地打着招呼,她们说青果儿说话好听,十几天很快就过去了。
走在小镇上,青果儿说:“我得回去了,生意要做,趁着年轻多挣点儿钱,老了就不受罪了,不要像我父亲那样,如果不下井,就不会……”青果儿突然眼圈红了,继而转过头去,郑峰从后面抱住了她。“你的酒能戒掉吗?希望你不要颓废下去,振作起来,就像你当年鼓励我一样?”“能,为了你。”“也为了你年迈的父母,答应我。”青果儿说“如果能戒酒成功,你愿意去我那儿吗?”“我也想离开这个让我伤心的地方,可是有点儿留恋我的父母,它们毕竟年纪大了。”
青果儿和他回到家:“大叔大妈,我明天就走,家里有生意要照顾,如果让您儿子去我那发展,您二老同意吗?”“同意同意我同意!”大叔急切的说。“哪的黄土不埋人,毛主席说了,青山处处埋忠骨,再说我家里还有一个儿子呢!”“姑娘你不再玩儿两天了?”“不了大妈,还得挣钱哪!”“大妈大叔,你们二老也上我那里去住一段时间?”“中中!”“那我明天就把您儿子领走啦!”大叔一挥手“领走吧!”
一大早儿大哥就把她俩开车送到火车站,到了家已经夜里十一点多钟了,洗过澡“你住我那屋儿吧。”峰把着门看着她“我们还没有正式结婚,不许住在一起。”“晚安。”“晚安。”
“回来啦?”严大爷问。“昨晚回来的,大爷小秦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男朋友。”“您好大爷。”“你好你好,怪不得我和那屋的你秦姐给你介绍好几个,你无动于衷呢,原来早就有男朋友了,你倒是早说啊,我们省的劳心费神。”“我也是最近才决定的嘛。”
“你回来啦?”秦大姐赶紧过来和她打招呼。“这是秦姐。”“秦姐您好。”“好好好。”顺手递过来一张报纸:“城市西郊别墅正热销,太偏了,咱是买不起啊!”青果儿接过来拿在手里看着:“咱去看看,秦姐你去吗,逛一圈儿,让小秦先给你看一会,一会儿就回来。”
青果儿伸手拦了一辆出租三个人就奔了西郊,过了齐老师的画室,上了坡儿,出现一片开阔地,一栋栋别墅尽收眼底,别墅离齐老师的画室不远,远远的就看见房顶上的琉璃瓦熠熠生辉,通体是橘黄色的,看上去富丽堂皇,下了车,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靠公路北侧大约有一公里的地方是一排四栋分上下两层的别墅,单独院落,院墙是用铁艺围栏做的,通体透彻,一直看出去很远,院里的草坪修剪的整整齐齐,高矮各异的风景树点缀其中,整齐的暗红色地砖,南面和西面是起伏不大的丘陵,覆盖着绿色的植被,很空旷,不像市里一出门,就一头钻进钢筋水泥中让人郁闷,一条自西向东的河流,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着粼粼波光。
青果儿一眼就爱上它啦,来到售楼处,人很多,问价和看得人很多,真正买的人却很少,青果儿走上前问多少钱,售楼小姐带搭不理的回答“五十多万儿。”“前面那几栋还有吗?”青果儿用手一指“最西边那还剩一处。”“我要了。”“一次交清。”“行。”青果儿兴奋地说,“银行一次支取那么多钱得提前预约呢,怎么办?”售楼小姐立刻精神起来,马上站起来:“您先交两万定金,三天之内全部交齐。”“我就带一万。”“行!”开票交钱,秦姐嘴张得大大的,半天没说话:“咱还没看呢!”“我这就带你们去看!”售楼小姐说。
打开门青果儿第一个冲进去,兴奋的楼上楼下跑,站在落地窗前,推开窗望着远山:“太好了!”“我要装一个画室,一个书房,三个卧室,两个会客厅,楼下是大客厅,走,明天交完钱,就装修,我恨不得马上就住进来。”出来,楼下还有车库“这个院子有多大?”“房子二百六十多平米,院子两亩多,票上写着呢!”“简单装修就行,太麻烦了对身体不好。”郑峰说“对,听你的。”
回到家,青果儿拿出存折:“爸爸妈妈,我把您的抚恤金钱花了,买别墅了,我住在别墅里,就像躺在您们温暖的怀抱里,我会永远想着您们,保佑我吧。”青果双手合十对着爸爸妈妈的遗像轻轻的说道。峰轻轻的从后面环抱着她:“爸爸妈妈把女儿交给我,您们就放心吧,我会好好的呵护您的女儿,就像我手心儿里的宝,不让您女儿受一点点儿委屈的。”
“我已经倾其所有了,咱把阁楼卖掉吧,做门市的流动资金”青果说。
过了一个多月,房子装好了,青果轻轻的把墙上的那幅“雪中红梅”拿下来卷好,她要把它挂在自己的书房里,永远地激励自己,无论以后碰到任何困难,都会坚强的走下去,何况身边还有自己所爱的人。
秀峰找了一个给银行开运钞车的工作,不喝酒了,上班、下班脸上总藏不住笑意,同事们打趣儿说他碰上桃花运了吧,他只是笑着并不回答。
晚上下班,郑锋说:“青果儿,今天我发薪了,我请你吃饭吧!”“我不喜欢去外面吃饭,买点儿菜,咱在家做吧。”“就这一次。”“那好吧。”
她俩又来到几年前青果儿请郑锋吃饭的的那家餐馆儿,餐馆儿还是老样子,老板说这里要拆迁了,不知为什么青果儿听了,觉得有一丝丝的留恋,拿起筷子却没有一丝胃口:“你怎么了不吃,不对胃口吗?”郑锋说:“不是,我这个人总是怀旧,听说这家餐馆儿要拆了,心里总免不了有一丝留恋。哎,这是我第一次请你吃饭的地方啊,你还记得吗?”“当然记得,我还记得你当时喝了酒,面若桃花的样子。”“这么多年,你想过我没有啊?”“想,也只是想想而已,我的手机一直没换号,我怕你有事需要我的帮助,而找不到我。”不知为什么青果儿的眼泪瞬间就涌出了眼眶,继而又笑了起来,端起酒杯:“来,峰哥,为了我们的再次重逢,干杯!”
