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机随笔

母亲的村庄

村庄是古朴的,宁静的,质朴的,她从远古走来,像一个低眉顺眼的少女,说话的声音是柔婉纤细的,仿佛羞红了脸一般。而如今,她又像一个多情的少妇,穿上了时尚的衣裳,涂脂抹粉,变得落落大方,楚楚动人。

司机随笔的图片
村庄原本是没有公路的,而现在,查干朝鲁台却被一条伸展向远方的黑色柏油路与城市连接起来。村庄里来了第一书记,他带来了“美丽乡村”项目,国家投资数百万元改变村庄的环境与面貌。村庄里的土路都换成了坚硬的水泥路面,就连我家门前几十米的土路都修建了三米宽的水泥路面。村庄被按下了“美颜键”,街道两旁的墙壁粉刷一新,上面画着宣传画,写着习大大的金句。村庄中间的主路路面宽敞,一排排太阳能路灯、橘黄色的金叶榆和裁剪齐整的树墙伫立在道路两旁,家家户户临街的门口都种植了各种各样的花卉,芍药花、蜀葵、秋英、胭脂花、步步登高,马莲花、万寿菊等,空地上种上了紫花苜蓿,真是五颜六色,色彩缤纷,一派争奇斗艳。每隔几十米就修建了一个垃圾池,村里有专门的保洁人员每天清理垃圾,跟城里的小区没甚两样。夜晚,路灯明亮,文化广场上舞曲铿锵,女人们尽情的跳着广场舞,孩子们骑着自行车和滑板车在旁边嬉戏。村庄,完全可以与都市媲美,像个“不夜城”。
村庄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着变化,变得越来越美,以至于每一次从城里回来,竟让人不敢相认。儿子大学毕业后先是在唐山安家工作了七年,有了孩子后,我们便去帮助带孩子。再后来儿子换工作到中铁,被单位派到深圳修地铁,我们也只能辗转跟随,在深圳接送孩子上幼儿园,一晃又过了五年。我们这个年纪,绝大多数中国父母们都要面临背井离乡的窘境,他们要进城帮助子女照看下一代,我亦概莫能外。人是最能适应环境的动物,从一个乡下人到城里人的身份转换,有诸多不适应,但你无法不去适应时代。
身在他乡,有关村庄的一切就都变成珍贵回忆。在他乡,脑中时常回响起母亲唤我乳名的声音。遥远的村庄,就像一棵根植于心底的老枣树,枝桠参差,红枣盈目。离开村庄的日子,会不由自主地想念村庄的潺潺流水,想念长满了野草与野花的草滩,想念山峦和田野,想念村后的松林,尤其想念儿时的玩伴与乡亲们那质朴的笑脸。虽然人离开了村庄,但灵魂却从来就没有从那个叫查干朝鲁台的村庄里走出来,那里无疑就是游子梦的家园。

关于作者: 小司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