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红色的生灵

一个巨大的火球正在肆无忌惮地燃烧,那无数火焰如同他射出的精子一样,张牙舞爪地奔跑着、叫喊着、寻找着,向四周散去;

有的火焰像一头愤怒的公牛,满眼白光亢奋地咆哮着,粗暴地掠过他脚下的每栋高楼;

有的格外沉重,跑的满头大汗,将红色的汗水甩给了路人;

有的格外妩媚,眯着眼便宽衣解带,飘下的红纱蒙住了路人的双眼,轻盈且芳香……

 

当我的喉结在不安分地上蹿下跳时,一个硕大无比的炮弹从我胯下穿过,我的睾丸瞬间被他烧成了红色,于是我的双眼变成了两条蛇,追赶着那枚炮弹;

随着一声巨响,回头发现这个世界早已被它炸了红色,鲜活而生猛。

 

无数个生灵在我眼里哭泣着,任由血液肆意流淌。那些鲜红的血液也将我的双眼化成了胡同里的一对红灯笼。

除了红色,我的眼里再也没有了其他颜色。

路边的护栏被烧的通红滚烫,树干和树叶红的深沉而老练,额头的汗液被烤成了红宝石,路边餐馆的灶具不再喷出火焰,脚下厚重的土壤在艰难地呼吸着,呻吟着;

 

炮弹将这个世界炸成了红色,那些活着的火焰在自己的领地中摇旗呐喊,欢呼胜利!

而那些死去的火焰尸横遍野,从西边开始堆起了一座巨大的红色坟墓,那座坟墓在不断地增高,不断地变幻,越来越厚重。

 

我的双脚如同被木匠用楔子狠狠钉在人行道上一样,使劲浑身力气也挪不开半步。

 

路面上的车辆被烧的变了形,像达利画的钟表一样,慢慢地变成流体,和路面的沥青瘫软着交融在一起,艰难地蠕动着。

路人的脸上不断地冒出红色的油,将眉毛鼻子眼睛炼成了一个个红色的几何体,麻木而无情地拼凑在一起。

滚烫的空气在每个人的鼻腔里打着滚,翻腾着,似乎想搅出一出大戏。

 

我一路狂奔跑向天桥,那团火焰不再燃烧,红色的铁饼已经消失在了地平线之下,护栏上一根根滚烫的钢筋将那一堆红色的坟墓切割的七零八碎,云彩不再是坟墓的土壤,他们像是吃饱的鸟儿一样,在天边欢呼雀跃,身上的羽毛也被折射出不用的色彩。

 

后来当我走向马路对面,所有的火焰都已经死去了,吐出了最后的一口红色的。

建筑房屋家变成了黑色,像一个个工整的水泥棺材,西边的天色化成了一抹深红色,周围偶尔有几片陌生的云彩在搔首弄姿,而头顶的天色不知在何时起,已经被抹上了一笔透亮而深邃的蓝。

 

我和众多行人一样,在各自固定的时间里走向各自的水泥棺材。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