峰从怀里掏出一个首饰盒,打开,拿出一枚黄金戒指:“青果儿,我不能给你一个体面的婚礼,我觉得很愧疚。”他伸手给青果儿带在她纤细手指上。“那又有什么关系呢,我也没有亲人,现在你是我唯一的亲人了。”青果儿又哭了,峰轻轻的把她搂在怀里……。
结婚的日子定在八月十六,青果儿没有亲人,不举行婚礼,照了一套婚纱照,简单的宴请一桌就行了“让你爸爸妈妈提前过来吧。”青果儿说,郑峰拿起了手机。
青果儿把请帖送给齐老师:“齐老师我八月十六结婚,请您喝喜酒,请您一定要光临。”齐老师接过请帖:“干啥的?”“转业兵,在银行开运钞车。”齐老师使劲的摇头“不般配啊!太不般配啊!”“齐老师,五年前,我父亲矿难的时候,在我最无助的时候,是他帮助我,给我勇气,如果没有他,我不知道我现在会变成什么样子。”“那叫感恩,不叫爱情!一个艺术家,他的爱情应该是浪漫的、纯洁的,没有一丝杂质的,你应该找一个艺术家,那才有共同语言,才能长久!唉,人各有志,也罢,也罢!”齐老师情绪激昂。
结婚这天只有峰的爸爸妈妈,哥哥嫂子小侄子,还有严大爷,小秦和她姑姑秦大姐,卖家电的小南方,齐老师姗姗来迟:“抱歉,上课来晚了,不好意思,人可以没钱,不可以失信。”郑峰赶紧站起来“欢迎齐老师光临青果儿和我的喜宴,谢谢您,请坐请坐。”“就这几个人?”齐老师很诧异,青果儿赶忙说:“老师,我在这里没有亲人,朋友也很少,我这个人也不善交际,他的家离这也很远,所以只有这几个我最好的朋友和老师。”
公公站起身来:“来来来,大家举起手中的酒杯,我这个做公公的没能给青果儿一个很体面的婚礼,很是惭愧,还请青果儿谅解,咱们一起祝愿我的儿子和儿媳白头偕老,有一份始终如一的爱情!干杯!”
齐老师喝多了,眯着眼对郑峰说“你小子太有福气了,得到了世上最好的宝贝,你要把她好好珍藏,不要弄丢了,如果不小心弄丢了,我可饶不了你,非找你算账不可!”“您放心吧老师,我会好好珍藏的,把她放在我心里,用我的一生呵护她!”
青果把酒杯端起来“谢谢你们来参加我的喜宴,我非常感动,你们都是我的亲人,祝福我吧,谢谢你们光临,今天是我一生最幸福的日子,最开心的日子,再次谢谢大家光临,谢谢!”
宴会结束,夕阳还没坠下山去,余光迟迟不肯离去,它好像也不愿意离开这对幸福的情侣,可是一轮明月却升起来了,它好像等不及了,赶快出来凑热闹。
青果儿打了辆出租车亲自把齐老师送回去。
公公一家要走了。“我们这就跟你哥他们回去了,你们俩好好过日子,这是我和你妈你哥哥嫂子一点心意,你收下。”公公说着拿出四万块钱交到青果儿手里。“我和你妈就靠点儿退休金,没有太大的能力,也没有给你一个像样的婚礼,让你吃亏了,你把这些钱收下。”青果儿说什么也不要:“爸爸我不要,您那么大岁数了,自己留着吧,我有钱,再说我俩还年轻,会挣很多钱的,我不要,您还是自己留着吧。”“爸您还是拿回去吧,我们有钱。”峰在一旁说。“臭小子又不是给你的。”母亲在一旁说:“拿着吧孩子,你不拿着这钱,我心里不安啊!你拿着我心里才安。”“爸妈那我收下了,谢谢你们。”“你们俩好好生活,好好干事业,爸爸妈妈你们俩不用担心,家里有我和你哥呢!”嫂子说。“谢谢嫂子让你费心。”“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我们这就走了,快跟叔叔婶婶儿说再见。”“叔婶儿再见。”“再见。”
峰在路边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一家人坐进去,青果儿看着出租车渐渐走远。
郑峰美滋滋的牵着青果儿的手往回走:“把钱给爸爸妈妈寄回去吧,那么年纪了,攒点儿钱不容易,我们还年轻,挣钱的机会有的是!”“好吧。”
走到门口,郑峰一把把青果抱起来冲上二楼。“放下!放下!我太沉了!”“就不放下!”郑峰一直把她抱到二楼的卧室,轻轻的把她放到到床上。
圆圆的一轮明月升起来了,像一个大大的圆盘,带着莹莹的银光,快速的滑向天空,它也着急地想看看这一对有情人终成眷属,十五的月亮十六圆,今晚的月亮好像更圆、更大、更亮,照得整个夜空如同白昼,像给大地泼上一层银水儿。
郑峰双手捧起青果儿的脸:“你的脸咋这么光滑,连一个痦子也没有。”“我也不知道,我的身上一个痦子也没有,真的。”“是吗?让我看看。”“不行不行……”
月亮羞的一头钻进云层里。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